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偉彬觀點:生而為大陸人,我很抱歉

2020-02-25 06:10

? 人氣

作者指出,因為滯留大陸的台灣人返台問題,以及台灣參與WHO相關會議等事項,兩岸官方反而陷入了新的隔空叫陣。圖為滯留湖北台人家屬赴陸委會陳情。(資料照,簡必丞攝)

作者指出,因為滯留大陸的台灣人返台問題,以及台灣參與WHO相關會議等事項,兩岸官方反而陷入了新的隔空叫陣。圖為滯留湖北台人家屬赴陸委會陳情。(資料照,簡必丞攝)

疫情之下,兩岸的僵局並沒有因為防疫的需要而有所緩和。相反,因為滯留大陸的台灣人返台問題,以及台灣參與WHO相關會議等事項,兩岸官方反而陷入了新的隔空叫陣。

甚至在2月9日、10日出現大陸軍機連續兩日繞台飛行,其中期間還有飛機突破台海中線。作為回應,美國在附後幾日派出多架軍機和多艘軍艦經過台海東、西兩邊的空域和海域。

兩岸關係在疫情期間反而變得更加緊張。

而在台灣內部,對於與大陸有關的,諸如大陸人、陸配及其子女,因為有著大陸的標籤,在台灣輿論之下也備受關注。某種意義上,作為大陸人,因為疫情而不得不受到另外特殊的對待。儘管這種對待,不僅發生在台灣或是其它境外國家,甚至在大陸不同省份之間,也存在。

北京一處大樓入口張貼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注意事項。(美聯社)
北京一處大樓入口張貼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注意事項。(資料照,美聯社)

只是對於台灣而言,這種變化卻不得不讓人更加緊張。過去台灣在意的是本省人與外省人的身份區分。現在,是否是台灣人,似乎成為一種新的主流。台灣人會是一種排外的概念嗎?它還會是一種包容性的象徵嗎?

尤其是對於大陸而言,這種變化將是更為敏感,讓人更加警惕。台灣在2020年的1月份,剛剛經歷了一次基本上以「亡國感」、「保衛中華民國」、「反中」為主軸的選舉。而蔡英文也創紀錄地獲得了817萬張選票,得以連任。其中的民意主流是什麼,大概已經不用解釋了。

只是,這種思想觀念上的變化,沒有選舉之後消失,顯然在此次疫情之中繼續得到了延伸。陸配及其子女能否入境、如何入境在台灣內部引發了強烈的輿論風暴,就足以說明大陸人身份在台灣當下變得如何敏感。

20200214-總統蔡英文14日視察「臺灣菸酒公司隆田酒廠」75度防疫用酒精生產情形。(顏麟宇攝)
2020總統大選,總統蔡英文(見圖)創紀錄地獲得了817萬張選票,得以連任。(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果這種思潮持續下去,兩岸之間會變成怎樣?

在此次疫情期間,伴隨著大陸人無法入境、陸配及其子女入境難的問題之外,還有兩岸之間直航飛機的大面積限縮。

2月7日,台灣方面以防疫為由,宣佈從10日起大幅度度限縮兩岸直航的飛機航班和城市。此前台灣能夠直飛大陸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廣州等幾十個城市;但此後只限制為北京、上海、廈門和成都四個城市。

當然,對於這個舉措完全可以理解。更何況,自2016年以來,由於兩岸關係的僵化、冷對抗,以及去年大陸叫停個人自由行之後,兩岸之間的航班往來大幅度下滑也就已經成為現實。

只是在此次疫情之下,對於航班的大幅度限縮,台灣有媒體直接寫出「兩岸大小三通十日齊停」的標題。雖然全然並非事實,卻有如在猛鐘撞出的巨大聲響,不得不引發人的深思。

如果此時此刻,兩岸大小三通真的全部停止,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它可能不僅僅只是兩岸人員交流的中斷,更意味著兩岸的關係,一下子又倒退回到二三十年之前。

這種可能存在嗎?正在競選國民黨黨主席之位的郝龍斌說,如果大陸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那麼三通停了也是可以。

如果國民黨尚且真是這般態度,那麼民進黨又有何不可呢?

20200220-國民黨主席補選候選人郝龍斌20日出席「立法實務研討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黨主席補選候選人郝龍斌。(資料照,顏麟宇攝)

畢竟,放在二十多年前,主張兩岸要三通的人,才是犯了政治禁忌。自1949年開始,直至2001年這數十年間,兩岸之間的正常交流基本未曾發生過。此後由於形勢的發展,兩岸經貿往來增加,才逐步開啓兩岸之間的通航,最終才在2008年實現全面的直航。

而在更早之前,在大陸的台商要往返於兩岸,只能轉機於香港或澳門。直至2003年在多方努力下,才實現了「春節包機」的形式,讓兩岸飛機有了直飛的開始。這種方式,也是原本此次讓滯留大陸的台灣人返台的一種方式。只是由於輿論中憤怒的聲浪,最終這種方式未能如願完成其使命。

此後,真正能夠讓兩岸民間大範圍交流的,則都是在2008年的「大小三通」全面開始之後。

開放很難,關閉卻很容易。兩岸之間如此大範圍的交流,是此前多年積累所結出的果實。如果此後兩岸關係矛盾不斷升級,大陸人、台灣人成為彼此區分、決定能否信任的身份標籤,那麼兩岸之間還能有多少情感上的共鳴和關聯嗎?

疫情的突然來襲,讓恐懼之中的人開始有了身份上的區分。台灣人就是台灣人,即使是陸配及其子女,即使其持有台灣的「長期居留證」,卻始終還是自帶大陸人的身份屬性,還是不能融入「台灣人」的概念與身份之下。

翹首期盼第二班包機的滯鄂台人與家屬除上書總統求救,還號召親友到陸委會抗議。(柯承惠攝)
作者指出,疫情的突然來襲,讓恐懼之中的人開始有了身份上的區分。圖為滯鄂台人至陸委會抗議返台包機議題。(資料照,柯承惠攝)

如果這種思維、情緒持續蔓延,未來兩岸之間的對立將可能不僅僅只是官方層面上存在,更有可能在兩岸民間引發長期的對立情緒。

身而為大陸人,我很抱歉。作為閩南文化圈中長大的人,在台灣旅行時甚至偶爾有種時空錯覺,以為自己身在家鄉。言語間所帶的地方口音,甚至被台灣朋友笑稱,大概不會有人發現你是大陸人。

只是在此次之後,我們是否還能夠相信,台灣海峽依舊會是一片開放的領域;在天空中、在大海中穿行的依然會是民航飛機、是民用海船,而不是大陸、台灣或是美國的軍機軍艦。

但願現在的一切只是純粹的過慮,而不是一種「身份排外」與不信任的開始。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