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迷信「逢九必亂」中國如何防範「顏色革命」?

2019-02-04 20:00

? 人氣

由於迷信逢九必亂,2019年對中國來說會是不平靜的一年(AP)

由於迷信逢九必亂,2019年對中國來說會是不平靜的一年(AP)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2019,如何防範一場黑天鵝和灰犀牛共舞的「顏色革命」》。作者白信指出,按照許多中國人對1949年來政治周期的習慣性推測,2019年必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迷信各種政治算命的人們,都會想當然地以「9」的十年為周期單位,推算今年齊聚的幾個大日子:「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丶「六四」鎮壓三十周年(同時也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丶建國七十周年丶發動對越反擊戰四十周年等等。在習近平於上月所發表的兩個長篇講話中,精神要旨只有一條:不惜一切代價防範爆發顏色革命。這是兩個會議和研討班的召開目的,也是習在農歷新年之前為2019年定調丶為中共定下的全年政治任務。

文章說,過去七年來的重新意識形態化和政治生活極權化的發展,也將自身意識形態的內含矛盾--反普世主義丶反民主主義的偽馬克思主義立場--曝之於天下。中國目前面臨意識形態與制度合法性兩者的互相牽制,造成內在矛盾卻無法選擇的困境,一種新的孤立,一如對待幾個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學生一般尷尬,而無論哪個領域的「黑天鵝」,指向的都是體制這個巨大的「灰犀牛」。然而,除了扮演反革命的角色,統治集團並無任何應對「顏色革命」的其他辦法。

香港人30年前愛的自由呢?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愛自由》,作者李怡說,今年是六四30周年,30年前,香港人聲援中國民運人士爭民主,以為中國的民主可以帶來自由,以及可以使97後的香港繼續享有自由。30年過去,中國富起來強起來了,中國人至少中產階級是否享有自由呢?也許物質生活不再拮據,可以自由享樂,但陳寅恪在將近100年前提出要絕對堅持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仍然是空谷跫音。

文章說,30年前,思想自由的香港人希望喚醒不自由的大陸人;30年後,對思想自由謝之不敏的中國人,壓倒了香港人的自由意識。如果連在球場觀眾席中發出什麼聲音都會被治罪,如果在象征罪惡政權的歌聲中都無法表現自己的自由意志,那麼香港人遲早會」得到了豬的命運--遲早給別人當飯吃」。

委內瑞拉動盪,中國如何選擇?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委內瑞拉政局動蕩 中國政府陷入進退兩難》,作者南方說,自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當政以來,中國和委內瑞拉的聯系日益緊密,並結成了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在與美國和其他國家關系緊張背景下,委內瑞拉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性很強。但隨著委內瑞拉政局走壞,在目前態勢下,反對派上台執政的可能性大增,中國大陸如果不能很好地處理與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的關系,將可能承擔兩國關系惡化的風險。這在中美關系正走向新型冷戰的背景下,影響更具戰略性。

文章說,美國正在大力推進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很大程度上就是遏制和對抗一帶一路的重大舉措之一。反過來,一帶一路對於中國反制美國,實現地緣政治目標,顯然亦很重要。委內瑞拉對中國的戰略意義正是基於此。當前情況下,若中國大陸不能准確研判形勢及其走向,作出錯誤選擇,繼續將寶押在馬杜羅政府那裡,像俄羅斯那樣采取截然分明的態度,殊為不智。

「兩岸新論述」就能扭轉「籌碼」的命運?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眼光只盯著海峽,永遠進不了國際》,作者公孫策說,美中各自在貿易戰的戰略,還要受大趨勢以及國際列強間的互動影響。台灣無論國安丶經貿丶乃至文化交流,都跟這兩個超強太密切,兩強有任何風吹草動,台灣都不免跟著搖晃。所以,台灣不但應該在兩個超強之間保持彈性,庶免因變生肘腋而傷筋錯骨,更要注意美中兩國跟國際列強的互動,方能見風使舵,免於風暴。

文章說,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已經開始,但是看得見的幾位「大人」卻都只有「盯住海峽」的眼光,眼前大事似乎只有「兩岸新論述」。就算論述能讓華府+北京都接受,還是扭轉不了「籌碼」的命運。好比開車,眼睛只盯著車頭前方地面,肯定會被各種突發狀況搞得手忙腳亂,必須眼光看向馬路遠處,同時跟旁邊的車輛產生互動默契,並且掌握路況,能夠應付能出現的情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