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很多堅持純按摩的小姐,最後卻尺度全開?她揭八大行業引導新人步步淪陷的手法

2020-02-24 12:38

? 人氣

許多描寫妓院的電影和文學作品,將性工作者描繪成娼館的禁臠,被兇惡的保鑣囚禁在斗室內接客——1987年初,婦女新知雜誌、長老會彩虹少女之家等31個婦女團體動員,到台北華西街發起「關懷雛妓、打擊人口販賣」遊行,控訴娼館監禁原住民少女做雛妓賣淫,燃起台灣社會對兒少權利的重視。

時光推移三十幾年,我的八大田野訪談對象因家庭問題、個人苦衷、消費習慣各種原因為錢所困,決定進入性產業謀生。受訪者們對自身處境或有抱怨,不過沒有一位宣稱自己被某個實質的加害人「逼良為娼」。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難道是性工作者都「情慾自主」了?

要探究這個議題,就該來拆解近年的八大行業吸引新人往深水區移動的方法。

前按摩小姐涼圓從圈外人變成圈內人的歷程,可以看出體制在胡蘿蔔堆中夾上一兩下棒子的曖昧操作。

每一個關鍵分歧,都彷彿擁有選擇權

2010年夏天,短暫登入酒店卻無法適應的涼圓,大學畢業後,在台北的一間義大利麵餐廳擔任服務生,到了2011年三月,再也受不了店長的騷擾式追求,急忙上網找出路,投履歷應徵養生會館的行政助理職。

打電話叫涼圓去面試的是個女人,但她現場見到的,卻是位「一看就不是正派人物」的中年男人,無論笑得多和善、語氣多溫和,都沒辦法掩蓋骨子裡的算計和虛偽。

「妳叫我祥哥就好。」中年男人呵呵笑著,接著說起做行政助理是很辛苦的,「我們只會給底薪一萬八,全勤獎金加兩千,如果你想多賺,就要去外面找客人來消費,才能抽成喔。」

「妳不如當美容師吧。」

涼圓當時心想,求職陷阱真的防不勝防,養生館打著徵行政助理的名義,實則在找「新手」。在此之前,她遇過一堆打著「餐廳」名號徵「應侍」,實則是酒店或經紀公司在找小姐的,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比起初始設定不合理,涼圓最驚嚇的,是和義大利餐廳外場一樣差的待遇。

「尺度不大也沒有關係,我們可以讓妳做純按摩啊!就是按90分鐘拿900塊的那種,妳要是急用,我們當天下班就給妳領,沒關係的。」

祥哥成功了,涼圓馬上被「90分鐘900」、「現領」等關鍵字吸引住,對於打過各種黑工的她來說,是夢幻般的高薪——而且不用脫衣不用秀舞不用喝酒,只要純按摩

到班之後,涼圓才發現做純按摩的小姐很少,不久後她和最初通知她來應徵的女行政櫃檯——晴姐混熟了,得知另一間分店有做70分鐘的小姐,尺度至少要給客人手工,而另一間店客人可多了,小姐們也跟著發大財,一個月都是十幾萬在領。

「做這行月收入沒破六位數,都不算混得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