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甄薇觀點:獨立機關不獨立! NCC背後有隻「看不見的手」?

2018-11-29 07:00

? 人氣

作者指出,媒體代表的是所有人民的聲音,這也是NCC身為獨立機關,被全民賦予最重要的任務。(Solomon203@wikipedia)

作者指出,媒體代表的是所有人民的聲音,這也是NCC身為獨立機關,被全民賦予最重要的任務。(Solomon203@wikipedia)

以「邊投票邊開票」創下史上最亂投開票紀錄的中選會,因可能涉及集體違法等重大事件,恐怕無法以主委下台就能解決;在此同時,另一個獨立機關NCC,也因為選前對媒體「選擇性辦案」, 遭國會藍綠夾擊,「獨立機關不獨立」的緊箍咒,讓NCC進退失據!難道一切都是因為NCC背後有隻「看不見的手」?

史無前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大選前四天,將中天及TVBS兩家電視台「移送」中選會,理由是「選舉報導明顯偏頗失衡,涉違反選罷法」,至於內容是如何偏頗失衡?NCC說,這都交由「中選會」、而不是NCC認定。

這是NCC自2006年成立以來,首次在大選前,對媒體祭出前所未有的大動作。此前,曾被NCC移送中選會的案件,都是因「開票日當天的灌票」、「投票前一晚10點以後的新聞報導」等,由於證據確鑿,各界爭議不大。

根據傳播學者蘇蘅在聯合報《假新聞與選舉中的媒體控制》撰文:「期間只見綠委不斷出招,NCC快速配合。選前一周,綠委檢舉某些媒體狂播韓國瑜新聞,NCC放話,如果不善盡監控責任,不但會將側錄移送中選會調查,並列入『未來評鑑換照』參考。」、「主委甚至說出『業者不要心存僥倖』這種話。面對換照這種攸關生死的『大刑』,哪個媒體能不心生恐懼?」曾任NCC主委的蘇蘅,為文評論,直指NCC問題核心,格外令人膽顫心驚。

20181018-NCC主委詹婷怡18日於交通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對於製作報導不平衡、假新聞等媒體,NCC主委詹婷怡呼籲媒體報導必須公平公正,更不要心存僥倖。(資料照,顏麟宇攝)

NCC趕在大選前,將中天及TVBS兩家電視台「移送」中選會,背後早有脈絡可尋。據了解,15日蔡總統在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及NCC主委詹婷怡陪同下,共同為「國家通訊暨網際安全中心」揭牌,當時就傳出高層對NCC監管電視媒體卻無作為,頗有微詞。此前一周,綠委更重砲轟擊詹婷怡未善盡監督,坐視「陳其邁遭網友質疑戴耳機」等消息,在媒體四處流竄,果不其然,NCC在21日就向中選會送出中天及TVBS這兩案。

當時大選已迫在眉睫,NCC的大動作,令各方質疑充滿了「針對性」,NCC隔天趕緊宣布,除了中天、TVBS,包括台視、民視和壹電視在內的5家電視台,共9件也涉違反選罷法。

這回不僅電視台移送家數增加,涉案情節也更清晰了:例如,民視是投票日前10天公布民調;壹電視是因為台北市長辯論沒有播出候選人李錫錕畫面;而中天和TVBS則是因為民眾檢舉,新聞節目在11月14日上午8點到下午3點「播出『特定候選人』時間過長」,至於這指的候選人是哪一位?NCC說:「不宜講。」

即使沒明說,回顧14日當天,橫掃全台10萬人造勢大會的,就屬韓國瑜岡山大會師。國民黨立院黨團抨擊這是「選擇性辦案」,NCC變成「髒兮兮」,只鎖定特定媒體,呼籲NCC莫成為政府管制言論「髒兮兮的那隻手」。面對藍綠輪流夾擊,NCC只好又趕緊「再加碼」,強調移送案件增加到15件,多了色彩偏綠的三立與年代。

坦白說,「高額罰金」、「評鑑換照」,NCC選前祭出的每一招,都能直鎖媒體的咽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相關規定,「廣電媒體從事選舉或罷免相關議題之論政、新聞報導或邀請候選人」、「應為公正公平之處理,不得為無正當理由之差別待遇」,如有違法,中選會可依選罷法處最高2百萬元罰鍰!

NCC更警告,依廣電法第44條規定,「若當事人有權利受損,可依法要求報導者在20天內提出說明或更正」,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的輔選大將邱議瑩,早以新聞當事人身份狀告中天,倘若電視台仍未處理,NCC可警告、或開罰20萬至200萬元。言下之意,媒體若再不從,最高恐遭罰400萬之譜!

