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光球觀點:委國危機中的拉美危機

2019-02-14 07:00

? 人氣

在美國的支持下,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自行宣布成為委國臨時總統,出現「兩個總統」的混亂。圖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美聯社)

在美國的支持下,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自行宣布成為委國臨時總統,出現「兩個總統」的混亂。圖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美聯社)

今年1月23日,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 (Juan Guaidó) 在美國的支持下,自行宣布成為委國的臨時總統,直到再次大選為止,委國隨即宣布與美國斷交。此舉,不但使得委國同時有兩位總統,亦造成國際強權間的紛爭與角力,對混亂多時的委國政情投下震撼彈。

事實上,委國在2017年即出現國民議會和制憲會議的雙國會亂象。2015年底,由委國各反對派於2008年組成的「民主團結圓桌會議」(Mesa de la Unidad Democrática, MUD),在國會大選中大獲全勝,開始佈署罷免馬杜洛的計畫。隔年初,馬杜洛為了反制罷免,頒布「經濟緊急狀態」,給予政府可以不經國會同意,直接動用儲備金,貶值貨幣,和調漲汽油價格的權力;反對派於是趕在5月提交罷免的公投連署名單,但是最終在委國行政和司法的干擾下,罷免案無疾而終。反對派為了抗議罷免案受到阻撓,呼籲群眾前往最高法院和選舉委員會所在地抗議,示威活動越演越烈,傷亡人數不斷竄升,社會動亂加劇。

同時間,馬杜洛卻宣布2017年將啟動「全國制憲會議」(Asamblea Nacional Constituyente,ANC),意圖架空國民議會的權力,隨即引發新一波的示威抗議。2017年7月底,制憲會議選舉在衝突中結束,當選人皆為馬杜洛的人馬,至此,委國出現雙國會的亂象,反對派於是增加抗議的強度,美國則對委國實施經濟及金融制裁。2018年5月,馬杜洛在爭議中當選連任,反對派和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及團體,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今年1月10日馬杜洛宣誓就職第二任期,23日國會議長瓜伊多宣示是臨時總統,委國又出現同時有兩位總統的爭議。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AP)
委內瑞拉原總統馬杜洛於去年爭議中當選連任,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圖)於今年宣示臨時總統。(資料照,AP)

然而,如果這次委國新一波的危機,無法以和平方式解決,影響的層面將擴及至整個拉美,因為目前的態勢是,美國欲強勢重返拉美。有別於以往對委國軟對抗的態度,美國規劃並領導這次委國的反對運動,目的在於能一舉推翻馬杜洛政權,其重要的意涵是要逐步讓拉美政府全面向右轉,進而約束中國與俄羅斯在拉美的擴張與影響力,換言之,美國欲執行「門羅主義2.0」政策,因為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去年2月出訪拉美前,即形容中、俄兩國是拉美的新帝國強權,且強調門羅主義在任何時候都有其意義,可見美國計畫以新的方式,包括再對拉美動武,將外國勢力逐出西半球。

川普總統基本上不在乎拉美,認為這個後院,永遠不會成為前門,所以經常發表對拉美的不當言論,亦缺乏完整的拉美政策,但是這次對委國的行動卻異常積極,值得深究。瓜伊多在美國副總統彭斯表示支持委國政變的隔日(23日),自行宣布成為臨時總統,川普立即承認其合法性,同時他也承認在宣布出任臨時總統前,已經與多位美國參議員面談相關問題。28日,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與財政部長努勤舉行記者會,宣布對委國石油公司PDVSA實施制裁,並凍結其在美子公司CITGO Petroleum的資產,企圖以斷金脈的方式,迫使馬杜洛下台。29日彭斯在白宮接見臨時政府駐美代表Carlos Vecchio,2月1日更飛往邁阿密與委國流亡社群會面。上述有關美國的作為,在在說明美國在幕前與幕後,對這次委國政爭的謀劃。

其次,美國始終不排除用武力逼馬杜洛下台,以達到「恢復自由及民主」的訴求,但是其他盟國則反對以軍事解決委國危機,因為這不但違反「美洲國家組織」(OAS)和「利馬集團」的規定與宗旨,也是門羅主義最極致再現的手法。然而,波頓的筆記在上述的記者會中,不經意被發現有派兵五千前往哥倫比亞的筆跡,對此,拉美國家一致反對,甚至連瓜伊多派駐美洲國家組織代表Gustavo Tarre都不贊成,但是瓜伊多卻一反常態,已出現不排除授權美國出兵的態度。歐盟則仍希望透過政治方式(提早大選)解決,但是美國南方司令部 (USSOUTHCOM) 指揮官Craig Faller此時卻正巧出現在哥、委的邊境城市Cúcuta,令外界質疑美國的意圖。事實上,川普在2017年夏天曾試圖說服國安官員,以仿造1989年入侵巴拿馬的模式,對委國進行軍事襲擊,南卡州共和黨參議員Lindsey Graham亦稱,川普已在1月初時,和他討論對委國動武的可能性,可見美國動武的意志甚堅。

