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認為水泥業只會挖山、破壞環境?觀念該更新啦!專家:水泥業能讓垃圾變黃金

2020-02-24 16:41

? 人氣

在職場上,我們常見到原本在公司很黑的同事,一夕之間忽然成為紅人;而有些原本很紅的同事,一夕之間忽然黑掉,甚至離開公司。

究竟是什麼因素改變了,同一個人會由黑翻紅,或由紅翻黑呢?

很簡單,因為公司換老闆了。

不同性格的老闆,看重下屬能力的優先順序也不同。一個重視戰功的老闆,看重下屬的工作能力,如果你剛好是個有能力的戰將,那你就紅了;一個重視組織人事及利益競爭的老闆,看重下屬政治的能力,如果你剛好擅長搞辦公室政治,那你就紅了,相反,自然就黑了。

水泥業,本來是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時代為他換了一個新老闆,忽然成為了跟前的大紅人。這個新老闆,就叫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這個新老闆,喜歡垃圾變黃金,特別重視戰功,在他的眼中,水泥業有一個其他產業都沒有的武器,就是他的水泥窯製程。

在循環經濟最高境界──能資源整合的戰場上,水泥業沒有競爭者

如果只是把垃圾、廢棄物燒掉,當然不算什麼循環經濟,但水泥窯製程厲害的地方在於,一方面他有機會把廢棄物裡面的矽鋁鐵鈣元素拿出來,轉成水泥自己需要的矽鋁鐵鈣;一方面他也有機會把廢棄物中的熱值拿出來,減少生產過程中使用的能源。

這就是循環經濟的最高境界,不只是垃圾變黃金,也不只是創新的商業模式,而是能將資源整合在一起,從能源和資源這兩個面向同時下手,一方面去化廢棄物,把垃圾變黃金,提高資源的使用效率;一方面在製造過程中找出抓手,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在我看來,在循環經濟最高境界──能資源整合的戰場上,水泥業沒有競爭者。

我們在上一篇《一樁不敢說、不能說、不好說的花蓮後山「冤案」》中講到,水泥的原料是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其他產業買原料,彼此之間也就是上下游的關係,基本上就是同一個產業,但是水泥業買原料,除了一次料之外,還可以跨產業從鋼鐵廠和燃煤發電廠等取得,這就是水泥業的循環經濟潛能!

讓我用熬大骨湯的比喻,讓你理解為什麼鋼鐵廠和燃煤發電廠這些聽起來和水泥生產毫無關係的產業,竟然會有跨產業的循環經濟。

水泥窯可以吃下其他產業不要的廢棄物,甚至是有害廢棄物

鋼鐵廠的煉鋼過程,其實和你家熬大骨湯的過程差不多。熬大骨湯時,要先川燙去血水,而鋼鐵廠煉鋼的第一步驟,需要先把鐵砂等原料全部溶熔成鐵水,鐵水上產生的「血水」,撈出後用水快速冷卻,就稱為高爐石渣,這是煉鋼中產生的廢棄物。高爐石再製成為爐石粉,可以加到混凝土中,替代部分的水泥,在資源的層次上實踐循環經濟。

大骨湯接著要放入蘋果、蘿蔔等蔬果讓湯的味道更為豐富,過程中會撈出菜渣,煉鋼也是,鐵水中會開始加入特殊金屬,而浮於鐵水溶熔物表面的「菜渣」,濾出冷卻後,就稱為轉爐石(轉爐渣)。轉爐石可以成為製造水泥的原料。

至於燃煤發電廠呢,發電的過程會產生往上飄的煤灰(飛灰),以及往下沉的底渣(底灰)。煤灰可以加到水泥和混凝土中,底渣則是可以成為製造水泥的原料。

除了煤灰和底渣之外,發電的過程還會產生脫硫石膏,這個也是製造水泥的原料。

對鋼鐵、燃煤發電業者來說,這些「廢棄物」若無好的處理方式,可是非常棘手的大麻煩,現在靠著循環經濟的供應鏈,高爐石、煤灰和脫硫石膏基本上都可以賣得好價錢,而轉爐石和底渣則有賴強化循環經濟的供應鏈,只要水泥製造過程大量使用,不但可以少挖一點花蓮的山,還幫助市場經濟。

水泥業還能處理更多你想像不出來的廢棄物,例如塑膠廢棄物的回收處理現在是個大問題,雖然說塑膠沒有水泥需要的原料矽鋁鐵鈣,送塑膠進水泥窯只能說是去化廢棄物但沒有替代原料的功能,但是塑膠之中的PP和PE都有很高的熱值,可以減少水泥生產過程中使用的燃煤,用能量的形式實踐循環經濟,也是非常環保的。

我們對廢棄物的刻板印象,註定循環經濟永遠都只是嘴砲,水泥業的潛能完全發揮不出來!

那如果全部用廢棄物取代水泥的原料或燃料,就不用挖花蓮的山了啊!還可以減少碳排放!

這樣的邏輯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可以透過各種循環經濟市場機制的建立,讓廢棄物盡可能取代水泥的原料,但是不可能取代到100%。

而且,我們心中有一個OS,廢棄物都丟到水泥裡去使用,不會對人體有害嗎?

高爐石、轉爐石、煤灰、脫硫石膏這些反正距離我們生活太遙遠,想像不出丟進水泥裡有沒有風險,但是一聽到廢輪胎、電子業製程的污泥等也可以丟進水泥裡去循環使用,很多人就擔心,把有害廢棄物丟進水泥裡,這些水泥以後可是要拿來蓋房子的,會不會對人產生健康上的危害呢?

這就得回到水泥的核心製程說起,水泥製程核心的水泥窯是一條和南投蛇窯般,數十公尺長、躺平、可以滾動、密不透風的大鋼桶;水泥窯反應區的溫度高達1600 ℃,1600 ℃是什麼概念?

火葬場的溫度大約800 ℃,還讓你有骨頭可以撿;燒垃圾的焚化爐溫度大約是800 ℃~1,000 ℃,戴奧辛燒不掉。但是1600 ℃的水泥窯呢,戴奧辛、新冠肺炎病毒,即便是非洲豬瘟的病死豬丟進去,都可讓它連骨頭都不見,這就是1600 ℃的功力。

在高達1600 ℃的水泥窯中,所有有害物質可能有的毒性和危害,早就直接從人間蒸發,根本不可能對人的健康產生危害。

時代變了,老闆換了,水泥業早已不再是你認知的水泥業了!我們應該善用水泥業這個有能力的戰將,把他擺在合適的位置,讓他像世界其他國家的水泥業一樣,做循環經濟靜脈產業的領頭羊,而不是讓他陷入「辦公室鬥爭」的泥濘之中,用小鼻子小眼睛提防著,隨便一個動作就說他侵占原住民的居住正義、破壞環境、不愛臺灣,一個好好的將才就這樣被糟蹋掉了

更可惜的是,我們渾然不知自己將親手勒死已經奄奄一息找不到產業轉型機會的臺灣,還以為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看見臺灣。

作者介紹│鄭瑞濱

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鍊」,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目前也是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綠學院(原標題:循環經濟這個新老闆,會讓水泥業由黑翻紅嗎?)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綠學院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