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遭到噴火式戰鬥機「怠慢」的台灣

2019-11-03 07:20

? 人氣

此次噴火式戰鬥機來台灣,不只變更了時間地點,降落時還刻意迴避航空迷的鏡頭,遠距離落地清泉崗國際機場,導致照片中的飛機如蚊子般大小,令人掃興萬分。(作者提供)

此次噴火式戰鬥機來台灣,不只變更了時間地點,降落時還刻意迴避航空迷的鏡頭,遠距離落地清泉崗國際機場,導致照片中的飛機如蚊子般大小,令人掃興萬分。(作者提供)

今年對於國內的航空迷與軍事迷而言,最大的盛宴就是因不列顛空戰(Battle of Britain)而聞名於世的噴火式戰鬥機(Supermarine Spitfire),於10月23日首度降落台灣。這是由瑞士萬國錶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贊助,為了紀念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成軍100年所舉行的環球飛行任務,途中經過30個國家,飛行27,000英里。

只是受限於老飛機本身的航程,乃至於鹿兒島、沖繩還有台灣在10月中旬氣候不佳的原因,原本計劃降落台北松山機場與高雄小港的時間一延再延。原本是計劃9月27日及28日降落在台北跟高雄,結果先是被延到了18號,然後是19號,接著又變成20號,最後改到了23號。更誇張的是,就連降落地點也改到了台中清泉崗機場,直接取消了對台北與高雄兩地的造訪。

做為前導機的PC-21,反而還比較有誠意,選擇低空降落,讓航空迷們拍個夠。(作者提供)
做為前導機的PC-21,反而還比較有誠意,選擇低空降落,讓航空迷們拍個夠。(作者提供)

何以「怠慢」台灣?

而且經過台灣與香港兩地的時候,萬國錶將不為噴火式戰鬥機舉行任何公關活動。相比起在美國、俄羅斯及日本歡迎航空迷拍照的盛況,對待台灣及香港完全可以用「怠慢」來形容。就連本身相當喜愛噴火式戰鬥機的筆者,都產生了這輩子要抵制萬國錶的想法(雖然筆者也知道自己買不起)。為什麼如此對待二戰的昔日盟友中華民國,還有過去的大英帝國殖民地香港?

關於這個問題,基本上可以從法國香水品牌迪奧(Doir)最近在上海舉辦的成衣展上,公開播放《我和我的祖國》的行為來解釋。基本上在美「中」貿易戰的特殊時代背景下,歐洲廠商不願意順應川普總統的要求「選邊站」,以防止失去中國大陸的市場。萬國錶是來自瑞士的廠商,瑞士又自詡為永久中立國,更不會想淌混水,挑戰大陸「一個中國」政策,讓自己陷入困境。

萬國錶的態度,基本上象徵過去70年來歐洲國家與企業面對兩岸問題時的本質態度。對於蘇聯與東歐的共產主義國家,乃至於在中東活動的恐怖組織,北約各會員國乃至於瑞士、瑞典及芬蘭等「中立國」都會給予一定程度的防範,可是面對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他們往往採取「事不關己」態度,一切以市場考量為依歸。

除了一心想發展大陸有錢人客戶的萬國錶外,主導此次環球飛行任務的主力英國似乎有更深層的考量。或許如果此刻正值馬英九政府執政的時代,美國與大陸關係穩定,兩岸互動友好的話,噴火式戰鬥機在台灣高調舉行公關活動應該沒有問題。可惜現在不只美「中」與兩岸陷入僵局,而且香港還正上演著「反送中」運動,使得大陸與整個西方國家都關係緊張。

從常理來看,二戰時的中國是與英國合作抵抗日本法西斯的盟友。雖然大陸政權在1949年已經更替,但是從英國第一時間於1950年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來看,噴火式戰鬥機這次的環球飛行沒有降落中國大陸,似乎毫無道理可言。畢竟噴火式戰鬥機就連俄羅斯,還有二戰時的敵國日本都降落了,怎麼沒順便到上海去晃一下?

