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要對二二八負最大責任」 陳儀深回顧30年研究:國民黨別再為老蔣辯護

2020-02-23 21:09

? 人氣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左)早在1991年便確立前總統蔣介石對二二八事件應負最大責任之證據。(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左)早在1991年便確立前總統蔣介石對二二八事件應負最大責任之證據。(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我們60歲以上的人,要做我們該做的」23日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拼圖二二八》、《南投二二八口述歷史訪談錄》、《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等3本新書發表會,其中《拼圖二二八》係前中研院研究員、今國史館館長陳儀深從1991年赴美閱覽前總統蔣介石的日記以來的相關研究回顧。

早在1991年,陳儀深便確立蔣介石對二二八事件應負最大責任之證據,包括1947年國民黨第6屆三中全會決議,將台灣省行政公署長官陳儀「撤職查辦」時,蔣介石不只認定陳儀不必負責,出言辯護其「善盡職守」,甚至以「鎮壓叛亂異常出力」記大功2次、給予嘉獎,致使台灣二二八事變沒有任何一個軍政首長需要負責。

「現在國民黨決策者好像都沒看老蔣日記,才抗拒責任」

回顧起這段歷史,陳儀深也對現今的國民黨喊話:「當我們指責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時,希望國民黨不要再為老蔣辯護……現在國民黨決策者好像都沒去看老蔣日記,才抗拒責任。」

對於「新書」《拼圖二二八》,陳儀深說其實在他中研院退休前就可以出版了,卻為了升等安全不敢出版,出的主題是相對「安全」的白色恐怖──而從陳儀深過去經歷來看,與白色恐怖相比,二二八似乎是更為敏感的議題。

20200223-國史館館長陳儀深的新書《拼圖二二八》 手寫稿,為陳儀深赴美國抄錄的前總統蔣中正的日記。(謝孟穎翻攝)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的新書《拼圖二二八》 手寫稿,為陳儀深赴美國抄錄的前總統蔣中正的日記。(謝孟穎翻攝)

陳儀深的第一篇論文發布於1991年,起初陳儀深是在中研院近史所所長張玉法鼓勵同仁進修半年的「政策」下,到美國展開為期近半年的生活,就此在史丹佛大學當時的東亞圖書館進行5多月的二二八事件研究。

陳儀深回憶那時,戰後初期的舊報紙、雜誌在東亞圖書館都看得到,很有貼切感,當時雖然沒有太多直接的檔案證據,但從過去報紙看到蔣中正過去公開談話、柯遠芬日記、還有國民黨第6屆,便足以確立蔣介石的責任。

其一證據是蔣介石於1947年3月10日的公開談話,將二二八事件歸咎於「昔被日本徵兵調往南洋一帶作戰之台胞,其中一部分為共產黨員」,這段資訊即是取自陳儀3月6日提供的情報;其二,1947年5月1日上海《新聞天地》月刊第23期〈三中全會的幾門大砲〉一文,更是直接記下蔣介石對陳儀的袒護態度。

「當年三中全會,國民黨認定陳儀應對血腥鎮壓負責」

陳儀深指出,1947年3月22日國民黨第6屆三中全會,國民黨認定陳儀應對二二八事件血腥鎮壓負責、決議撤職查辦,陳儀深當年看到這段本來想著「不錯喔,國民黨有這種反省的聲音」,未料蔣介石在24日公開為陳儀辯護,認為看不出要交付懲戒的理由、認為其「善盡職守」。

「所以台灣二二八事變沒有任何一個軍政首長需要負責,這是蔣介石的決定。90年代我們看二手資料就知道是蔣介石的責任了,但你證據要更多」對此,陳儀深又舉2005年史丹佛大學胡佛圖書館開放的「蔣介石日記」,對於這段三中全會的爭議,蔣介石直接在日記寫說國民黨員對陳儀是「挾意報復」、「只求逞快一時而不問是非」、「不顧大局之行為」,這部分就更明確展現蔣介石的態度了。

「這嚴重了,檢討陳儀會變成這樣?當我們指責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時,希望國民黨不要為老蔣辯護啦……」陳儀深表示,其實國民黨第6屆三中全會是「表現不錯」的,檢討陳儀的決定卻被蔣介石駁回,現在國民黨決策者好像都沒去看蔣介石日記、不曉得這段,才抗拒去談蔣介石的責任。

20200223-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所編《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中,陳儀深於〈南京決策階層的責任〉一章直指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引來蔣家後代蔣孝嚴(章孝嚴)氣得跑去法院提告、求償20億。(謝孟穎翻攝)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所編《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中,陳儀深於〈南京決策階層的責任〉一章直指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引來蔣家後代蔣孝嚴提告、求償20億。(謝孟穎翻攝)

然而談蔣介石責任一事也帶來許多壓力,陳儀深感嘆:「寫二二八很難是純學術的,我們要『求真』是學術的,但當你要發表、要討論,就會有些無端的紛擾」,陳儀深說,其中最為經典的事件便是在2006年2月、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所編《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中,陳儀深於〈南京決策階層的責任〉一章直指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證據確鑿、不用再吵,這些文字讓蔣家後代蔣孝嚴(章孝嚴)氣得跑去法院提告、求償20億,陳儀深還與張炎憲出席調查庭,最後檢察官做出不起訴處分。

