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男人獎」?連兩年女性得主掛零、歷年僅48位女性獲獎……2018諾貝爾獎女力能否現蹤?

2018-10-02 07:33

? 人氣

2018年諾貝爾獎從10月1日起陸續公布獲獎名單,但這個舉世矚目的獎項,近年卻因得主的性別比例嚴重失衡而引發爭議。自1901年首度頒發以來,近900位個人得主中,居然僅有48名女性曾獲諾貝爾桂冠加冕,約佔5%,科學領域的女性獲獎者更是鳳毛麟角。#MeToo運動在2017年延燒至諾貝爾文學獎的遴選單位瑞典學院,更導致今年停發文學獎,在性醜聞風暴餘波盪漾下,諾貝爾獎遴選機制也再度面臨檢視。今年的諾貝爾頒獎典禮上是否能看見女性身影,也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科學領域 女性缺席

細究諾貝爾獎各獎項的性別比例,這48名躋身最高榮譽殿堂的女性,大部分是獲頒和平獎(16人)及文學獎(14人),化學獎及物理學獎分別只有4名、2名女性得主,自1968年起增設的經濟學獎,歷來更只有美國政治學家歐斯壯(Elinor Ostrom)在2009年成為唯一一位女性獲獎者。

諾貝爾獎科學類獎項得主的性別差距如此巨大,有論者認為是女性在高等科學領域的代表性本就不足,美國物理聯合會(AIP)2014年曾表示,在物理學正教授的層級,只有10分之1由女性學者擔任。但也有人批評關鍵在於由終身教授(tenured professors)所把持的提名機制,鼓勵女性投入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英國組織「Stemettes」的創辦人伊瑪費頓(Anne-Marie Imafidon)說:「這些人並沒有把女性視為潛在的提名對象,而假定女性是『負責記筆記且很快就要去生小孩的人』。」

物理學獎得主清一色男性 是女性物理學家不夠格?

攤開歷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獎名單,107年來206位得主中,僅有2位女性列名其中,分別是1903年獲獎的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Marie Skłodowska-Curie,通常稱為瑪麗·居禮或居禮夫人),以及相隔50年後於1963得獎的德裔美籍物理學家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自此之後超過半世紀的時間,再沒有任何女性能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殊榮。

《美國物理學會》(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曾在2013年撰寫一篇題為〈十二月:女人與諾貝爾物理學獎〉(December: Women and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的報導,介紹在這個陽剛的科學領域中因性別而不受青睞,與獎項失之交背的優秀女性物理學家。

文中所提及的遺珠之憾,包括發現暗物質的天文學家薇拉・魯賓(Vera Rubin)、曾三度獲提名的「原子彈之母」邁特納(Lise Meitner),而被稱為「中國居禮夫人」的吳健雄即便成就卓著,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桂冠,也只落到其同事李政道與楊振寧頭上。

【延伸閱讀】女性物理學家都到哪去了?諾貝爾物理學桂冠所埋沒的「第二性」

 瑪麗·居禮創造歷史「還是得靠男人」

居禮夫婦是彼此的工作夥伴,也一同獲得諾貝爾獎肯定。(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居禮夫婦是彼此的工作夥伴,也一同獲得諾貝爾獎肯定。(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居禮夫人」的正名爭議在近日在國內引發論戰,提到女性諾貝爾獎得主,第一個出現在腦海的身影就是瑪麗.居禮。儘管她的成就如今無庸置疑,但她在研究上的貢獻最初仍得由男性認可才算數——1903年,在瑪麗的丈夫兼同事皮耶.居禮(Pierre Curie)明確表態,除非瑪麗和他一同獲獎,否則他將拒絕領獎的堅持下,才讓瑪麗.居禮寫下歷史新頁,成為史上首位獲得諾貝爾獎(1903年獲物理學獎)、更是目前唯一1位擁有兩座諾貝爾獎的女性(1911年獲化學獎)。

居禮夫婦共同發現了放射性元素「鈽」和「鐳」,開創的放射性研究對後世影響深遠,兩人的女兒伊雷娜.居禮(Irène Joliot-Curie)延續父母的衣缽,從事對放射性元素的研究,在1935年和丈夫共同獲頒諾貝爾化學獎,也和母親成為史上唯一一對諾貝爾得主母女檔。

自從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之後,超過半世紀的時間再沒有出現女性諾貝爾獎得主。(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自從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之後,超過半世紀的時間再沒有出現女性諾貝爾獎得主。(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48位改變世界的女性 

諾貝爾獎自1901年首度頒發以來,女性獲獎者只佔約5%。(Girona7 @Wikipedia/CC BY-SA 3.0)
諾貝爾獎自1901年首度頒發以來,女性獲獎者只佔約5%。(Girona7 @Wikipedia/CC BY-SA 3.0)

