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迫降》幕後功臣之一、脫北者顧問:玄彬演北韓人,北韓男性應會感到特別幸運!

2020-02-24 20:30

? 人氣

《愛的迫降》劇照。(圖/tvN 드라마Drama)

《愛的迫降》劇照。(圖/tvN 드라마Drama)

這是一個看似沒有說服力的愛情故事:一個南韓富二代女子名符其實地從天而降,披著滑翔傘落入北韓境內,遇上一名北韓軍人,然後愛上了他。

《愛的迫降》成為最新一部爆紅的韓劇,從很多方面來看,它都是一部典型的韓式言情劇,但是卻因為它扎實的背影資料研究和對北韓細緻入微的描繪而受到廣泛讚賞——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它的編劇團隊裏有一個真正的脫北者。以下是BBC韓語部記者金秀彬(Subin Kim)的報導。

郭文安(音)寬闊的肩膀和厚實的軀幹令他完全符合一個保鏢的外形。這可能是因為他在2004年之前一直在北韓護衛司令部服役——那是北韓最高領導層金氏家族的精英禁衛軍。

他當時深得領導層信任,甚至被派往海外,為莫斯科的一家北韓貿易公司工作。該公司為北韓帶來至關重要的外匯收入。

只有極少數的北韓人能夠被允許在境外工作,而且為了確保他們對領導人的忠誠,國家早有凖備——郭文安的妻兒必須留在北南韓內。

2004年,他接到命令,要返回平壤。中途在北京短暫逗留期間,他發現自己在莫斯科的其中一個朋友向他們在平壤的上級報告了他在私下裏說過的話。他立刻就意識到,他所說的話會令他在回國後惹上大麻煩。

我們在首爾一家咖啡店裏對談的時候,郭文安一直在瞄著周圍,看附近都有什麼人。他說話簡單直接,甚至有點耿直,但是他拒絶告訴我,他自己當時說了什麼。他只是說,他說到了自己以前在護送金家人的時候所看到的事情。

於是,他決定叛逃,而且是獨自一人。從那之後,他就斷絶了與家人的聯繫,在南韓生活。

「每天太陽升起,陪伴我的就只有我的影子,」他說,「這就是我在南韓的生活」。

抵達南韓之後,郭文安也像其他數以千計的脫北者一樣,開始構建新的生活。一次命運的轉折,令他敲開了南韓日益繁盛的娛樂產業的大門。

從脫北者到電影顧問

在參軍之前,郭文安曾學過電影。在1980年代,北韓電影業一度開始繁榮,因為當時的領導人金正日是眾所周知的文藝愛好者。

那時候,郭文安正要繼續深造,後來還被平壤戲劇與電影藝術大學錄取,入讀電影導演系。

他來到南韓之後不久,一個著名電影製作人當時正在籌劃一個以北韓為主題的電影節目。這個電影人找到南韓的情報機構,想獲得一些建議。

郭文安當時剛剛接受完一次問訊——這是脫北者必須經過的一道落戶程序。在問訊中,他談到過自己對電影的了解。

情報機構幫助他與電影製作人取得了聯繫,後者給了他一個電影公司的工作邀請,郭文安當即就同意了。

之後,他以顧問和編輯的身份參與了一系列的電影和電視劇製作;2018年,一個前同事將他介紹給了一部新劇的主編劇朴智恩。

她當時已經有想法要做一部愛情喜劇,講述一名北韓軍官和南韓財閥繼承人之間的故事,但是她對於北韓的真實生活缺乏深入的了解,這是一大障礙。

郭文安加入團隊之後,《愛的迫降》節目就正式開始了。

逼真細節:臥底間諜與流浪街童

這部新劇已經成為史上最成功的南韓電視劇之一。它講述的是女商人兼財閥繼承人尹世理和北韓軍官利正赫之間的故事。

某一天玩滑翔傘的時候,尹世理被捲入狂風,吹到了北韓境內,遇到了利正赫。利正赫答應保證她的安全,並幫助她回國。兩人無可避免地墜入愛河。

郭文安對北韓官方行事方式的深入了解,令他能夠為這個故事加入逼真的情節元素。

例如在某一幕中,秘密警察在尹世理躲藏的鄉村裏遇到了她。利正赫很快地想到說,她是「11科」的間諜,那是一個在南韓進行臥底活動的北韓軍方單元。

而這也解釋了她的南韓口音,她的外貌特徵以及她沒有身份證明文件的原因,同時也給了這個角色能夠在村裏自由出入並與人互動的自由,並可以安全為由拒絶回答有關她個人的問題。

在整部劇中,有很多生活細節都是因為有郭文安這樣的人給予的深入洞察,才能使故事更加真實可信。

火車會因為斷電而忽然停駛,街上有無家可歸的小孩,雪櫃被用來存放書籍和衣服,而不是食物。

郭文安還幫助創作了劇中的另一條情節線:另一對戀人具承俊和徐丹之間不幸的南北戀。

在挪用了尹世理哥哥的一大筆錢之後,具承俊逃跑了,並決定在北韓避難。

「北韓是國際刑警唯一到不了的地方,」郭文安說。

北韓願意為通緝犯提供保護來換取巨額金錢,這事是真的嗎?

「這確實是頗有可能的,」郭文安說,「我只能說這麼多。」

圈粉脫北者

有些人指控《愛的迫降》是在美化北韓。比如,劇中的村民似乎有不少食物,但現實中,糧食短缺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

不過,這些微妙的細節很少被南韓觀眾發現,而這部劇甚至還令其他脫北者感到興奮。

19歲就脫北叛逃的全孝珍(音)說,這部劇與現實確實有點出入,但是這不妨礙她喜歡看。她的多數家人現在都住在南韓,而這部劇也已經成為他們每周討論的話題。

「每一集播出的時候,我們都打電話聊劇情,」全孝珍說。

「它令人們對北韓產生了興趣。它令我的一些朋友開始問我關於北韓的事,而我對此很感激。」

它也得到了朴石吉的讚賞。他是自由北韓(Liberty in North Korea)組織的成員,常與脫北者打交道。

「它對北韓社會方方面面的描述,明顯是經過了詳盡的資料研究,最後呈現出的是至今所有電影或者電視劇裏對北韓社會描繪得最立體的圖景,」他向BBC表示。

「很新鮮的是,它描述北韓社會的方方面面,但並沒有作出不必要的評判,也顯現出了有豐富人性的北韓人,最終令人可以對他們產生共鳴,並且是可愛的,儘管他們有文化上的差異。」

眾所周知的是,一些北韓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也是韓劇的粉絲——而《愛的迫降》裏也凖確地講述了一個現象:很多南韓電影和電視劇都是通過走私被運進了北韓。

郭文安說,他還沒聽說過有哪個北韓人看過了《愛的迫降》。

「我肯定他們會非常感興趣。這是他們的故事,講的就是他們。」

「而我覺得,北韓男人會覺得特別幸運,因為有像玄彬這樣的帥哥來演一個北韓人,」他笑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