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請讓我幫姚文智說幾句話

2018-11-29 05:30

? 人氣

面對明知選不上,還可能造成反藍力量分裂的窘況,作者指出,姚恐怕難以平息綠營怒氣,但這件事要從前因後果來看。(資料照,AP)

面對明知選不上,還可能造成反藍力量分裂的窘況,作者指出,姚恐怕難以平息綠營怒氣,但這件事要從前因後果來看。(資料照,AP)

寫下這個題目時,忍不住罵了自己幾句,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在柯P險勝丁守中(以及民進黨大敗)的當下,姚文智一定是最廉價的代罪羔羊,罵他成了最簡單的發洩管道。

問題是,罵人頂多當下爽個幾分鐘,罵完了,又能如何?而且姚說到做到,實踐了選第三名就退出政壇的承諾,他賭的可比王世堅的跳海還來得大。怎麼說,姚都算是條漢子。

在深綠壓力下,蔡英文(右三)選前之夜仍幫姚文智(右二)站台。(柯承惠攝)
作者提到,姚文智說到做到,實踐了選第三名就退出政壇的承諾,他賭的可比王世堅的跳海還來得大。(資料照,柯承惠攝)

好,接下來的問題是,姚文智的智力真的有問題嗎?明知選不上,還可能造成反藍力量分裂,讓藍軍重回台北執政。果真如此,姚就算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恐怕也難以平息綠營怒氣。這不只冒著葬送政治前途的危險,甚至連至親好友都可能翻臉相向,連人格都可能會被質疑。姚為何要一意孤行到這個地步?

可以確信的是,姚不是白痴,但他的參選還真是白痴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可是為什麼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會做出政治自殺,甚至抹滅人格的賭注?而且這個賭盤的贏面還趨近於零。

這件事要從前因後果來看。2014年民進黨台北市市長初選,參與的有姚文智、呂秀蓮、許添財與顧立雄(呂秀蓮半途退出),電話民調後由姚勝出。但姚勝出後,卻得再和非黨員的柯P進行第二階段民調,以決定最終由誰代表泛綠與國民黨一戰。但為什麼民進黨要和柯P這個非黨員進行第二次民調?原因是民進黨鑑於天龍國向來藍大於綠,綠營只有在1994年泛藍分裂下,阿扁贏得台北市長。但1998年後,綠營就再也沒選上台北市長過。為了擴大支持群眾以贏得勝選,民進黨極力促成白綠合。

20181127-柯文哲27日出席「2018台北企業誠信治理實務分享與未來」活動並致詞,會後首訪被問到昨天與總統蔡英文談話內容。 (方炳超攝)
作者認為,民進黨2014年九合一選舉,從一開始決定「兩階段民調」,就設定了非黨員的柯P不必經過黨內第一次民調,自動取得第二階段民調參賽權。 (資料照,方炳超攝)

但弔詭的是,第二次的對比式民調,柯、姚二人都勝過連勝文,但柯的勝率比姚來得高。從勝選優先的角度來看,由柯出戰是理所當然的。但從政黨政治的角度看,姚既從初選勝出,又有勝選可能,當然就該派姚出戰。問題是,從一開始決定「兩階段民調」,就設定了非黨員的柯P不必經過黨內第一次民調,自動取得第二階段民調參賽權。這種遊戲規則對參與初選者既不公平,更把初選勝出者視為在權力棋盤上可任意擺佈的棋子

20181123-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23日於台北市政府前舉行「國家首都勝選之夜」晚會。(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在柯P險勝丁守中(以及民進黨大敗)的當下,姚文智一定是最廉價的代罪羔羊,罵他成了最簡單的發洩管道。(資料照,顏麟宇攝)

但姚文智為什麼能接受這種非政黨政治常態下的決定?政治上,姚不是單槍匹馬的光桿,他是派系成員,他的政治決定應該離不開派系的決議。因此同意他和柯P比二次民調的,當然是派系;而決定他必須接受二次民調結果的,也是派系。

問題是,柯P上台後不太搭理民進黨,不時還會奚落幾句,甚至在關鍵人事、政策上與民進黨屢生爭執。更糟的是,柯P還講出「兩岸一家親」,氣壞了作為民進黨基本盤的獨派,使民進黨無法視若無睹。在「誰」養出柯P這隻咬布袋的老鼠,「誰」就得收拾善後的前提下,姚文智只能硬著頭皮、披掛上陣,打這場明知必輸的選戰。所以姚這場仗從一開始就不是爭勝選,而是在爭第二名(第三名其實就是最後一名,因為錕P原來可能是被設計來分散柯P 的年輕族群選票;至於蜂蜜檸檬,嗯,那就不知道是托夢還是業配了)。

將心比心。姚初選勝出後竟然要和非黨員比二次民調,這個非黨員還不必參加初選,自動取得第二輪參賽權。國外雖有第二輪選舉,但那是在多人參與第一次選舉,卻沒有任何一人獲得絕對多數時,由得票數前2名的候選人再選一次,以確定勝選者得到絕對多數支持,而確立政權合法性。但民進黨獨創的「兩階段式民調」竟有人可以直接進入第二階段,這不是「量身定做」,什麼才是「量身定做」?

20181123-姚文智、姚人多23日出席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國家首都勝選之夜」晚會。(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所有難堪全都可以事先預期,但姚文智在艱辛、糾纏、痛苦中,仍做出了這幾近於人格自殺式的決定。(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姚文智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但他被黨和派系共同決定得「忍」,心裏絕對有一口吞不下的怨氣。而這次黨和派系在基本盤的壓力下,決定和柯P開戰,又把他給拱了出來。他不是白痴,明知不會贏,為什麼要再次被迫接受別人的決定?某些時侯,其實政治圈和江湖一樣,「出來混,是要還的。」

而姚個人部份,應該也不免一吐上次選舉所受到的委曲與怨氣。畢竟,他還是人。加上其所屬派系目前風雨飄搖,近乎樹倒猢猻散。在外在情勢與內在心境交相逼迫下,姚,終於做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

知道姚心中有一口氣,知道姚的選或不選都是黨和派系,那為什麼還說這是艱難的決定?頂多不就是被動配合?其實不然,因為姚大可以耍賴、不認帳,而且他還有2年立委任期,也未必沒有由黑翻紅的可能。更何況,在北市選情如此激烈的狀態下,他參選極可能造成藍軍當選,而在票數較少的狀況下,他必定成為眾所指責的罪人,勢必得承受各種冷嘲熱諷,甚至連家人都會被波及。

這些難堪全都可以事先預期,但姚在艱辛、糾纏、痛苦中,仍做出了這幾近於人格自殺式的決定。雖然自作自受是理所當然的,在道德上沒什麼值得可貴。但明知前面是一條通往懸崖的不歸路,仍然勇往直前,還承擔了別人的決定,還只能悶聲不吭氣,試著自己吞下去。我只能說,姚文智,你還真是條嚮噹噹的漢子!

*作者為政大東亞所博士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