顯然噴火避開中國大陸,就是避免要在西方社會被視為向中共政權屈膝。保留台灣及香港兩個航點,則是仍希望噴火式戰鬥機能夠與廣義的「大中華地區」有所連結。然而香港特區政府與民眾的衝突,還有即將到來的台灣總統大選,都令原來單純的噴火式戰鬥機訪台、訪港計劃增加許多變數。尤其香港在歷史上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現在許多反特區政府的民眾又正高舉米字旗走上街頭。

在這個節骨眼上,假若噴火式戰鬥機降落香港後高調宣傳,必然會引起北京政府產生英國人是否要藉機「復辟」殖民政府的質疑。即便英國飛行員沒有政治動機,光是一架機身上有米字旗的二戰功勳戰鬥機來臨香港,對於主張「香港獨立」或者「香港回歸英國」的異議人士,就能帶來難以評估的士氣激勵。也許為了避免向港台群眾傳遞錯誤訊息,此次噴火式戰鬥機只能讓兩地的機迷失望了。

戰時中國接觸噴火式戰鬥機的機會相對有限,不過時任中華民國空軍駐英武官的黃泮揚(左起第六人),仍在西歐光復後與其他盟國駐英國的空軍代表參觀皇家空軍,並在這座位於法國與比利時邊界的基地裡和噴火式戰鬥機合影。(照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戰時中國接觸噴火式戰鬥機的機會相對有限,不過時任中華民國空軍駐英武官的黃泮揚(左起第六人),仍在西歐光復後與其他盟國駐英國的空軍代表參觀皇家空軍,並在這座位於法國與比利時邊界的基地裡和噴火式戰鬥機合影。(照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噴火與中華民國

介紹完了此次噴火式戰鬥機低調訪問台港的可能原因後,筆者接下來要向各為介紹噴火式戰鬥機與兩岸三地的歷史淵源。與P-40、P-51以及B-25等來自美國的戰鷹不一樣,中華民國空軍沒有使用過任何一種款式的噴火式戰鬥機。事實上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蔣中正領導下的中國大後方被歸納為美國的勢力範圍,固英國皇家空軍並不負責向中華民國空軍提供任何飛機。

反而是颶風式戰鬥機(Hawker Hurricane)這另一款不列顛空戰主力,卻因為較早被派往緬甸參戰的原因,曾有機會與俗稱「飛虎隊」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一起並肩作戰過。後來緬甸淪陷時,還曾有八架颶風式戰鬥機短暫降落於中緬邊境的雲南壘允機場,證明英國皇家空軍的戰鬥機曾經來過中華民國。

皇家空軍的第3戰術航空軍,麾下確實也有七個中隊的噴火式戰鬥機投入印緬戰場大反攻,甚至在著名的英帕爾-科希馬戰役(The Battle of Impha and Kohima)中大放異彩。只不過到目前為止,筆者還找不到這些噴火式戰鬥機來到過中國的明確記錄。所以嚴格說起來,二戰時的中英兩國雖同屬盟國陣營,可是噴火式戰鬥機與中華民國空軍之淵源卻相當有限。

儘管如此,1940年不列顛空戰勝利的消息傳到亞洲時,還是激勵了許多同一時期在空中抵禦日本侵略者的中國空軍將士。如抗戰初期創下擊落四架半敵機的張光明將軍,在2007年和筆者一起造訪聖地牙哥航太博物館(San Diego Aerospace Museum),並親眼目睹到噴火式戰鬥機時就相當興奮,甚至直接用英文喊出了Spitfire。

倒是空軍軍官學校派往印度臘河(Lahore)接受初級飛行訓練的學生,還有隨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派到印度,支援密支那作戰的空軍第1大隊第3中隊,應該有許多機會目睹到翱翔在空中的噴火式戰鬥機。但是整體而言,二戰時的中華民國空軍和噴火式戰鬥機的接觸也就僅此於此而已了。

隸屬於第17中隊,機身邊號RN135的噴火式Mk XIV型戰鬥機,被許崙墩擊落的噴火式戰鬥機就來自於該單位。(作者提供)
隸屬於第17中隊,機身邊號RN135的噴火式Mk XIV型戰鬥機,被許崙墩擊落的噴火式戰鬥機就來自於該單位。(作者提供)

噴火與台灣

日本帝國殖民統治下的台灣,曾經做為大英帝國的敵國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意味著從台灣出發的日本海軍航空隊,乃至於參加日本陸軍航空隊的台籍飛行員,都有和噴火式戰鬥機交手的機會。以零式戰鬥機為主力,曾在達爾文港上空大戰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日本海軍第202航空隊,前身就是在高雄成立的第3海軍航空隊。

