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韓流狂襲下的「明天過後」!

2018-11-29 06:30

? 人氣

「經過這次選舉,民進黨的主事者和要角們應該覺醒,不處理『尾巴搖狗』問題,『斷尾』求生,民進黨永遠都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化政黨』⋯⋯」(資料照,蔡親傑攝)

「經過這次選舉,民進黨的主事者和要角們應該覺醒,不處理『尾巴搖狗』問題,『斷尾』求生,民進黨永遠都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化政黨』⋯⋯」(資料照,蔡親傑攝)

2018九合一大選開票夜,11月24日晚上7點到12點,參加Ettoday東森新聞雲,由資深媒體人楊文嘉主持的《雲端最前線‖播吧BOBA》開票直播節目,前後總共5個小時。這是一個漫長、興奮、激情,接著又轉為沉思和憂慮的一晚。

主持人除了讓來賓暢所欲言,對各地開票狀況,幾家歡樂幾家愁結局無所顧忌地評論,也帶領大家,對這場戲劇性選舉過後,台灣所面臨的問題和隱憂進行嚴肅的探討和分析。讓筆者有機會把從觀察這次選舉中,所得到的啟發和一些獨特觀點分享給觀眾。

明天過後,台灣究竟應該怎樣?

建立台灣、兩岸關係新價值

台灣政壇非常喜歡談論價值,但藍綠所主張政治價值都面臨老化、僵化和脫離現實。國民黨還在提一百年前發明的「國父思想」、「三民主義」,民進黨在這次選舉中,從「捍衛高雄價值」到「堅持台中進步價值」,再到提升主體性的「保衛台灣價值」。然而從選舉結果來看,選民已經對此疲乏,根本不領情。

當在韓國瑜的造勢晚會上,十幾萬人一起喊「高雄發大財」,讓世界看到高雄,讓全球關注臺灣。高雄人期待、盼望「發大財」,是臺灣版的「讓美國再一次偉大!」外國人看到這些場景,雖然可能覺得可笑,但這是人類最基本的追求和願望,也是臺灣人最可愛、務實的地方,另一種淳樸的台灣之美。追求「發大財」將成為高雄人的新價值,未來可能也會傳染、擴散,成為所有台灣人的新價值。

幾十年的進步、爭執、惡鬥或狂歡之後,高雄人選擇跳脫意識形態的捆綁,回歸到人性的本能,追求一種「務實功利現實主義」的新價值,最在意是否能在維持和平與穩定之下,追求經濟發展,解決民生之苦。

2018年11月24日,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舉行勝選記者會。(AP)
「韓國瑜的造勢晚會上,十幾萬人一起喊『高雄發大財』,讓世界看到高雄,讓全球關注臺灣。高雄人期待、盼望『發大財』,是臺灣版的『讓美國再一次偉大!』⋯⋯」(資料照,美聯社)

意識形態雖然可以掀起激情,卻沒有可量化檢驗的標準,轉而以金錢(經濟)成為檢驗真理和政治正確與否的標準。正因為統或獨,親中或反中的利弊是沒有標準的,但金錢不夠用,賬單付不起,卻是切中百姓心中深刻感觸的那把利刃。

「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雖然沒有明講,但「去處」和「來源」的最大的地區就是對岸,難道不是嗎?「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在台灣遭到不少人的疑惑和反對,但是可以升級轉化為,比較直白和現實的新表述,例如「珍惜兩岸情、台灣發大財」,或是諸如此類的說法。對有些人來說,就算不認同兩岸有感情(關係),但為了「發大財」,「裝」一下又何妨(只要不是欺騙)?這就是「務實功利現實主義」價值觀的表現形式。

另外舉個例子,反核、擁核也成了一種意識形態之爭,哪個進步?哪個落伍?無從在觀念和理論上比較優劣利弊,但空汚PM2.5指數卻是有量化標準的。

PM指數30、40代表空氣不錯,60、70還可以接受,但經常超過100,大家等著得肺癌吧!這樣到底要廢核,或繼續用核,就容易找到答案了。而這次「以核養綠」公投,之所以受到大多數民眾的支持,就是依據實際量化標準所產生的印證。

政治關鍵字就是「貧窮」

高雄變天,以及台灣未來幾年政治關鍵字,將會是「貧窮」。這次台灣政治的大翻轉,從開票結果來看,絕不是所謂的「僵屍帳號」和「網路機器人」造成,因為這些根本無法轉換成實際的選票。然而,就算有這些因素的影響,如果沒有「貧窮」和經濟困窘為基礎,韓流也不可能造成這麼強大的「政治海嘯」。