縱使進展緩慢,諾貝爾獎的女性得獎人,確實呈現逐漸增加的趨勢,以每20年來計算,從1901年至1920年共4名得主,到了2001至2017年,已增加至19名。2009年有5位女性獲獎,是史上最多的一年。雖然大多數獎項仍由西方白人男性所囊括,但近年來,尤其在和平獎的頒發,獲獎者所屬的族群或性別都更加多元。

伊朗人權律師希琳.伊巴迪(Shirin Ebadi)在2003年摘下諾貝爾和平獎桂冠,是史上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的伊朗人與穆斯林女性,伊巴迪畢生為伊朗的人權、女權、兒童權益奔走,更在2009年遭政府強制沒收獎座,被迫流亡英國至今。

【延伸閱讀】第一位榮獲諾貝爾獎的穆斯林女性:為人權奮戰的伊朗女律師希琳.伊巴迪

2011年,發起賴比瑞亞婦女和平運動的葛波薇(Leymah Roberta Gbowee)和同樣來自賴比瑞亞、成為首位非洲國家民選女總統的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以及葉門人權活動者卡曼(Tawakkul Karman),三人共同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爭取女權及參與和平建設」的理由榮獲和平獎肯定。

(由左至右)卡曼、葛波薇和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三名女性2011年共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Harry Wad@Wikipedia/CC BY-SA 3.0)
(由左至右)卡曼、葛波薇和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三名女性2011年共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Harry Wad@Wikipedia/CC BY-SA 3.0)

2014年,在巴基斯坦推動女性受教權的少女鬥士瑪拉拉.尤瑟夫扎伊(Malala Yousafzay)獲頒和平獎,以17歲之齡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獎得主。而中國的屠呦呦則從傳統中藥方內發現抗瘧疾藥「青蒿素」,以瘧疾研究的貢獻在2015年榮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首位亞洲及華人女性自然科學類諾貝爾獎得主。但在2016、2017兩年間,女性諾貝爾獎得主卻迎來掛零的尷尬局面。

屠呦呦是首位亞洲及華人女性自然科學類諾貝爾獎得主。(Bengt Nyman@Wikipedia/CC BY-SA 4.0)
屠呦呦是首位亞洲及華人女性自然科學類諾貝爾獎得主。(Bengt Nyman@Wikipedia/CC BY-SA 4.0)

諾貝爾獎基金會副主席漢森說:「我殷切盼望有更多女性被提名,好讓她們能被列入考慮。」他表示,諾貝爾獎基金會已經寫信要求提名人,確保在提名時不會有人因性別或族裔、國籍而被埋沒,期盼在明年有所改善。

瑞典學院爆性侵醜聞 文學獎暫停頒發

諾貝爾獎。(美聯社)
諾貝爾獎。(美聯社)

2017年11月,18名女性受到「我也是(#MeToo)」運動的啟發,公開指控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院士芙洛斯登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在1996年至2017年多次性侵得逞,並利用權勢與人脈要脅,逼迫受害者噤聲,受害人包括瑞典學院成員及家屬。在這起性醜聞爆發後,為了抗議瑞典學院的消極作為,3位瑞典學院院士在4月宣布辭職,芙洛斯登松與瑞典學院常務秘書長丹紐斯(Sara Danius)也在同月宣布辭職。

負責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爆發性醜聞,瑞典學院4日宣布,將把今年度的文學獎,延至2019年頒發。圖為院士芙洛斯登松(Katarina Frostenson)與被控性侵的先生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AP)
負責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學院爆發性醜聞,瑞典學院宣布,將把今年度的文學獎,延至2019年頒發。圖為院士芙洛斯登松(Katarina Frostenson)與被控性侵的先生阿爾諾(Jean-Claude Arnault)。(AP)

瑞典學院自1901年起負責評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依照規定,每年由其中5名院士組成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負責篩選當年度得獎者名單,最後交由18名院士全體投票決定,至少有12名院士參加投票才算有效。由於剩餘院士不及投票門檻,瑞典學院5月宣布,今年度將不頒發諾貝爾文學獎,延後至2019年與同年的得獎者一併公布,也就是說,2019年將會同時頒發2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諾貝爾獎基金會理事長海肯斯登(Lars Heikensten)也表示,若瑞典學院無法挽回形象,不排除另尋遴選團隊。

由於女性獲獎機率較高的文學獎暫停頒發,外界翹首以盼獎項揭曉的同時,不免也關心2018年的諾貝爾獎,是否會延續近兩年清一色由男性獲獎的情形。擁有超過百年歷史的諾貝爾獎,能否在性別意識上與時俱進,打破男性制霸的局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