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總要為馬英九說幾句話

2016-02-08 07:00

? 人氣

圖為第26屆寒士吃飽尾牙,總統馬英九為大家盛湯。(陳明仁攝)

圖為第26屆寒士吃飽尾牙,總統馬英九為大家盛湯。(陳明仁攝)

請讀者耐心些聽我說一個故事:

我的中學是育英中學,這是昔日在北京一所極負盛名的學校,1955年在北投復校,而且是臺灣第一所有住宿的學校。

住宿的學校有廚房,有廚工,學校設有伙食委員,這是由校方推薦,由學生選舉出來的榮譽職,每個月一任,在方法上還算是非常民主的。在台灣知名作家兼出版人隱地,就曾經出任過好幾屆的伙食委員。伙食委員的最重要的職責,是清晨要和廚子一起到菜市場採購。年輕的時候好玩,所以雖然清晨四,五點要起床是件辛苦的事,可是可以和廚子逛菜場,確實別有一番滋味。尤其是賣菜的菜販,見到我們這些伙食委員,都畢恭畢敬,甚至,有時候會敬上一根香煙。抽煙事小,可是權力帶給人的滿足感事大,這些中學的小毛頭,受到菜販承奉,個個趨之若驚。有時也聽說過,有一些伙食委員拿到菜販一些好處,人云亦云,只是沒有證據而已。

每次出來採購,廚子總不忘記向我們循循善誘,務必要我們知道,他們採購的價格是市場最低的。所以實際上伙食委員和廚子一起到市場採購,往往是一個觀光旅行,沒有實際的作用。只是那時候我們這一屆的伙食委員已經學會了范仲淹的「以天下為己任」的壯志,希望能把學校的伙食辦得更好。於是我們耐心向其他的菜販詢價,不問則已,一問驚人,我們發現廚子採購的菜商價格高於市價許多。

於是我們向廚子說,我們要向其他的菜商採購,可以想見,我們和廚子起了爭執。廚師用各種理由來說服我們。最後,廚子攤牌了,說他介紹的菜商管送貨,其他菜商不管送貨。那時候我們年輕氣盛,說沒有問題,我們自己會把買的菜用板車推回學校。自此,一場慘烈的鬥爭就開始了。

我們幾個伙食委員,連拉帶推,總算用板車把菜拉回學校。學校位於北投的陽明山山麓,推車上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回到學校已經一堂課誤掉了。不過這不要緊,我們做了一件人生的大事,為學校的伙食做了一個革新,把清廉之風吹進了學校,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那一年,我十六歲。

只是事願因違,我們原來期望節省下來的菜價,可以提高我們伙食的數量和品質。可是結果是,擺在餐桌上的菜肴數量大量減少,菜不夠吃,同學們開始起哄,向伙食委員聲討。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找不出答案。事後我們發現,廚房的廚師,把許多菜丟到山溝裡,向擋他們財路的人做一個無聲的抗議。

為什麼學校伙食團付了高價,廚子和有些伙食委員拿了好處,我們的伙食還辦的不錯。可是我們努力的來做這些改革,而結果卻適得其反。起哄的同學們,他們生氣,他們憤怒,他們不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後果,而且知道了,他們也不在乎,他們只要求結果。要求吃得飽,吃得好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他們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當然,也有一些無事之徒唯恐天下不亂,極盡攻擊我們的能事。如今年歲已久,回憶起而昔日的故事,再和現今社會比較,如果我們那時的學生是馬英九,起哄的同學就是民粹,唯恐天下不亂的同學就是現在的媒體或是名嘴。

讀大學的時候,遇見類似的問題,發現伙食團中,廚師往往煮過多的飯,多餘的飯自動變成了餿水, 然後拿來喂他們養的豬。當然,這次我們學乖了。我們和廚房的廚師開談判,約法三章,既是說要養豬我們一起養,所有養的豬,一半屬於廚師,一半屬於學生會的伙食團。而且,如果有任何豬因病死亡,第一隻死亡的豬屬於廚師,第二隻死亡的豬才屬於學生會,以此類推。

馬英九的內閣中,幾乎個個都是專家學者,專家治國絕對正確,只是很好奇想知道他們的生活中是否有類似的生活經驗。當然,當政的人所遇到的問題要比我舉的例子複雜的多,可是至少以上的故事說明了許多生活上的經歷,不是書本上可以學來的。

在高中的一位歷史老師曾經說,改革要比革命艱難很多,看一看中國的歷史,王莽的新政,到光緒的革新,所有的改革者幾乎都是一敗塗地。因為改革,就是要向既有的利益者宣戰,提倡溫良恭儉讓的馬英九,顯然的是,他不是改革或者是革命的料。相信不要說是治國,如果他當年和我或是隱地一起當伙食委員,恐怕和那幾個廚子都鬥不過,馬英九八年執政,落得國民黨如此下場,自然也是在意料之中了。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社長和夏威夷中文電視華夏電視台榮譽董事長。本文原刊《夏威夷中國日報: 老張看美國》,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