美國欲以直接軍事干預,快速解決馬杜洛政權,一旦如此,將直接觸動拉美人民百餘年來,因門羅主義所帶來的苦難記憶,加上川普對拉美極不友善的態度,難取信於拉美政府和人民,反倒是會引起拉美各國,對美國欲再次強勢干預後院的警覺性,因為今日是委國,他日可能是任何國家。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對委內瑞拉事件採積極行動,多次喊話反馬杜洛,但美國的介入使得拉美區域對立惡化。(資料照,AP)

再者,美國多次喊話要委國軍方及官員一起反馬杜洛,因為沒有軍人的陣前倒戈,一來無法立即扳倒馬杜洛,二來委國將陷入更嚴重的分裂。首位響應美國號召的是,委國駐美武官José Luis Silva,他除了宣誓效忠瓜伊多之外,也呼籲軍中同袍能唾棄馬杜洛。空軍戰略規劃室主任Francisco Yanez則是第一位表態支持瓜伊多的現役將領,駐邁阿密領事Scarlet Salazar女士也承認瓜伊多是臨時總統,但是委國高階文武官員至今無大規模表態支持瓜伊多,令人堪憂。

另一方面,委國流亡邁阿密的Antonio Rivero將軍表示,據他的接觸,軍方對馬杜洛早已不滿,但更擔憂軍隊崩解後,恐造成委國進一步的傷害。美國前外交官Jim Jatras則表示軍、警的分裂,可能導致委國嚴重的暴力事件,甚至爆發內戰;前美國南方司令部指揮官James Stavridis認為,美國不應該以武力解決委國危機,應該由區域國家共同協議處理。務實者明白委國內部政治的複雜性,一旦處理失當,不只委國,整體拉美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2019年2月2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的支持者聚集,舉著要求美國總統川普下台的標語。(AP)
2月2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的支持者聚集,舉著要求美國總統川普下台的標語。(資料照,AP)

雖然1月27日瓜伊多向外表示,已開始與軍方和政府官員接觸,商談如何迫使馬杜洛下台,但是馬杜洛也在同一天由國防部長Padrino López陪同,校閱配備俄製新式武器的重武裝部隊,軍方高層亦宣示對馬杜洛的效忠。此外,雙總統們各自支持的群眾聚集街頭,表達擁護個別的總統,凸顯出委國社會分裂的事實。前者的支持者是以中產階級為主,後者的擁護者是享有特權的軍警,和享受社會福利者為要,意即,委國危機對內是價值觀和社會階級之爭,對外是大國間戰略與意識形態的角力。

委國危機因美國的介入,使得拉美區域對立惡化。查維斯時代以來,委國一直以對抗美國為職志,建立社會主義天堂為目標,所以美國早視其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但因拉美向左轉的潮流,加上拉美國家的屬性,以及歷史的緣由,美國一直未有強勢的作為。如今,拉美有向右轉的趨勢,外國勢力的擴張,並在讓美國再偉大的情結中,美國必須採取行動。因此,美國派波頓出訪南美,希望聯合哥倫比亞和巴西新任的右派政府,一舉推翻馬杜洛政權,進而逐步清除拉美左派政府,目的在於未來拉美和美國政策能同一步調。

雖然大部分拉美國家在這次委國危機中,選擇與美國站在同一邊,但是烏拉圭和利馬集團中的墨西哥,日前召集拉美國家、歐盟與國際組織,成立委國危機國際聯絡小組,希望以和平對話,一同商討解決委國危機的可能方案,他們刻意將美、中、俄及委國排除在外,就是希望能將委國危機拉美化,但是至今成效不彰。此外,哥倫比亞總統杜克(Iván Duque)上任後便宣布退出南美洲國家聯盟(UNASUR),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要馬杜洛下台,加上有巴西川普之稱的波索那洛(Jair Bolsonaro)總統,奉行極右派的思想,他們配合美國的政策,引發古巴等國的疑慮,使得這個比歐洲更有條件成為聯盟的拉美,恐變成更分裂的局面。

不論美國最終選擇獨自,或聯合哥、巴兩國動武,都會進一步加深拉美的分裂,因為美國單幹,意味著未來只要有藉口,就可出兵拉美,剷除和美國唱反調的政權。如果是聯合哥,巴兩國行動,雖可以降低專斷霸權的色彩,但這兩個國家會被視為是美國的馬前卒,撕裂拉美一體性的情感。

如果瓜依多順利成為委國正式總統,他對內所面臨的問題是,他的政治基礎不紮實,反對派間的不和,社會的分裂,民生問題,高通貨膨脹與石油持續減產;他對外缺乏與國際社會的連結,和與周邊領袖的共識。屆時,縱然有美國的力挺,他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國內醫療與糧食短缺的問題,更遑論如何取得軍方和中、俄等國的諒解。再者,如果短時間內無法解決內部問題,即有可能爆發內戰,所以屆時委國的前景堪慮,連帶的拉美也必受影響,一個動盪的拉美,絕對不利於美國的穩定。

*作者為致理科技大學副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光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