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讓人用「我是為你好」當理由傷害你!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值得被原諒!加害者會忘記,但被害者卻永遠受苦

2019-10-05 09:00

? 人氣

很多「壞人」未必真的壞,但絕對能隨時敗壞掉你一天的好心情,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做,不過是因為你比較好欺負。(圖/photo-ac)

很多「壞人」未必真的壞,但絕對能隨時敗壞掉你一天的好心情,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做,不過是因為你比較好欺負。(圖/photo-ac)

幸福的關鍵不在於你們有多合得來,

而在於你們如何處理彼此的合不來。

──列夫.托爾斯泰(Lev Tolstoy),俄國小說家

絕大多數人都只是朋友的外傳,孩子的前傳,父母的續篇。所以,大環境下的原生家庭藏著一個人性格的顯性基因。很多「壞人」未必真的壞,但絕對能隨時敗壞掉你一天的好心情,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做,不過是因為你比較好欺負。原因可能有倫理上的,比如他是你的父母、長輩、上司或年齡比你大,比如他是你的孩子、晚輩、下屬或年齡比你小;也可能是輿論上的,比如「男人不能打女人」等。總之,如果他在某方面看起來比你「強大」,比如個子比你高,脾氣比你差,嘴巴比你賤……只要有一樣讓你「看起來不占優勢」,你就有可能被欺負。

你永遠不知道,生活中的「惡魔」藏在哪副皮囊之下。

這個世界的「無理取鬧」之處在於對好人太過苛刻,但對於壞人,卻又過於寬容。網路上流傳這樣一段話:「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講法律;你跟他講法律,他跟你講國情;你跟他講國情,他跟你講接軌;你跟他講接軌,他跟你講政策;你跟他講政策,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講法律。」總之,這類「惡魔」總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樣子。而他們之所以敢這麼蠻不講理,不過是因為吃定了你,並且一定要每次都吃定你,才能證明他們虛弱的存在感。

我想改善一下和父親的關係,雖然我內心十分厭惡他,但是既然必須要一起生活,還是儘量和平共處,於是我主動和父親聊天,希望拿我現在已經做到的小小成績來安撫他一世沒有滿意過的心。我把自己的學習和工作經歷(他基本沒有撫養過我,不知道我的學習情況)講給他聽,過程如下:

我:「老爹,我當年上初三就賺了人民幣二百多元的稿費。」

他:「人家×× 六歲賺的稿費比你一個月薪水還多。」

我:「我在北大時的導師是××,是家喻戶曉的名師。」

他:「人家×× 的老師在你上學時都當教授了。」

我:「我認識×× 校長、×× 局長、×× 首富、一個月前掛號都排不到的名醫、清華大學心理學教授……」

他:「我的L老師,哪個不認識,就你認識那幾個人,就別拿出來說……」

父女倆交流不下去了,原本是想讓他高興一點,結果一場「和解會」搞成了「對罵戰」,彼此不歡而散。究其原因,不過就是他無法用暴力打贏我,就想從嘴上勝過我,只是為了否定而否定

至親的暴力不一定體現在肢體,也可能是言語。(圖/photo-ac)
至親的暴力不一定體現在肢體,也可能是言語。(圖/photo-ac)

我本來打算與他和解,結果換來的是真的合不來。

有位大師曾對我說,好人需經「九九八十一難」,而壞人只需要放下屠刀,便能立地成佛無法對純粹之惡進行究責,那種深入骨髓的絕望,在輿論不負責任的加持之下,將摧毀人之為人的信條。這類變態惡人,屬於現代文明社會的「蛀蟲」,他們的存在跟是否成年無關,而只以「是否犯案、是否被違捕」做為判斷標準。探究原因沒有用,譬如是什麼人間悲劇造就了這類「惡魔」,他們的人性一面在哪,如何才能關愛他們……這類問題似乎沒有答案。

但法律和道德,不該有特赦。

二○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湖南省沅江市發生一起凶殺案,十二歲的少年殺死了自己的親生母親。面對親人的痛苦和疑惑,他顯得若無其事,從嘴裡擠出了幾個字。他承認自己錯了,但不是什麼大錯,「我又沒殺別人,我殺的是我媽。」

十二歲少年殺母的所作所為,不是挑戰了禁忌,而是摧毀了禁忌。

他不能被歸類為禽獸,因為自然界禽獸同類相殺相食儘管普遍,卻都要限定在狹窄的生存空間(食物短缺、生態鏈瓦解)才能成立。他也不能被歸為人類,因為人類應是有最低底線的,面對至親不至於痛下殺手。他卻像屠宰牲口一樣殺了母親,還在家欣然地待著,淡定地說謊……那麼,他是什麼?

