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也害怕被排擠」校園惡霸的自白…為了不讓自己受傷,一定要想辦法讓別人變成箭靶

2019-11-03 08:30

? 人氣

強勢霸道的校園惡霸,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孩子(圖/Unsplash)

強勢霸道的校園惡霸,說到底也不過是個孩子(圖/Unsplash)

炎炎夏日的午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臭酸味。那是夾雜著汗水與青春期旺盛賀爾蒙的味道。坐在我前方的,是一位國三的男同學,個頭壯碩佔滿了整張椅子,汗水浸濕了上衣,白襯衫透出了皮膚的顏色。

「你剛剛在做什麼,怎麼衣服這麼濕?」

「沒啦!就天氣很熱,去洗手台洗個澡呀!」

眼前這位大個頭的孩子,嘻皮笑臉地說著。他是被轉介來我這兒談話的。

他在校內是有名的惡勢力,在師長眼中,專門惹事生非,常帶頭欺負或排擠其他同學,沒事就逞兇鬥狠,是學務處的常客,也是大人眼中的頭痛人物。有好幾次成了校園霸凌事件的主角,弄得學校人仰馬翻,恨不得讓他趕快轉學。

「是什麼讓你願意來跟我見面談話?」

「我不想上課!」我想起,有很多願意走進輔導室談話的個案,是因為覺得待在教室裡更無趣。

我告訴他,被轉介過來的理由,並轉述了學校老師對他的觀察,還有一些我所知道的「豐功偉業」,他一一承認,但看起來毫不在乎。而眼前,他還惹出了一個大麻煩,前陣子煽動同學孤立一位班上較為瘦小的同學,弄到對方害怕來上學,家長了解後,揚言要提告。

「你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煩了吧?」我問。

「靠!是他自己長得那麼欠扁,要告來告啊!」

我不知道,他是不明白事態嚴重,還是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我問:「所以,你覺得,問題不在你?」

「不然咧?是他自己的問題。而且,又不是只有我,其他同學也看他不爽呀!」

若持續在這個事件上打轉,試著釐清誰對誰錯,肯定談不出個所以然,更何況,我不是當法官的,更不是要讓誰認罪。於是,我轉而關注他的現況。「那麼,現在人家父母都找上門了,你怎麼辦?」

這孩子低下頭,擺出無所謂的樣子。我低聲,用近乎氣音說:「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吧!如果我是你,也會感到蠻不安的……」。我停頓了一下,見他仍然低著頭,我繼續說:「這幾天,你過得還好嗎?」

他搖搖頭。我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大家都不太理我……」他小聲地說:「連之前和我混在一起的死黨,好像也刻意遠離我。」不忘補上一句:「真沒義氣!」

「你似乎很擔心自己被孤立呀!你覺得,為什麼他們要遠離你呢?」

「大概是不想被捲進這件事裡頭吧!」他滴咕地說道:「明明大家都有做,現在要我一個人扛!」他方才的盛氣凌人不再,看起來,像個鬥敗的公雞,眼神中流露著無力。

當一個人真實的情感湧現時,正是切入正題的好時機,我抓緊時機說:「孩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的擔心。不只擔心對方家長會採取法律行動,更害怕自己被班上同學邊緣、冷落,甚至成了排擠的對象,是吧?」

這孩子微微地點點頭,我接著說:「這樣的擔心,多久了?」

「很久了……」

這孩子開始對我娓娓道來過往的故事。小學五年級時,他因為身材壯碩,有一次才剛坐下來,褲底突然爆裂,成了班上同學的笑柄,甚至傳得全校都知道,紛紛說他是「大屁股」。當他被取笑,氣急敗壞時,同學便起鬨:「不要和大屁股一起玩」。

他第一次嚐到被冷落的滋味。

過幾天,班上另一位同學尿褲子,突然間,這男孩感到解脫了;因為,現在大家目光的焦點全在尿褲子的同學身上。於是,他學到了,如果要不成為箭靶,一定要想辦法讓其他人成為箭靶。於是,他跟著同學奚落尿褲子的同學,當然被老師重重懲處,但他覺得,比起再重的懲罰,能讓自己不被孤立、排擠或嘲弄,更是重要。

於是,他開始惡意開同學玩笑,有時口出惡言,有時拳腳相向,再也沒有人敢取笑他,甚至,對他投以敬畏的眼光。他不斷告訴自己,如果要不被欺負,就要讓自己看起來不好欺負;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找個箭靶,煽動大家一起排擠他、嘲弄他。

他所描述的,正是霸凌形成的重要環節。

正因為人人都不想被欺負,人人都擔心成為被孤立排擠的對象,這時候,就會需要一個可憐蟲出來當箭靶,通常是較為弱勢或最近曾出過糗的同學。於是,大家便自動依附強勢的一邊,一起欺負那個可憐的箭靶,或者冷眼旁觀,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而這其中,最擔心受傷害的,除了霸凌事件中的受害者外,就是那個發動攻擊與排擠、恃強凌弱的霸凌者。這男孩告訴我:「其實,我每天都很擔心會被討厭,會成為被孤立的那個人。」

可憐的孩子!原來,他的內心裡,一直有著深深的恐懼,多麼害怕自己成了邊緣人物,多麼擔心又成了被揶揄嘲弄的對象。小學五年級時的悲慘境遇,仍時常縈繞心頭。

「所以,儘管你有些跟你混在一起的兄弟,但你還是感覺很孤單吧!」我接著說:「因為,這些心裡頭的擔憂,你都無法說出口,更無法被理解。」

我告訴他,我相信,一個人是不會故意要去攻擊或讓另一個人受傷害的,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通常,是為了保護自己;只是,也可能不小心做過頭,而傷害到其他人,同時讓自己付出慘痛代價。

他得學習透過其他的方式,去獲得同學的接納與歡迎。

這孩子對我點點頭,彷彿明白了什麼。

恃強凌弱當然不被容忍,但是,那些看似惡劣無情的霸凌者,通常都是受過傷的人,不是在家庭裡受了傷,就是在學校中的人際關係裡受了傷;於是,威脅、恐嚇、攻擊、排擠、重傷別人,成了孩子用來壯大自己或自我保護的手段。其實,他們的內心深處,有著深深的不安全感——恐懼、擔憂、不安與孤獨。

因此,當這些孩子闖禍時,我們若要幫助他們,第一時間除了釐清現況外,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感覺到安全。然而,人的安全感何時會冒出來?

答案是,感受到被理解的時候。也就是,知道有人願意同理他與接納他,同時不會批評、指責或數落他。這時,我們才有機會和孩子好好討論如何理性地因應問題。

而你,願意做那個能讓孩子感覺到安全的大人嗎?

(本文撰寫於2019年10月9日,文中故事為真實案例經充分改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師,可以跟你聊一下嗎?(原標題:「我也害怕被人排擠呀!」因為恐懼,只好先讓別人受傷害)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