「馬英九用官逼民反定調二二八,是較為安全的說法」

陳儀深說,過去前總統馬英九也曾將二二八事件定調為「官逼民反」,當時的馬英九也是備受國民黨資深成員攻擊,認為馬英九何必為二二八道歉,但陳儀深也說,其實馬英九仔細評估過了,用「官逼民反」是較為安全的說法,畢竟「官」是那時(1947年)的官而非現在的國民黨,甚至也把族群問題包裝成很多溫馨故事、說些台灣人救外省人之類的例子。

關於二二八的「紛擾」不會隨著時間落幕,2006年陳儀深遭蔣孝嚴控告,到了事隔10多年的2017年,陳儀深又在《天猶未光》一書的新書發表會遭藍天行動聯盟灑傳單突襲,傳單上寫著所謂「二二八事件說謊製造者」,除了陳儀深、薛化元、李敏勇、黃承儀、李筱峰等歷史研究者的名字被列上去之外,上面更是寫著「蔡英文」、「顧立雄」,說到這段陳儀深就笑了:「這些到底干蔡英文什麼事?」

「我們60歲以上的人要做我們該做的」

儘管紛擾很多,陳儀深仍說:「我們60歲以上的人要做我們陳儀深該做的,雖然有時候會被什麼藍天盟干擾,但還是有人支持我們的。」對於二二八事件,陳儀深也總結政治歧視、政治腐敗、文化差距、社會問題叢生、經濟困難產生的官民矛盾、族群矛盾,而後這些矛盾引起反抗,引來最後的恐怖鎮壓。

至於本日發表其他新書《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作者之一、二二八基金會董事藍士博說明,這本書的意義在「世代傳承」,找7、8位年輕學者、出版社編輯、得過國家文藝獎補助的年輕人一起書寫二二八。

20200223-《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的作者之一、二二八基金會董事藍士博(左)。(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的作者之一、二二八基金會董事藍士博(左)認為,台灣需要更多電影、電視、藝文創作讓年輕世代更理解二二八。(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藍士博強調,二二八作為台灣重要的歷史事件這沒有爭議、沒有疑慮,但如何讓年輕世代更親近地理解是個問題,藍士博認為台灣需要更多電影、電視、藝文創作,這本書以非虛構寫作方式提供一些材料,可待未來再發展。

《1947之後:二二八(非)日常備忘錄》以多篇文章編成一書,所談人物極廣,包括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家庭(例如台灣第一留美博士、二二八受難者林茂生其家族之後的生活),也包括白色恐怖時期雲嘉南地區青年楊勵捲入的、牽連數十人的大案件,也有已逝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的故事,各種故事切合「1947之後」,可作為青年初探威權歷史的入門書。

「長期白色恐怖,知情者怕被清算不願多說」

而《南投二二八-口述歷史訪談錄》一書,則是記錄南投竹山鎮在二二八事件時期的反抗歷史。作者群之一廖建超說,南投很多是武裝抗爭行動,北部發生鎮壓、南部竹山的民兵則與國民黨衝突,但因為長期的白色恐怖,知道這些事的還有參與者都不太願意講什麼、很怕在國民黨統治下被清算,因此這本書算是個起頭,讓人們可以了解二二八事件下的南投反抗與之後面臨的白色恐怖。

1947年竹山鎮長張庚紳之子張洋豪分享,父親是在1946年當選鎮長、1947年碰上二二八事件,任期只有3個月,當時被懷疑涉入武裝活動,抓到是要槍決的,父親之後逃亡到4月才投案,也被送到昔稱「火燒島」的綠島服刑一段時間。

陳儀深補充,雖然南投埔里跟竹山距離遠,但竹山是整個南投死難最多的,竹山還有青年涉入雲林虎尾機場、林內的武裝反抗事件,並不是只有「二七部隊」的烏牛欄戰役,竹山也應該要有個表彰二二八的紀念碑。

20200223-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見圖)表示,只有深化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成為自主的國家,對抗外來威脅才有足夠的力量。(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提供)

對於未來研究,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說,二二八轉型正義研究稿會在近期發表,各項工作雖是轉型正義工程重要的里程碑,但對轉型正義而言還不算「完成」,例如基金會仍在公布可能受難者名單、是檔案中持續發現的,前2年新蒐集檔案也找到很多完全手寫、刻鋼板的,這些發現是很重要的事情。

薛化元也說,雖然二二八事件相關細節責任已有大架構了解,但還要繼續進行爬疏跟整理,基金會也針對領過往領補償、賠償的資料重新篩檢,很多人當年請領過程都有做申請書、有很多名字,過去這部分並無整理出來,現在透過新的電腦技術必能有進一步的突破。

對於二二八研究之意義,薛化元最後如此總結:「只有深化台灣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成為自主的國家,對抗外來威脅才有足夠的力量,我們要共同來打拚。」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