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的中國夢?搞出「基因編輯嬰兒」爭議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我為研究成果感到自豪!

2018-11-28 19:30

? 人氣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26日宣布,他的研究團隊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對胚胎進行實驗,使雙胞胎女嬰「露露」與「娜娜」天生對愛滋病免疫,成為全球首宗基因編輯嬰兒案例。消息一出引發舉世譁然,質疑賀建奎的實驗違反學術和研究論理,中國政府也對此事展開調查。在各界矚目下,賀建奎28日於事件曝光後首度露面,以基因編輯研究為主題發表演說,雖然為引起的爭議致歉,但賀建奎仍表示對研究成果感到驕傲,也稱還有另一名孕婦的胚胎經基因編輯,但並不會繼續發育甚至誕生。

全球爭睹下 科學家現身說法

11月28日,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在基因編輯嬰兒爭議延燒後首度公開露面,說明研究詳細內容。(AP)
11月28日,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在基因編輯嬰兒爭議延燒後首度公開露面,說明研究詳細內容。(AP)

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27至29日於香港大學舉行,由於賀建奎表定在28日出席研討會並發表演說,會場一早就擠滿了來自各國的逾百名媒體。正午時分,賀建奎如期現身,提著公事包站上講台,首度對外界說明引起軒然大波的基因編輯胚胎研究,但不接受媒體採訪。

在演講中,賀建奎首先為研究數據未經審查就提前外洩致歉,更稱自己知道這項實驗違反中國法律,但「我們為這對夫婦和孩子制定了非常完善的計畫」,並說明研究團隊如何將基因編輯工具「CRISPR-cas9」注射進受精卵,修改「CCR5」基因,讓胚胎天生對愛滋病毒免疫,並平安誕下兩名女嬰。

面對與會者質疑如何取得受試者同意,賀建奎強調,研究團隊在事前已對受試夫妻解釋過研究的詳細內容,讓他們充分知悉實驗可能面臨的風險才植入胚胎。參與實驗的7對夫妻中,丈夫皆為愛滋病毒(HIV)帶原者、妻子則未感染愛滋,他們之所以自願受試,是為了生下的孩子能免於感染愛滋的命運。

賀建奎也說,兩名基因編輯嬰兒「露露」(Lulu)和娜娜(Nana)出生時的健康狀況十分良好,未來18年會持續追蹤兩人的後續發展。賀建奎也澄清,曾任教的南方科技大學校方對此一無所知,基因編輯的相關實驗目前暫時中止,研究內容未來也將交由倫理委員會進行查核。在演講中賀建奎也表示,這項研究是由他獨立進行,並沒有任何外界經費挹注。

為創造「歷史第一」不擇手段?

現行中國法律明文禁止複製人實驗,衛生部門也曾在2003年頒布守則,禁止不孕症診所進行「違反倫理道德原則的臨床實驗」,賀建奎10月接受《美聯社》(AP)訪問時曾表示,因為法律並無關於基因編輯的明確規範,他認為產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是合法行為。《美聯社》在報導中直指,這樣的模糊性形同為賀建奎等科學家敞開大門,利用中國當前鬆散的法規及資金支持,遊走在制度邊緣,進行歐美國家不容許的實驗。

《美聯社》指出,賀建奎的研究並無事先登錄於中國臨床試臨註冊中心,也未遵循科學界的正規做法,先從對白老鼠和猴子進行的早期研究開始發表,對於研究細節諱莫如深,等到嬰兒出生後才公諸於世,更是以英文(而非母語中文)在影音網站YouTube公開研究發現,在在顯示他面向國際的野心。紐西蘭奧塔哥大學生命倫理學教授聶精保分析,懷抱著成為「史上第一」的雄心壯志,賀建奎不惜鋌而走險,觸犯學界規範與倫理底線:「他(賀建奎)想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現在他達到了目的。」

嚴重倫理爭議 中外同聲譴責

34歲的賀建奎出身貧寒,擁有美國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生物物理學博士學位,曾任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博士後研究人員,返回中國後,賀建奎在中國廣東省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學任教,同時擔任基因定序公司「瀚海基因」與癌症早篩公司「因合生物」的董事長,並於今年2月留職停薪專心發展生物科技事業。

雖然賀建奎的研究尚未發表於期刊,其真實性也還無法獲得證實,但修改人類胚胎的研究,觸碰科學倫理的底線,網友抨擊賀建奎的行為「簡直污辱科學」、「應該稱為科學犯人」,更受到各方學者嚴詞批評。122名中國學者26日發表聯合聲明,稱基因編輯研究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呼籲中國政府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賀建奎所屬的中國南方科技大學也發出聲明指校方對他的研究並不知情,學術委員會也認為他「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中國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則表示,該項實驗進行前並未報備,也沒通過倫理審查,現已介入調查。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