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霸凌》你以為下手的都是那些壞同學嗎?從作業靈異事件到文具竊案 背後的「藏鏡人」竟是…

2019-10-30 08:20

? 人氣

校園霸凌事件層出不窮,對於施暴者與旁觀者而言,有時他們認為無傷大雅的玩笑和舉動,恐讓受害者終身「難忘」。(資料照,United Nations Photo@Flickr / CC BY 2.0)

校園霸凌事件層出不窮,對於施暴者與旁觀者而言,有時他們認為無傷大雅的玩笑和舉動,恐讓受害者終身「難忘」。(資料照,United Nations Photo@Flickr / CC BY 2.0)

「因為我是胖女孩,班上男生把我的便當丟進廚餘桶,還笑稱唯有廚餘才能餵飽我」、「班上同學笑我胖,就連老師都不時當著全班的面鄙夷地對我說:你媽怎麼把你養成這樣?」「因為作業、文具天天不明原因失竊,品學兼優的我曾罹患嚴重的懼學症」…。這些都是他們遭遇校園霸凌的真實故事,即使事過多年,當年的毛毛蟲早已破繭而出,留下的傷痕卻永遠不會消失。

霸凌是什麼?「霸凌對施暴者與旁觀者而言,或許只是無傷大雅的玩笑、舉動或行為;但對被害人來說,卻是有如凌遲般的痛苦折磨!」小學時曾遭到同學與老師聯手霸凌的天兒(化名)說。

(延伸閱讀:校園霸凌》「歐羅肥」、「娘炮」!當社會化的權力遊戲提早上演…有近4成家長要孩子「多忍忍」

在所謂主流價值觀的綁架勒索下,遭遇校園霸凌的孩子多半都主流價值的遺漏者,例如身材特別圓潤、學業成績不理想,或男生帶有女性化、女生帶有男性化特質等。像天兒這般從小模樣清秀甜美、品學兼優的孩子也會遭遇霸凌,確實很少見。

但教育部日前在粉絲專頁貼出「8件制服」,分別繡上許多許多校園時期,被霸凌學生時常被取的綽號,如「娘炮」、「歐羅肥」等,引發社會關注。(取自教育部臉書)
教育部日前在粉絲專頁貼出「8件制服」,分別繡上許多被霸凌學生在校園時期時常被取的綽號,如「娘炮」、「歐羅肥」等,引發社會關注。(取自教育部臉書)

從品學兼優到被體罰 小三開始一切都變了…

「小學升上三年級時,第一次發現新導師看我的犀利眼神,我就有不好的預感。」天兒回憶說,因為功課好,又有演講、朗讀、舞蹈等才藝,在學校她多半都是老師的心頭寶,身邊也從不缺好朋友;唯獨這位小三時的女導師,怎麼都看天兒不順眼。

除了不假辭色,以及有意無意的酸言酸語,天兒非常確定老師討厭她,是在某次課堂中。那時,坐在天兒隔壁的男生因為調皮,趁著老師背對學生寫黑板的空檔玩橡皮筋,不料一時失手橡皮筋彈了出去,且就落在老師的腳邊。結果老師問都不問,就認定這事是天兒做的,還令她在教室後方高舉課桌椅罰站了一整節課。

天兒回憶說,在那個校園體罰司空見慣的年代,不聽話的學生被老師處罰舉課椅罰站並非奇聞,但對向來循規蹈矩、成績優異她來說,卻是生平第一遭,更別提這事從頭到尾都是老師冤枉她了。「記得當時除了不斷啜泣,我高舉課椅的雙手也因難以言喻的酸痛不停顫抖…。不過這都不算什麼,最難過的還是那種被誣陷以及被當眾羞辱的感覺,讓小小年紀的我恨不能立刻死掉!」

20170120-大學學測於20日登場,監考人員正在發放試卷。(顏麟宇攝)
曾遭體罰的天兒說,最難受的不是高舉課椅的雙手,而是被誣陷以及被當眾羞辱的感覺。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顏麟宇攝)

上學前劇烈頭痛伴隨焦慮 9歲的她就得了「懼學症」

只不過天兒沒有想到,這一切都還只是噩夢的序曲而已。接著,天兒每天帶到學校要繳給老師的作業,總是會在全班到操場朝會之後不翼而飛;有時作業簿雖然還在,但前天完成的作業,也早已被人撕掉了。如此恐怖的情況幾乎天天上演,天兒嚇得向老師求救,換來的卻是冷冷的諷刺:什麼不見了,我看妳根本是沒寫吧!

所幸天兒媽媽是相信女兒的,在得知女兒遭遇「作業靈異事件」(當時壓根兒沒想到是校園霸凌)後,媽好每天都會抽空陪藉女兒做功課,甚至會在完成的作業頁面騎縫處蓋上私章以示負責…,無奈天兒的作業簿還是繼續被偷、被撕。更甚者,除了作業簿,天兒帶到學校的鉛筆、剪刀、膠水、彩色筆等文具也開始經常失竊;期間天兒的失物偶爾也會重新出現,卻總不外是在校園的水溝或廁所的便坑…這類帶有警告與仇恨意味的地點。

一個才9歲的孩子怎麼禁得起這樣的精神折磨?不久,天兒被醫師診斷得了學校恐懼症(School Phobia)「懼學症」,症狀是每天上學前,她都會莫名的劇烈頭痛、肚子絞痛伴隨焦慮與哭泣,但在生理上卻完全檢查不出任何異狀。

媽媽要她再忍忍…焦慮感伴隨孩子長大

天兒媽媽見事情大條,特也抽空帶著禮物去見天兒的導師,希望老師能協助調查這一連串光怪陸離的校園竊案,究竟是誰搞的鬼?結果老師竟對天兒媽媽說:我沒那個閒功夫,如果想幫妳女兒轉班、轉學,就請快!

可惜天兒媽媽終究未能為女兒辦理轉班或轉學,理由是升上五年級就會換導師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勸女兒再忍忍吧!殊不知此後,原本個性爽朗活潑的天兒變得遇事動輒緊張焦慮,更有嚴重的失物恐懼症;只要東西一時半刻失去了蹤影,哪怕只是一根髮夾,也足以令天兒崩潰。

20190908-憂鬱症、焦慮、霸凌、自殺。示意圖。(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求學時的精神折磨,讓天兒變得遇事動輒緊張焦慮。示意圖。(資料照,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天兒說,直到長大成人出了社會工作,某天自己突然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惦記起一雙穿了5年的舊靴子,不惜三更半夜在家翻箱倒櫃,沒有理由的就是要將靴子找出來;後因家裡實在找不到,她竟衝下樓到公寓公用垃圾痛去找,「當時我一面翻垃圾桶、一面痛哭失聲,因為我知道,兒時遭校園霸凌的陰影始終都在…。」
天兒的故事說到這裡,大家或許會好奇,當年那個長期霸凌天兒的「藏鏡人」到底是誰?天兒苦笑著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始終是個謎。

只不過多年後,某天天兒媽媽在市場巧遇女兒小學同學的媽媽,兩人東拉西扯後才得知,在天兒之後,那位女老師帶過的學生中,也總有人有類似的被霸凌遭遇,且被害人清一色都是品學兼優、模樣清秀的小女生。因為案情實在太過離奇與巧合,家長開始連手起底女老師,這才發現,原來老師的老公一直渴望有個可愛的女兒,偏偏老師連生三胎都是兒子,婚姻也因此亮起紅燈,所以,女老師人前人後總不諱言: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各方面都討人喜歡的小女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