除了對電視台播出內容,亮出「數百萬罰款」警示牌,對播出後已下架的AIT主席莫健「有外在勢力」新聞,NCC更高度關切!為此更特地找來TVBS新聞部主管,從頭到尾細細詢問。

20181116-用「美國看台灣大選 莫健憂:外在勢力帶風向」為關鍵字在google搜尋,還找得到相關報導,但點進TVBS網站,該則新聞卻已不存在。(取自網頁)
用「美國看台灣大選 莫健憂:外在勢力帶風向」為關鍵字在google搜尋,還找得到相關報導,但點進TVBS網站,該則新聞卻已不存在。(取自網頁)

據了解,對NCC是否該將TVBS在14日的大選報導移送中選會, 內部態度並不一致,有委員持保留的態度;對TVBS在莫健新聞處理上,特別是當TVBS新聞網發布公開聲明後,原以為事件已落幕,未料NCC高層20日仍臨時決定請TVBS專程赴會說明,一度令相關知情人士頗感錯愕。NCC副主委翁柏宗表示,「AIT主席莫健是重要人物,專訪影片具備高度新聞性,為何播出後放在自家網站卻又突然下架,業者有必要說明清楚。」

翁柏宗出身交通部基層,從電信總局簡任技正做起,一路被拔擢為NCC副主委,數十年官僚科層體制的嫺熟歷練,他的發言顯然都獲得背後高層的授意。一席「AIT主席莫健是重要人物」、「為何播出後又突然下架」的談話,將台灣政府關切之心表露無遺;刻意找TVBS到會說明,是否也是想向AIT鄭重表達蔡政府關心正視的積極態度?

20181018-NCC副主委翁柏宗18日於財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翁柏宗出身交通部基層,從電信總局簡任技正做起,一路被拔擢為NCC副主委。(資料照,顏麟宇攝)

由此看來,NCC表面是獨立機關,但恐怕有違政府當年設立這個獨立機關的初衷,背後似乎仍存在有一隻來自高層「看不見的手」在操控!

回顧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創立之初,正是仿自美國通訊傳播委員會(FCC),目的就在守護民主最基本的價值 – 維持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第四權」:媒體。

一如成立NCC時爰用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開宗明義寫著:「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維護媒體專業自主」,這些才是NCC身為獨立機關必須捍衛的核心價值!

正因為過去新聞媒體的主管機關是行政院新聞局,由掌控行政權的政府化妝師,監管代表第四權的媒體,形同媒體言論自由仍被政府一手掌控,為此才解散了新聞局,整合交通部電信通訊的媒體管理職權,催生了NCC的誕生。然而,檢視NCC大選前的幾項決定,NCC成立的核心價值,有哪一項真正做到了?

面臨政府高層和綠委強大壓力,就趕在「大選前」移送媒體側錄帶給中選會認定;當藍委砲轟「選擇性辦案」,就趕緊增加二家電視台的新名單,將究竟媒體內容哪些地方有所謂「違反」選罷法?判定的標準是什麼?有沒有將所有電視台同一時段進行內容比對?有沒有讓想說明的媒體有表達的機會?NCC未多提,僅以「移送中選會認定」交待,這是否讓外界質疑NCC決策顯有偏頗、草率之嫌?

NCC 找來TVBS 新聞部主管訪談說明,雖表明「無相關政治壓力」、是為「提升廣電媒體公信力」,來了解媒體內控機制,然而,NCC畢竟是控有媒體「評鑑換照」大權的主管機關,雖言明「不介入內容」,但主動向媒體關心AIT新聞為何下架的舉動本身,很難不予人「主管機關對此表達關切」的聯想,這究竟是在維護媒體專業自主?或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介入?

身為電視新聞台領導品牌的TVBS ,則從未忘記電視台設立的初衷,以及追求公正創新的核心價值。當AIT主席莫健在大選二週前專訪提及,「顯然有外在勢力,試圖在台灣改變輿論風向,並散播不實資訊」的說法,由於無法查獲任何具體事證,引發國內多位重量級學者質疑,為免被外界政治操弄,維持新聞中立,對有高度爭議的新聞從網路新聞下架,這項內部編輯政策,從未改變,以往如此,未來原則仍一致。

20181116-以「美國看台灣大選 莫健憂:外在勢力帶風向」為關鍵字在google搜尋,還找得到相關報導,但點進TVBS網站,該則新聞卻已不存在。(取自網頁)
以「美國看台灣大選 莫健憂:外在勢力帶風向」為關鍵字在google搜尋,還找得到相關報導,但點進TVBS網站,該則新聞已不存在。(取自網頁)

在民主多元的社會,追求事實真相,保護新聞及言論自由,是媒體的天職,報導查證過的事實,下架無法確認的新聞,依靠的媒體專業判斷。NCC肩負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的重責,在激烈選情下,應該成為保護媒體自主背後的最大靠山。當NCC質疑TVBS內控機制的同時,是否應該檢討自己的內控機制是否失靈?畢竟刮人鬍子前,應該刮好自己的鬍子。

「媒體應為被統治者服務,而不是統治者。」這是電影《郵報:密戰(The Post)》給全世界民主社會捍衛新聞自由者,最珍貴的一句話。媒體代表的是所有人民的聲音,這也是NCC身為獨立機關,被全民賦予最重要的任務。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