早期的第3海軍航空隊為轟炸機單位,直到1941年9月才因應太平洋戰爭即將爆發的局勢轉換為戰鬥機部隊。被調到高雄編入第3海軍航空隊的零式戰鬥機飛行員,都來自於中國戰場上的第12海軍航空隊,這意味著他們每個人都有豐富的戰鬥經驗。所以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初,他們如秋風掃落葉般的,不費吹灰之力就從菲律賓一路打到達爾文港。

在達爾文港上空,他們才遭遇到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第1戰鬥機聯隊噴火VC型戰鬥機的頑強抵抗。許多參加達爾文保衛戰的澳洲飛行員,都是曾經歷過不列顛空戰或者北非戰役的老手,他們的確給第202海軍航空隊帶來重大挑戰。但是也因為都是老鳥的關係,澳洲皇家空軍飛行員有點狂傲自大,沒有注意到噴火式戰鬥機航程短以及材質不適合亞熱帶地區作戰環境的缺點。

就以1943年5月2日的空戰為例,第202海軍航空隊以七架零式戰鬥機在空戰中被擊傷的代價,成功擊落了14架噴火式戰鬥機,給澳洲皇家空軍帶來了重大創傷。第202航空隊於同年6月30日,掩護753航空隊的一式陸上攻擊機空襲澳洲芬頓機場(Fenton Field),以摧毀美國陸軍航空軍第380轟炸機大隊派駐在當地的B-24轟炸機。

零式戰鬥機在芬頓機場上空遭遇到38架噴火式戰鬥機,結果第202航空隊又在毫無損失的情況下,將五架噴火式戰鬥機送入地面。第1戰鬥機聯隊損失的還不只是這五架被擊落的噴火,還有另外兩架噴火式戰鬥機因為引擎故障折損。整體而言,噴火式VC型戰鬥機在達爾文上空完全不是零式戰鬥機的對手,被打得「七零八落」。

若非麥克阿瑟將軍指揮盟軍在新幾內亞及所羅門發起攻勢,將第202航空隊的注意力從達爾文港吸引開來,恐怕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損失還要更為龐大。當然,讀者們可能會問,第202航空隊裡面有沒有台灣籍的飛行員?只能說第202海軍航空隊與台南海軍航空隊一樣,雖然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編成,但終究是以日本飛行員為主力的戰鬥隊伍,並沒有台籍飛行員的服役紀錄。

倒是知名的日本陸軍航空隊飛行第64戰隊,曾經吸收過以許崙墩、劉樹發為代表的少許台籍飛行員在緬甸上空大戰英國皇家空軍。可以確定的是,駕駛一式戰鬥機「隼」的許崙墩,確實在緬甸上空打下了一架皇家空軍第17中隊的噴火。據悉許崙墩也靠著打下一架噴火,成為是太平洋戰爭期間唯一創下擊墜敵機紀錄的台灣人。

諾曼第登陸之後,皇家海軍將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組織英國太平洋艦隊(British Pacific Fleet)配合美國海軍第5艦隊反攻沖繩。為了阻斷北台灣機場上空起飛的日軍戰機增援沖繩,代號57特遣艦隊(Task Force 57)的英國太平洋艦隊選在1945年4月10日到4月14日發起「冰山烏龍行動」(Operation Iceberg Oolong),展開了對台灣的空襲。

皇家海軍太平洋艦隊麾下的第887、894、801與880等四個中隊的海軍艦載機版本噴火,即海火式戰鬥機(Supermarine Seafire)都投入了「冰山烏龍行動」。不過因為航程短又無法攜掛炸彈的關係,掩護皇家海軍復仇者魚雷機攻擊台灣的任務大多由F4U海盜式戰鬥機執行,海火式則是以艦隊防空為主。這是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打下來,噴火式戰鬥機在廣義上最接近台灣本島的一次。

二戰結束後,進駐香港啟德機場的英國皇家空軍132中隊飛行員正在向兩位中國孩童介紹噴火式戰鬥機。此刻的噴火式戰鬥機,仍被中共界定為「中國人民的好朋友」。(照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二戰結束後,進駐香港啟德機場的英國皇家空軍132中隊飛行員正在向兩位中國孩童介紹噴火式戰鬥機。此刻的噴火式戰鬥機,仍被中共界定為「中國人民的好朋友」。(照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噴火與香港

