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建交斷交,外交知多少?

2019-10-05 06:20

? 人氣

鑒於友邦接連斷交,作者提出「三點說明」。圖為索羅門群島國旗。(資料照,盧逸峰攝)

鑒於友邦接連斷交,作者提出「三點說明」。圖為索羅門群島國旗。(資料照,盧逸峰攝)

我邦交國索羅門群島與吉里巴斯,在五天內相繼與我斷交,引起國人關注。《風傳媒》就此事徵詢讀者看法,結果共有1579人表達意見,其中有30.72%的人認為:「又少了國際上支持的力量,很遺憾」;64.72%的人認為:「減少金援支出,是好事」。

另有網友認為,如果邦交國對我們沒有實質的幫助,不要也罷!花大錢買沒有實質幫助的國家,更不要。

此一現象令人憂慮,充分顯示我國外交的特殊境況,已經導致國人對維繫邦交產生此種觀念。筆者在外交部工作35年,曾奉派駐邦交國,也曾在無邦交國工作。願據親身經驗,就若干事實,提出說明。

第一、維繫邦交是正常作為,也有必要。

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與其他主權國家或政府間國際組織交往互動,建立外交關係,是國際間的常態。北韓因為發展核武,遭到國際經濟制裁,但也與165個國家及國際組織有外交關係。平時極少上國際版面的寮國,也有139個邦交國,並在其中在25個國家設有大使館。我國目前只有15個邦交國,是極為特殊的例子。

外交部大廳的邦交國旗幟,最右邊為索羅門群島國旗(簡恒宇攝)
外交部大廳的邦交國旗幟,最右邊為索羅門群島國旗(資料照,簡恒宇攝)

在無邦交國,我國外交人員沒有正式地位,見不到駐在國外交部長,更遑論總理或總統。我駐外人員只能與該國政府中、低階官員互動。過去有些國家甚至要求不得在公共場合會面。

與我無邦交國家大使館舉辦國慶酒會,廣邀各國外交人員參加,但是不邀我國人員。我們代表處門口,不能懸掛國旗。以上種種,完全無法彰顯我們國家主權及地位。

日前傳出邦交危機的友邦索羅門群島近日來訪,總統蔡英文今(9)日上午接見索羅門群島外交暨對外貿易部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夫婦時表示,未來台灣將與索羅門群島共同努力,進一步提升兩國的雙邊關係。(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9月9日接見索羅門群島外交暨對外貿易部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夫婦時。(總統府提供)

只有在邦交國的大使館,才能看到我們的國旗飄揚。若我們沒有邦交國,總統將被困在國內無法出訪,也不會有其他國家高層官員來訪,難以顯示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第二、提供援助是國際責任。

一般國家的邦交國為數甚多,其中包括大國與小國、窮國與富國。比較先進或富有的國家,向相對貧窮落後的國家提供援助,是極為普遍的現象,也是一種國際責任。

國際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CED),早已要求先進國家,每年提供GDP的0.7%,用於援助落後國家。日本幫助索羅門群島建造橋樑與鋪設水泥道路,韓國民間組織提供環境教育教材,都是實例。他們花錢,並不是「買邦交」。

高醫致贈兩具教學模型給索羅門國立大學。(圖/徐炳文攝)

我國在早期每年接受大約1億美元的外來援助。現在我們提供友邦援助,也算是善盡國際責任。同時我國援外金額約僅占我國GDP的0.14%上下,並不算是「花大錢」。

事實上,我國歷年給予邦交國的援助,當地人民都點滴在心頭,無不心存感激。

風傳媒9月25日引述BBC中文網報導,台灣醫生郭欣慧連續3年自願參加行動醫療團,到索羅門偏僻鄉村服務。每當台灣行動醫療團來到,在當地都會被視為盛事。大家口耳相傳後,「台灣來的醫療」也變成一種品質保證。

她對BBC表示,今年前往索羅門行醫時,來到了伊莎貝爾島的一處野外,替一位垂危的老先生看病。當時島上的居民幾乎是全體等她來。在她離去前,許多村民紛紛上來跟她激動握手致謝,原來對家屬而言,一位台灣醫生前來看診的意義比甚麼都更為重要。

索羅門群島(總統府)
索羅門群島(總統府)

這個經歷,也加深她往後還要再去他國偏鄉醫療的決心。她說:我們賺得了一些人心、贏得了一些友情,在南太平洋,我們沒有想像中那麼孤單。

索國與我斷交後,也有許多支持台灣的民眾上街抗議。即使該國政府基於政治考量與我斷交,但是我國過去的援助,仍然長存當地人民心中。

台灣技術團到索羅門教導當地人技術(取自外交部)
台灣技術團到索羅門教導當地人技術(取自外交部)

第三、我國國情特殊,與一般國家的外交處境大不相同。我國目前的外交,可以說是一種極不尋常的外交型態。

在邦交國,如果我們婉拒當地政府的請援,就有斷交的風險。相對地,這些國家如果向日本請援,即使遭到拒絕,也不會與日本斷交。這就是兩岸在外交上競逐的結果。斷交與否,跟兩岸關係的緊張或緩和密切相關。因此,在兩岸外交休兵期間,大家能夠把斷交風險降到最低。

過去兩岸在外交上相互競爭,並且相互排斥沒有妥協,使我國無法與先進國家,例如美國、日本、英國、法國維持外交關係。結果就是我們的邦交國,除了教廷以外,全部都是需要外援的國家。因此使國人產生「維繫邦交,就是花錢買邦交」的印象。

2019年9月21日,中國外長王毅與索羅門群島外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在北京簽署建交公報。(AP)
2019年9月21日,中國外長王毅與索羅門群島外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在北京簽署建交公報。(AP)

假設兩岸能夠繼續維持外交休兵,我們就可以與邦交國從容自然地友好互動,提供適當的援助,也獲得邦交國在國際場域的支持。兩國就以互惠互利、相互交流的型態往來。這才是國際間主流的外交關係。

在客觀環境的限制下,使我國外交呈現非常特殊的情境。希望國人能夠認清事實、面對現實,支持政府採取對我國外交最有利的可行之道。

*作者為前駐海地大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