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郝龍斌要靠黃復興及韓粉勝選?

2020-02-24 07:00

? 人氣

投入國民黨主席補選的前台北市長郝龍斌。(簡必丞攝)

投入國民黨主席補選的前台北市長郝龍斌。(簡必丞攝)

國民黨2020敗選後,延宕已久的改革呼聲再起,其中世代交替是一大重點。第一個正式表態參選黨主席補選的郝龍斌就拋出「三個必須」:必須與民意脈動完全契合;必須具體落實世代交替;必須有符合國際局勢及國內民意的全新路缐。隔日他受訪又表示,黨主席不能太有私心,不是下一個位置跳板,剩下一年多任期是過渡期,最重要任務是把世代傳承平台建立起來,幫國民黨度過危機。言下一副大仁大義、大公無私、慷慨激昂之狀!

話雖如此,但郝龍斌許多後續發言,尤其是對黃復興及韓國瑜的討好,卻讓大家看到了「私心」及「跳板」。黃復興推出吳斯懷仼不分區立委,黨中央掩護韓國瑜出缐,都證明所託非人,成為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主因。國民黨敗選後羅列七大敗因,即包括韓國瑜爭議(如落跑市長誠信問題、在高市議會備詢及執政能力問題、失言及歧視語言問題、一連串事件使私德備受考驗等問題)及不分區名單爭議。這兩大爭議背後的韓粉及黃復興,無不造成年輕族群及其他中間選民「亡國感」及「對國民黨不信仼感」盛行,也是國民黨敗選後中青代要求改革的對象。

以改革急先鋒自任的郝龍斌,竟然「看不到」韓國瑜與韓粉問題(韓國瑜當選,中華民國門戶即將洞開,陸客及第五縱隊即將爆滿,台灣即將成為與中國一樣嚴重的疫區,非洲豬瘟及武漢肺炎將席捲全台;而韓粉更被稱為「韓粉出征,寸草不生」)、「看不到」黃復興與吳斯懷問題。這恰好與目前黨內的改革氣氛相反,也與社會對國民黨改革的期待相反。

大學教授劉熙明的媒體投書〈韓粉與黃復興〉就說:「這批韓粉與號稱國民黨鐵衞軍的黃復興,特色是高年齡的外省族群。他們的意識形態除了是深藍,不批評要消滅中華民國的中共,而與年輕世代對立外,其他的普遍反同婚、反年改與擁核電等立場,又與台灣年輕世代對做。」

這樣的韓粉(韓國瑜同路人)及黃復興(吳斯懷同路人),會得到看似改革急先鋒的郝龍斌討好,難道不是為了選票嗎?郝龍斌急著「改變」改革急先鋒態度,難道不是因為今年投票所及合格黨員數目鋭減,要靠黨內最反改革最反動但票源最多的韓粉及黃復興,幫他勝選黨主席嗎?

事實上,從國民黨舉辦唯一的一場黨主席補選政見會,郝龍斌 的「改變」就已開始。他說:部分黨內同志提到世代交替,主要以年齡為訴求,要年齡大的全部退出;但看看執政的民進黨,都是七十幾歲撘配五十幾歲,老幹新枝並無年齡障礙,更沒聽說世代交替問題。所以,不考慮人才培養及經驗融合的世代交替,根本是假議題,也是政治鬥爭的工具!用世代交替的理由來吸引年輕人,不但問錯了問題,也給錯了答案!

年近七十的郝龍斌為高齡者發言儘管合理,但世代交替自然進行的民進黨「老幹新枝」,與從不允許世代交替自然進行的國民黨「黨國習性」,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郝龍斌以陰謀論(「政治鬥爭工具」說)抹黑國民黨改革必行的世代交替,更完全違反他參選聲明提出的「三個必須」。他顯然故意誤導世代交替意義,把世代交替當成「年齡大的全部退出」。同時,他更貶低了世代交替的重要性,不知道老朽腐敗、遠離年輕世代的國民黨,只有經過世代交替,才能實現他的「三個必須」。

與郝龍斌相較,蔣萬安對「超過六十歲中常委全部退出中常會」的黨內同志呼聲,就不是以陰謀論視之,而是回以「年齡不是問題,想法及心態才是問題」、「國民黨應吸引更多年輕人才,且不應設很多框架」。不幸現有國民黨內,「黨國習性」正是排擠年輕人的「框架」!韓粉與黃復興這些深藍意識形態者正是「想法及心態有問題」的人!

