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將在未來創造許多意想不到的新職業:《未來科技的15道難題》選摘(1)

2020-02-24 05:10

? 人氣

人工智慧發展不是整個經濟的單一轉型,甚至也不會是一項科技的單一轉型,而是不同領域裡掀起一波波浪潮與漣漪,接下來二十或三十年的科技與社會變遷或許就是如此。(資料照,AP)

人工智慧發展不是整個經濟的單一轉型,甚至也不會是一項科技的單一轉型,而是不同領域裡掀起一波波浪潮與漣漪,接下來二十或三十年的科技與社會變遷或許就是如此。(資料照,AP)

其中一項領悟出現在二○一七年春天,當時我們造訪微軟英國分公司,並邀請英國首相梅伊前來拜會。我站在微軟英國分公司執行長辛蒂.羅斯(Cindy Rose)身旁,屏息看著年輕的實習生為首相戴上HoloLens 穿戴式顯示器,直到首相開始靈活移動時才鬆了一口氣。HoloLens 以擴增實境技術向首相展示,如何使用該裝置找出精密機械裡的故障。(結果證明,HoloLens 上手比制定英國脫歐協商策略來得簡單。)

英國前首相梅伊(Theresa May)(AP)
英國前首相梅伊。(資料照,AP)

示範結束後,首相拿下穿戴器,然後詢問實習生的職業,實習生驕傲地回答:「我是想像顧問,專門協助客戶想像自己如何在公司內部使用擴增實境等新科技。」

「想像顧問。」首相複述道:「我從未聽過這份職業。」

未來將會出現許多帶有新職稱的新職業。在派對上,我們可能會聽見友人或兒女的朋友說,他們的工作是臉部辨識專家、擴增實境架構師或物聯網資料分析師。如同過去的世代,有時會覺得自己需要新版字典才能了解大家在說什麼。

對於這些新職業,大家都希望能有準確的預測,但可惜的是未來就和過去一樣雜亂無章,沒有人是先知。

二○一六年秋天,納德拉與我造訪柏林,前往以玻璃和拋光鋼材建成的德國總理府,拜會總理安吉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時,更是領悟到這一點。總理府於二○○一年啟用,旁邊是歷史悠久的德國國會大廈,象徵著十九世紀末以前的德國。

德國總理梅克爾。(AP)
德國總理梅克爾。(資料照,AP)

會議室牆上掛著知名戰後總理康拉德.艾德諾(Konrad Adenauer)的畫像,在他的凝視下,我們展開拜會討論。在場有一位口譯員,她不僅德文與英文流利,在外交上的專業更是精湛。雖然梅克爾總理英文流利,相較之下我們只會說一些德文,但是對話中飽含技術,因此還是需要口譯員協助。會議中,納德拉講到人工智慧與人工智慧的未來,並提及機器翻譯的發展。說到在不久的將來人工智慧將取代人類口譯員後,他停頓一下,意識到自己說的話,轉而對口譯員說:「抱歉。」

口譯員泰然處之。「沒關係。」她淡然說道:「二十年前,IBM就有人告訴我同樣的話,但現在我還好好的。」

這段對話反映出一項重點,能準確預測人工智慧將取代何種工作,並不代表能預測取代會在何時發生。在微軟的二十五年來,我一再為工程部門主管準確預測電腦發展的能力感到佩服,然而他們對時程的預測卻成敗參半。人常常過度樂觀,預測某件事很快就會到來,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如同蓋茲的名言:「我們總是高估接下來兩年會發生的事,卻低估接下來十年會發生的事。」

這種現象由來已久。一八八八年,汽車首度掀起熱潮,發明家卡爾.賓士(Karl Benz)的妻子駕駛汽車前往六十英里外的娘家,藉此向媒體展示丈夫的發明。然而,觀看十七年後(一九○五年)紐約百老匯的照片,街上仍滿是馬匹與推車,連一輛汽車也沒有。新興科技成熟到能普及應用是需要時間的,又過了十五年後(一九二○年)在同一個十字路口拍攝的另一張照片卻顯示,路上滿是汽車與推車,連一匹馬也沒有。

新科技很少以穩定的腳步擴散。起初炒作的速度會大於實質進展,科技研發人員必須有耐心地持之以恆。接著,科技會來到一個轉折點,各項發展匯流,由某人加以結合,打造更好的產品體驗,賈伯斯於二○○七年推出iPhone 即屬此例。其實在iPhone 推出前的十幾年間,手機與個人數位助理(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 PDA)就一直在進步,但最後由於觸控螢幕的技術進展,加上賈伯斯以俐落設計結合一切的遠見,智慧型手機才迅速普及全世界。

2007年,蘋果,賈伯斯,iPhone(AP)
蘋果創辦人賈伯斯。(資料照,AP)

◆ 因應變革所需抱持的態度

人工智慧的發展應該會追尋類似的軌跡,但是其中又有些差異。我們有理由認為,許多人工智慧應用情境的起飛點近了,如使用電腦在得來速協助客人點餐。然而,自駕車等較複雜的工作出錯,可能會導致傷亡,所以這些應用還需要更長久的時間才能實現。因此人工智慧發展不是整個經濟的單一轉型,甚至也不會是一項科技的單一轉型,而是不同領域裡掀起一波波浪潮與漣漪,接下來二十或三十年的科技與社會變遷或許就是如此。

正因如此,我們更必須思考這些變遷對就業與經濟帶來的累積效應。面對未來,究竟該抱持樂觀還是悲觀態度呢?若能以史為鑑,歷史的教訓證明我們應該既樂觀又悲觀。

*作者布萊德.史密斯(Brad Smith)為微軟總裁,負責帶領全球56個國家超過1400名業務、法律、管理專才,在微軟及科技業界的隱私權、網路安全、人工智慧倫理、人權、移民、慈善救濟及環境永續等政策事務中,扮演重要角色。自2002年起負責解決微軟與多國政府之間的反壟斷爭議,2010年後又為隱私權及移民問題帶頭對美國政府五度興訟。史密斯原為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Covington and Burling)的股東兼合夥人,以該事務所史上第一位以堅持桌上要有個人電腦為就職條件的律師聞名(時為1986年),後於1993年加入微軟。2014年,《紐約時報》將史密斯譽為「科技界大使」。

卡洛.安.布朗(Carol Ann Browne)為微軟通信主任兼執行公關。原本在亞利桑那州擔任記者,但因不敵科技的誘惑遷居至矽谷,就此展開公關生涯,並於2010年進入微軟任職。布朗與史密斯曾在全球各地合作撰寫文稿、拍攝影片、及發表包括部落格《今日科技》(Today in Technology)在內的媒材。本文選自《未來科技的15道難題》(商周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