如前面所述,香港為英國殖民地,所以在太平洋戰爭末期被視為英軍的勢力範圍。英國在對抗軸心國的戰爭中,比美國更堅定不移的擁抱現實主義,以靈活的外交手段「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關於這點,完全可以從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1943年拋棄南斯拉夫王國保皇派,選擇支持共產黨人狄托(Josip Tito)這點得到應證。

英國派遣太平洋艦隊參戰的原因,並不是要擊敗日本軍國主義,這個任務交給美國海軍處理就可以了。太平洋艦隊來到遠東的真實目的,是要在日本投降之際迅速恢復對香港與新加坡的佔領,恢復1941年12月以前的大英帝國榮光。而在這方面,試圖收復香港的國民政府甚至於高喊反殖民口號的美國都不會是英國的「助力」,而是政治上的阻礙。

而自香港淪陷以來,國民政府派駐香港的軍政人員不是撤回內地,就是投降了汪精衛政權,英國唯一能夠仰賴的就只有中共領導的東江縱隊。在筆者先前討論電影《返校》的文章中,就提到了東江縱隊是吸收台灣人鍾浩東、蔣碧玉夫婦替中共服務的共產主義武裝組織。他們也是日軍佔領香港後,唯一持續在港九地區配合盟軍作戰的中國武裝。

在日本即將投降前,張發奎將軍指揮的第2方面軍正準備趕在英軍登陸以前捷足先登,出兵佔領香港,恢復中華民國對港九地區的主權。考量到一旦國民政府恢復對香港的統治,中共在東方之珠的地下組織將毀滅殆盡,於是東江縱隊決定與英國太平洋艦隊配合,協助英軍重新佔領香港。此刻無論是海火式還是噴火式戰鬥機,都成了東江縱隊抵抗張發奎進軍港九地區的「友軍」。

不過礙於美國的面子,英國太平洋艦隊沒有直接出動海盜、地獄貓、海火及復仇者空襲國軍,上演盟軍彼此互打的亂局。他們透過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向東江縱隊發送英軍制服,讓中共游擊隊以一身「大英國協」軍隊的姿態出現在新界。結果國軍一看到「英軍」來了,只能放棄對香港的攻勢,美國也改變了立場,轉而支持英國恢復對香港的殖民統治。

得到東江縱隊的全力配合,皇家海軍夏愨(Cecil Harcourt)中將得以在8月30日率兵登陸香港,接受日軍代表陸軍少將岡田梅吉與海軍中將藤田類太郎的投降。裝備噴火式戰鬥機的132與681的英國皇家空軍兩個中隊,也從1945年9月起進駐香港啟德機場。

相比起協助國民政府接收華北、華東淪陷區的美軍而言,此刻的英國皇家空軍簡直是中國共產黨的「友軍」。在國共兩軍於大陸大打出手之際,或許港英政府與中共在港地下組織達成了某些協議,第681中隊與第132中隊先後於1945年12月及1946年4月撤出香港。顯然中共同意在內戰告一段落以前,不挑戰英國對香港的統治,皇家空軍才放心把兩支噴火式中隊撤出啟德。

直到1949年8月30日,大陸赤化已經成為不可避免的現實,外加英國皇家海軍紫石英號(HMS Amethyst)巡防艦在長江與解放軍發生交火事件,導致英軍與共軍關係緊張,皇家空軍才再度派遣80中隊的噴火式重返啟德機場。在啟德機場嚴陣以待的噴火F.24型戰鬥機,最後並沒有投入與共軍的戰爭,因為英國直接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手腕,打消了毛澤東入侵香港的念頭。

此際英軍已經大規模投入馬來半島的反共戰爭,而以華人為主力的馬來亞民族解放軍,不僅是英國過去在東南亞抗日的盟友,同時還接受來自中共及蘇聯的援助。所以倫敦與北京雖然完成了建交,但雙方在意識形態上仍處於高度對立的態勢。隨後韓戰爆發,英軍更是參加了美國主導的聯合國軍隊,在朝鮮半島上與中國人民志願軍大打出手。