郝龍斌認不清這些問題,因為他具備了同輩國民黨人的「黨國之子」本質。雖然他也贊成改革,但他終究脫不出本質限制(與馬英九相同)。且看他如何討好黃復興及黃復興推出的吳斯懷:對於黨內外「下架吳斯懷」的聲音,他說「不要再找戰犯」,要看吳斯懷未來在立院的表現,現在言之過早。對於黃復興黨部不滿黨內改革聲浪,傳出醖釀集體退黨,他也說「這不是正確消息」及「黃復興絕對不會反對改革」。

國民黨黨主席政見發表會後,郝龍斌接受媒體聯訪,更進一步表示反對黃復興黨部裁撤,說「只要我郝龍斌當黨主席,我絕對不會裁撤黃復興黨部!」「黃復興黨部甚至是我們非常需要珍惜的!」

再看他如何討好韓國瑜(討好韓國瑜即等於討好韓粉):他在直播節目中說,「韓國瑜是非常重要的資產,也是國民黨的驕傲」,必須靠韓國瑜,讓韓順利在高雄市執政。他「非常佩服」韓的一點,就是韓在2018年贏回高雄市,讓國民黨重返榮耀,「韓國瑜激起了民眾的愛國心,讓全台民眾可以放心勇敢的唱國歌、拿國旗,以中華民國為榮、以藍天為傲。現在綠營卻想用罷韓行動來搶走高雄市。」他還向韓粉邀功,說韓任北農總經理是他聘的。

而為了因應國會開議,國民黨舉辦立院實務研討會,再邀郝江兩位黨主席候選人到場發表政見。郝龍斌提出「三不一沒有及一個堅持」,全部重複陳腔濫調。其中「一沒有」是沒有私心;「一個堅持」是堅持守護高雄市與韓國瑜,不能放棄,「韓國瑜是國民黨重要從政同志,全黨要全力支持韓國瑜,絕對不能讓他被罷免。」(所以他又威嚇高雄市民:「罷韓會增加社區感染武漢肺炎機會!」)

郝龍斌對吳斯懷及韓國瑜的「表態」沒有別的,就是跟他們劃清界線將無異跟黃復興及韓粉劃清界線,自絕於國民黨主席之路。但不劃清界線,國民黨勢將無從改革,國民黨的「黨國習性」永難改變。更何況,罷韓是公民權利,怎麼可以說「綠營想搶走高雄市」「罷韓會增加社區疫情」?怎麼可以「全黨全力」阻止大多數市民將不合格的政治人物罷免?郝龍斌根本還沈浸在2020大選(而非敗選)氛圍中,不承認國民黨需要大改革!需要讓韓國瑜、吳斯懷及背後的韓粉、黃復興負起敗選責任!

郝龍斌說一套做一套、說變就變的本事,從他擔任新黨主席時拋棄新黨,跑去當他最痛恨的「台獨」民進黨(2020敗選後,他仍誣衊「這次大選是民進黨與中國共產黨聯合,企圖消滅中華民國」)政府環保署長,就能看出。而秦靖的媒體投書〈金溥聰完勝郝龍斌 、江啓臣〉也指出:「最會講漂亮話的郝龍斌表態支持傅崐萁恢復黨籍,理念價值對郝龍斌而言不過是場面話。」「2009年美牛風暴期間,時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化身反美牛急先鋒,結果維基解密顯示,郝市長人前反美牛,在家大啖美牛。」「2014年林義雄用生命奉獻反核之際,郝市長大動作跳出來反核四。結果2019年他卻參加重啓核四公投活動。」

一個說一套做一套的人選黨主席,還說做黨主席不能有私心、不是下一個位置(如選總統或副總統)跳板、補選黨主席的最重要任務是「把世代傳承平台建立起來」。這些大仁大義、大公無私、慷慨激昂之言,對照他刻意抹黑「世代交替」意義及不擇手段勝選黨主席的居心,能經得起一點現實檢驗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