李忠謙專欄:當政治考量凌駕公衛專業,安倍晉三如何釀疫成災

2020-02-24 06:10

? 人氣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公布新年號「令和」,商家也推出安倍與菅義偉的新年號公仔。(美聯社)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公布新年號「令和」,商家也推出安倍與菅義偉的新年號公仔。(美聯社)

日本政府在這波疫情的對應上,決策屢屢荒腔走板,其不可思議的程度,大概跟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全方位親中」難分軒輊。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曾說笑,稱譚德塞根本是「中國衛健委世衛支部黨委書記」。但他也解釋,世衛總幹事改為「一國一票」的選舉制後,先天票多的第三世界候選人相對容易勝出;加上中國大力扶植非洲發展,曾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與外交部長的譚德塞,因認同中國崛起「高升黨委書記」,在世衛發言時處處認同黨的決策與理念,甚至認真執行「一個中國」政策,似乎也算是某種時勢使然。

如此看來,幾年前還以《官僚之夏》的小說與日劇感動東亞觀眾的日本政府,在這次對應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時倒行逆施的莫名其妙,似乎比譚德塞又更勝一籌。因為日本明明出了好幾個諾貝爾生理學得主,醫療水準在國際上也名列前茅,這場抗疫之戰竟打得丟兵棄甲。不過在神戶大學教授岩田健太郎揭露「鑽石公主號」的防疫措施全然沒有專業水準後,問題矛頭也就指向了外行領導內行的官僚作風。

今年2月1日,位在日本埼玉縣的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宿舍發生一起自殺命案。這名死者是今年37歲的內閣官房職員(日媒未揭露姓名),他被認為當晚從7樓一躍而下,雖然119很快趕到,但躺在血泊之中的男性仍不幸在到院前死亡。

這起命案跟武漢肺炎有什麼關係?

2020年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日本,奧運能否順利舉行大有疑問(AP)
2020年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日本,奧運能否順利舉行大有疑問(AP)

原來死者的職務就是處理從武漢撤回僑民的隔離事宜,雖然他沒有留下遺書,但從1月31日開始,他就因為疫情升高進駐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晚上就睡在宿舍。有日媒指出,死者主要負責被隔離者的意見投訴,業務繁重加上根本沒法返家休息,雖然不能確定自殺原因,但死者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我並非要鐵口直斷,說死者就是因為過勞自殺;也不是要批評被隔離的從武漢撤回的日本僑民不識大體,竟然抱怨房間太差太小,甚至指控政府侵害人權,才會害的處理窗口壓力過大。這則在武漢肺炎新聞海裡淹沒的消息,讓我意識到的一個重點是,首相官邸與內閣官房高度介入了武漢肺炎的疫情應對,理應在霞關辦公的內閣官房職員,也才會跳下來在第一線應對各種事態。

安倍晉三2012年底二度就任首相,至今已是日本憲政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在安倍回鍋之前,日本也經歷過好幾任短命首相,為何他能挺過種種低潮,當然也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一般認為,安倍第二次執政後,進一步強化首相官邸在國政決策與人事的主導權,使得上令可以下達,「官邸主導」模式因此被視為安倍長期執政的重要原因。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美聯社)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美聯社)

既然是官邸主導,身為首相右腕的內閣官房長官自然水漲船高,他所領導的內閣官房在2001年僅有186人,到了現在更是暴增為1218人的龐大編制。內閣官房是內閣總理大臣(首相)的輔佐機構,職責包括內閣庶務、以及內閣重要政策的規劃、協調與情報收集等。事實上,內閣官房折損的不是只有這一位自殺的職員,曾登上「鑽石公主號」工作的另一位內閣官房職員,也在2月20日確診罹患武漢肺炎。

安倍晉三與菅義偉(內閣官房長官)讓內閣官房職員們「撩下去」,安倍自己當然也沒閒著,幾乎每天都在「新型冠狀病毒對策本部」(首相官邸)召開會議,根據內閣官房的公開資料,這個對策本部的本部長就是安倍本人,副本部長則是官房長官菅義偉、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值得注意的是,這三人都沒有公衛與醫學背景,率領作為本部成員的所有大臣開會討論對策,其決策品質可想而知。

其實這種治理模式在安倍政府屢見不鮮,明治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田中秀明曾經批評,安倍執政後拋出「安倍經濟學」(安倍三箭)、「一億人口總活躍」、「人生100年時代」等響亮口號,內閣也隨之冒出許多委員會研究這些政策。問題是,這些委員會提出的也大多是「計畫」、「方針」,並未針對問題本身進行分析,只是營造出一種「有在工作」的感覺。

面對時間壓力不那麼緊迫的社會與經濟議題,無論是景氣復甦抑或是少子化,這種「官邸主導」的方式或許展現了某種雷厲風行,但這次面對需要醫療與公衛專業的防疫課題,加上做出各種決策的時間壓力,都不容安倍政府的半調子「官邸主導」模式作作樣子。

鑽石公主號陸續上檢查結果陰性的旅客下船。(美聯社)
鑽石公主號陸續上檢查結果陰性的旅客下船。(美聯社)

這次安倍對武漢肺炎喊出了的口號是「水際對策」,強調要將疫病阻絕於國土之外。「鑽石公主號」的三千多名乘客與船員,在最初十幾天確實被隔離於國土之外,但在外行領導內行的情況下,這艘船竟成了全球群聚感染最嚴重的疫病之船,加上後續的隔離與下船決策更是一團混亂,除了日本的確診人數因此高居全球第二,已經自行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返家的潛在帶原,恐怕日後更將對日本的醫療系統構成龐大壓力。

雖然安倍幾乎每天召開會議,親自拍板防疫決策,但除了缺乏公衛專家與會之外,日本醫療管理研究所所長上昌廣也公開撰文批判,主導「鑽石公主號」原船隔離的政治家未能妥善思考健康與人權的嚴肅議題,滿腦子都是東京奧運開幕與自身支持率的雜念,才會做出離譜的隔離決策。

安倍政府日前雖然表示,「應該設立類似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ommunicable Disease Center,CDC)的機構」,才能妥適收集情報、聽取專家建言、對各省廳統一指揮。《日本經濟新聞》也指出,美國CDC一年預算8000億日幣、職員1萬4千人,日本的國立感染症研究所不過308名研究者、預算65億日幣,似乎無法勝任面臨重大疫情的指揮功能。

不過睽諸安倍的施政領導風格,就算真的砸了重金、成立了日本的疾管局,但要是臨事依舊是首相成立對策本部因應,每天大拜拜15分鐘(這是日媒《女性自身》的統計數字,而且安倍的平均出席時間不到12分鐘,確定媒體拍到出席鏡頭後,便趕去跟政要晚餐),屆時疾管局局長恐怕也只是列席聽訓,再由內閣總理大臣拍板。況且大疫在前,日本並非沒有感染症專家,任由政治考量凌駕公衛專業的問題現在就可以改、並非公衛醫療專業的厚勞大臣現在就可以換,如若把希望寄託在虛幻的設立新機構上,這次日本的疫情恐怕還看不到盡頭。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上午在首相官邸召開閣僚會議,討論武漢肺炎的處理對策。(日本首相官邸官網)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上午在首相官邸召開閣僚會議,他的身旁是厚勞大臣加藤勝信、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日本首相官邸官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