駐守啟德機場的第80中隊,天天處於高度的戰爭壓力之下,每天都必須派出噴火F.24型飛往廣九交界處觀察解放軍動態。即便當時中共空軍還在草創階段,光憑一個中隊的噴火式戰鬥機顯然抵擋不了共軍的大規模攻勢。為了對解放軍在內地的部署有更詳細的掌握,皇家空軍又從新加坡第81偵照中隊調來了兩架噴火PR.XIX偵察型,對大陸沿海地區進行了更深入的探索。

軍事上,英國部署噴火式戰鬥機威嚇解放軍不要輕舉妄動,外交上則力阻美軍擴大韓戰規模,尤其試圖阻止美國對撤退到台灣的蔣中正提供支持,以犧牲中華民國權益的方式向中共示好。最終韓戰沒有擴展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共也沒有因為英軍在朝鮮半島上與自己為敵,就貿然出兵佔領香港。隨著港九邊界地區局勢趨緩,所有噴火式戰鬥機都在1955年撤離香港。

戰後曾駐紮於香港,隸屬於第80中隊的噴火F.24型戰鬥機,目前被陳展於英國皇家空軍博物館內。(作者提供)
戰後曾駐紮於香港,隸屬於第80中隊的噴火F.24型戰鬥機,目前被陳展於英國皇家空軍博物館內。(作者提供)

從戰鬥機看英國與兩岸三地互動

從上述歷史來看,重心放在歐洲戰場的噴火式戰鬥機並沒有如P-40、P-51與P-47等美製戰鬥機那般與中國建立緊密關係。即便是在支援英國第14集團軍反攻緬甸仰光的戰役中,皇家空軍的主力仍是以美製的P-47雷霆式戰鬥機和B-24解放者式轟炸機打先鋒,噴火的角色相對有限。可沒有緊密關係,卻不代表沒有關係。

在不列顛上空擋下德國空軍Bf 109的噴火式戰鬥機,給同一時期在中國戰場上對上零式戰鬥機的中華民國空軍極大的士氣激勵。於密支那戰場上炸射日軍的中華民國空軍B-25機組人員,或許也曾在緬甸和印度廣大的天空看到過幾架噴火在自己眼前飛行。無論如何,二戰中的中華民國與英國是盟國,噴火在老一輩國府空軍將士眼中自然有其不可取代的地位。

加入日本陸軍飛行第64戰隊的許崙墩,則是以在緬甸上空擊落噴火式戰鬥機的方式,向日軍證明台籍飛行員能在空戰中擊落盟軍的戰鬥機,實力一點也不輸給他們的日籍戰友。對於長年來接受日本殖民統治的朝鮮人與台灣人而言,打下白種人駕駛的盟軍戰機不僅是為黃種人「出一口氣」,同時也是向日本人爭取平等待遇的不二法門。

香港方面,噴火式戰鬥機則象徵一段港人與英國同仇敵愾抵抗日本侵略的歷史。尤其是當年還強調「國際主義」的中國共產黨,更是積極配合英軍服務團蒐集日軍在港情報。這些情報對於裝備海火式戰鬥機,在台灣周邊海域作戰的英國太平洋艦隊或多或少都帶來了一些助益。也因為這個原因,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國際小組負責人黃作梅,成為了至今唯一獲得英國MBE勳章的中國共產黨人。

更重要的是,在1945年日本剛剛戰敗之際,抱有強烈反殖民主義色彩的張發奎將軍,仿佛取代了二戰時的日軍成為即將壓垮英國在港殖民統治的最後一根稻草。所幸又是主張「國際主義」的東江縱隊介入,臨時接受英軍服務團改編為大英國協的軍隊,才阻止了香港提早在1945年「回歸祖國」。某種程度上,74年前的中國共產黨,更像今天在街頭上高舉英國旗幟的「港獨份子」。

從嚴格的意義上來講,中共反而還是戰時與戰後和噴火式關係最緊密的中國勢力。結果在74年後的今天,再度回到香港的噴火式戰鬥機可能還因為怕失去大陸市場,選擇低調過境台灣與香港。一架小小的噴火式戰鬥機,把英國人、美國人、瑞士人、大陸人、台灣人與香港人過去70年來各種立場上的轉變與自打嘴巴,表現的淋漓盡致。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