是的,他是「惡魔」。同樣,一個成年人,打著教育的旗幟,欺負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孩子,他心安理得地對弱者施暴,並不是什麼「嚴父」的苦心或善良,而是「惡魔」的本性。

韓劇《請回答一九八八》裡,女主角小時候家裡很窮,她的母親好不容易賺到學費,卻被她的父親偷偷拿去借給一個欠了賭債的朋友。大年三十,明明說好晚上陪全家人一起守歲,到晚上七點多時,她的父親卻約朋友去打麻將……真的很難說,這樣的父親,是善良的人。在他們身上,我相信都有「惡魔」的一面。

我的父親,在我胳膊被摔斷時,不是帶我去看醫生,而是逼我跪著然後打我耳光,並且打到我不哭為止;在我的腳被燒紅的烙鐵燙傷時,不是在聽我傾訴後給我找藥,而是指責我嬌氣,只想找藉口偷懶;在我被學校裡的同學誣陷而遭老師人格羞辱時,不是安撫我受傷的心,而是挖苦我懦弱。至於什麼時候看我不順眼就揍上一頓的事,幾乎是「家常便飯」了。那時,我的背上常常布滿了瘀青。哪怕是我左眼受傷差點瞎掉時,他也依然無動於衷,覺得我小題大做了。他的理由是:這樣可以讓我變得堅強。

後來說起這些事時,他竟然說他從來沒有打過我。是的,加害人可以忘記自己犯下的罪行,因為痛的不是他。受害人卻不會,因為我是那樣一步一步地在心驚膽戰和打罵交加的折磨中熬過來的。

中國電視劇《琅琊榜》中的男主角林殊見靜妃,靜妃替其把脈後,淚流滿面:「要解這火寒之毒,是得挫骨抽筋,穿心扒皮……這九死一生,別人看著的,卻只是你的一臉冷漠淡然,心智超絕,得麒麟才子者得天下,可是,有誰真正知道,你究竟是怎麼熬過來的?」是的,大家可能會看見一個外表冷漠或陽光樂觀的我,但怎麼會知道我是怎麼熬過來的?

也許,外表「灑脫」的你,也是如此。

香港作家張小嫻說,就算親情,也是不平等的。要是你擁有愛你的父母,這份愛,被你虛耗了,還是會為你守候,永不會死心。然而,當孩子需要父母的愛,父母狠狠把他丟開,許多年後想要再愛這個孩子,卻不一定如願。孩子是會死心的。這份親情,在他最想要、在他幼小孤單偷偷哭泣的長夜裡沒有給他,是不能奢望以後可以彌補的。

當孩子需要父母的愛,父母卻狠狠把他丟開,許多年後想要再愛這個孩子,卻不一定能如願,因為孩子是會死心的。圖中非當事人。(圖/photo-ac)
當孩子需要父母的愛,父母卻狠狠把他丟開,許多年後想要再愛這個孩子,卻不一定能如願,因為孩子是會死心的。圖中非當事人。(圖/photo-ac)

我從來不反對善良。但我堅決反對打著「為別人好,出發點是善良」的口號,去委屈傷害甚至摧殘別人,成全你自以為是的善良。真正的善良,是讓身邊的人平時自由而快樂,在他們需要幫助時全力以赴。我只會喜歡喜歡我的人,只會善待善待我的人,我很難關心很多自以為對我好的人,雖然我會承擔責任。不過,如果他們受苦了,我只能像同情普通人一樣同情他們,像看見別的孩子骨折時哇哇大哭,我也會感覺他很痛然後淚流滿面一樣。

沒有任何人有任何權利對另一個公平的個體無故加以懲罰,同樣,我也不想如此對待自己和他人。所以,如果那些「惡魔」打罵你,說自己也有苦衷,你完全可以驕傲地說,對不起,你不值得被原諒。

自己還在溺水的人,是無法救人上岸的。願你善良,且有力量和鋒芒。

作者介紹|慕顏歌

一個選擇擁抱世間溫暖的心理諮詢師,一個行走在文字世界裡的靈動舞者,感情細膩、喜歡思考、長期致力於心理研究,著述和譯作頗多。

作品包括百萬暢銷書《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以及《讓未來的你,感謝現在拚命的自己》、《這一生為自己而活》、《人生有多殘酷,你就該有多堅強》。

(圖/采實文化提供)
(圖/采實文化提供)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采實文化《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2》(原標題:你不必勉強自己和所有人都合得來)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