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索馬利亞海盜:《他們異類,他們成功!》選摘(2)

2016-02-08 04:50

? 人氣

混亂局勢催生猖獗的索馬利亞海盜,幾已淪為海盜治國的局面。(取自推特)

混亂局勢催生猖獗的索馬利亞海盜,幾已淪為海盜治國的局面。(取自推特)

所謂「異類」,顧名思義,就是指「在行為或態度上,以令人不自在的顯著方式與眾不同的人。」,還有很多則被視為不能融入社會的外人,包括騙子、流氓、拾荒客、遊民、幫派份子、駭客以及隱士,而且經常遭受質問與懷疑。然而,在全球各地的小城鎮與大都市裡,都有做得比許多世界龍頭企業更有創意的異類。他們針對各種挑戰,想出了傳統企業所不能碰觸的解決方案。

就拿索馬利亞海盜來說。他們的故事不僅跟竊盜有關,也是一個關於轉型的故事——從一個小小的地方非正規產業,發展成一個精密的大型國際事業,不僅上了全球媒體的版面,還促進反海盜行業的發展。這也是一個關於機遇的故事,或者更應該說,他們創造了一個看似不存在的市場機會。

索馬利亞的海盜活動在1990 年代初期崛起,剛開始是為了回應在索馬利亞海域非法捕魚的外國船隻。這個國家剛剛歷經政府崩潰,海軍與海上警衛隊都無法有效驅逐這類非法捕魚。面對魚群減少、經濟混亂,又無力找到替代的工作,許多漁夫轉而攻擊外國漁船。

索馬利亞的海盜活動始於1990 年代初期,由於才剛歷經政府崩潰,無力驅逐在附近海域非法捕魚的行為,當地漁夫只好鋌而走險開始當起海盜。(取自網路)
索馬利亞的海盜活動始於1990 年代初期,由於才剛歷經政府崩潰,無力驅逐在附近海域非法捕魚的行為,當地漁夫只好鋌而走險開始當起海盜。(取自網路)

這些人並沒有因此認命,而是自己著手處理問題。他們沒有坐等政府來改善情況、沒有只是在越來越沒賺頭的情況下繼續捕魚,而是看到了一個機會,並抓住它。他們的資源有限—只有一個念頭和幾艘漁船—但在困頓與渴望收入的驅動下,他們為日後將發展成一項利潤豐厚而精密的犯罪運動播下種子。

在非正式的起步後,索馬利亞的海盜事業快速進化,並且在2008 年因挾持載著榴彈發射器與坦克等軍火的烏克蘭貨輪「芬娜號」(MV Faina),而在全世界聲名大噪。海盜在收到350 萬美元贖金後,釋放了這艘船。這是一次專業的行動,說明索馬利亞的海盜事業將如何發展。

「芬娜號」是被一群由阿夫韋內(Afweyne, 意為大嘴巴)帶領的海盜所挾持。阿夫韋內在找到投資者願意把一個投機且雜亂無章的行動, 轉變成一項能按計畫運作的事業後,成立了由一群訓練有素的海盜組成的「索馬利亞水兵」(Somali Marines)。阿夫韋內帶領的集團組織良好,領導的階級分海軍上將、海軍中將和海軍上尉,簡直像一支軍隊一樣。

許多人認為,阿夫韋內是將索馬利亞海盜事業從一群自費的烏合之眾,轉型成一個資金充裕、百萬跨國產業的關鍵人物。他們的海盜戰利品很快就可被追蹤到印度與杜拜,收到的贖金被轉投資在設備與訓練上,同時也拿來發展卡塔葉(khat)毒品生意(卡塔葉是一種在索馬利亞很普及的麻醉藥用植物)。

索馬利亞海盜扛著一枚火箭彈,身後小船上坐著他的同夥。這個海盜集團名為「中部地區海岸巡邏隊」,成立於2005年。(取自網路)
索馬利亞海盜扛著一枚火箭彈,身後小船上坐著他的同夥。這個海盜集團名為「中部地區海岸巡邏隊」,成立於2005年。(取自網路)

據報導,在一次成功的劫船任務後,每一個海盜可以分到3 萬至7.5 萬美元;而第一個登上船的海盜以及那些自備武器與梯子的,還可拿1 萬美元獎金。他們可以賒帳買卡塔葉以及吃的喝的,然後在瓜分贖金時先扣掉欠款。這類運作方式可能需要3 萬美元融資,通常由漁夫、前海盜、前警察與軍官,以及卡塔葉販子提供;他們分到30% 至75% 的戰利品。5從等待並攻擊過往船隻到確悉船隻所在地點然後出擊,這種戰略上的差異,就好像商業模式的轉變——從家庭手工業成為獲得海外奧援,由一群創新者(商業領袖、金主、海盜本人)策動的商業運作,而這些人還能針對事業的發展潛力加以調適。

索馬利亞的海盜活動逐漸成為國際焦點,因為海盜經常得逞、勢力廣泛(遠超過索馬利亞的海域),而且利潤豐厚。世界銀行、國際刑警組織與聯合國在2013 年11 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 自2005 年4 月第一起已知劫船事件以來,179艘被劫船隻支付的贖金,就高達3.85 億美元。

這個現象也推升了貿易成本, 使全球經濟活動多出約180 億美元開銷。國際海軍理所當然在此地區加強巡邏,以對抗海盜威脅。面對各界為了追緝海盜們的更強力協作,海盜們的回應也頗具新意。每一位我們訪談過的海盜都告訴我們,他們換了速度更快的小艇、改良通訊方式——大量添購衛星電話,並攜帶更重型的武器,以攻破船上的避難室。

當索馬利亞海盜吸引廣泛的國際關注之際,許多像走私者、拾荒者,或駱駝奶商人這樣的異類,正極為低調地在暗處運作,不引人注意。他們代表地下社會的獨創力。因此本書要問:這些沒沒無聞、積極打拼的人是誰?他們如何運作?他們如何自我組織? 他們如何催生創新? 他們面對何種挑戰?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

在我們繼續往下談以前,先解釋一下:雖然某些創新無疑有其黑暗面,但本書無意為犯罪活動背書。我們知道軍火商交運武器可助長種族屠殺,販毒集團鼓勵人們染上殘害身心的毒癮,人口販子仍繼續在全球各地從事應受譴責的奴隸與性交易。我們不打算為這些不道德的行為擦脂抹粉。

事實上,我們的論點很簡單:創新並不是被自由市場經濟壟斷的。雖然許多偉大的創新之舉曾經是,將來也會是來自世界各地的Google、eBay 與豐田們;但我們的研究發現,地下經濟的創新不僅是被忽視的重要經濟驅動力,還貢獻了獨特與寶貴的見識。

許多關於創新題材的書籍,正確無誤地按年代編寫了變化快速之新興企業的創造力與獨創力、企業策略,以及眼光卓越的總裁;本書則走出傳統領域,呈現一個較寬廣的世界經濟視野。正規市場只是整體的一部分,我們將揭露這以外的部分。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作者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畢業於布朗大學與牛津大學,「內部起業家聯盟」(League of Intrapreneurs)共同創辦人,也是「智慧黑客」(Wisdom Hackers)這個孕育哲學大哉問團體的創辦人。另一作者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曾於《衛報》(The Guardian)擔任記者,專門報導環境問題;也曾在倫敦智庫與諮詢公司「永續」(SustainAbility)擔任顧問。

《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著,時報出版。(時報提供)
《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愛麗莎・克雷(Alexa Clay)、凱拉・馬婭・菲利普斯(Kyra Maya Phillips)著,時報出版。(時報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