9月初的一個週末,去了一趟高雄,對那裡的庶民經濟或多或少有了最真實、最直接的體驗和感受。或許從官方的經濟數據上看,當地依然維持著成長(20年來最好),然而和2、3年前比較,高雄消費型經濟卻猶如斷崖式地衰退。

新崛江商圈,晚上8、9點便顯得冷冷清清,後來從新聞報導中看到,商圈的租金近兩年已經跌到以前三成。禮拜六,駁二特區和西子灣,擁有5、60個座位的海產店,中午只有2、3個客人;一個路口,一家大型包子店,因為遊客稀少中午時分也沒有開門營業。禮拜天下午4、5點,愛河沿岸很多商家居然都在歇業中。

20181126-高雄各地消費型經濟,這兩年面臨斷崖式衰退。高雄人對「貧窮」的恐懼,是韓流成功的主因。圖為新高雄新崛江商圈。(作者韋安提供)
高雄各地消費型經濟,這兩年面臨斷崖式衰退。高雄人對「貧窮」的恐懼,是韓流成功的主因。圖為新高雄新崛江商圈。(作者提供)

以前每到高雄便必去的一間牛肉火鍋店,和一家海產粥店,二、三年前去時,常常有8、9成客人,或需要排隊等候帶位,這次的再訪,卻驚覺客人只有以往的一半。

韓流的成功,除了他個人的特質外,他以「又老又窮」,點出高雄人對「貧窮」的普遍的感受。然後以「高雄發大財」為夢想和願景,以「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為政見,指出一條淺顯但充滿希望,卻又充滿未知的出路。

政府官員雖然聲稱,台灣進入「已開放國家」的行列,但不少地方的庶民百姓,感受到的卻是全球化所帶來貧富差距拉大,以及經濟活動停滯所面臨的「貧窮」感。 其實, 無論是2014、 2016年選舉, 或是這次選舉引發的「政治海嘯」效應,最根本核心的因素都是「貧窮」。

馬政府後期的民意崩盤,政治問題只是表象,實質的潛在問題根本就是經濟和「貧窮」感。 兩岸「紅利」沒有落實到普通人身上,被「買辦」和少數群體獨佔,年輕人卻要面對高房價和22k低薪,怒火累積到反服貿時間點上,才引爆太陽花運動。

直到民進黨執政兩年半,同樣無法正視和解決經濟「貧窮」問題,甚至還有持續惡化的趨勢,所以韓流才會引發這麼強烈民心思變的「海嘯」發生,而不僅僅是綠營所稱反改革者對改革的不滿。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當上總統,其實「貧窮」問題都是關鍵因素之一。

目前看來,藍綠兩黨對經濟問題和貧窮化,都沒有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政黨輪替表面上是意識形態或政治因素引起,究其根本,原因還是經濟。如果經濟發展惡況無法改善,今後無論誰執政,都會被下一波由「貧窮」引發的「政治海嘯」所淹沒。而且、未來反執政者、反建制的民意「海嘯」風暴,也將會越演越烈、越來越頻繁密集。

民進黨應該「斷尾」求生

由於敗選,按民進黨的慣例,黨、政高層都以辭職負責,而這並非解決問題之道。小英甚至不必請辭,而是應該勇於黨內改革。雖然這樣有點理想化,但除非此道,任何人繼任黨主席,都會面臨周而復始的老問題。

民進黨這次慘敗,除了施政和經濟因素外,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尾巴搖狗」,佔到整體責任的一半以上。這個「尾巴」就是黨內的深綠獨派,他們雖然人數不多,但活動力強、發聲積極,聲量很大。不僅影響黨內的鬥爭和選舉提名,也道德綁架、牽制,甚至左右了整黨的路線。大家都不敢得罪這條「尾巴」,反而要討好他們,以期獲取政治利益。

但是,從技術面來講,如果不是因為「尾巴搖狗」,造成這次綠、柯合作破局,失去了唯一一個和韓流抗衡柯P外溢因素,綠營也不會如此慘敗,最少還能守住五五波,而非現在的6比15。綠、柯分手,臺北市長綠營決定提名時,小英曾問過:「真的要這樣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可是誰又該為此負責?

在深綠壓力下,蔡英文(右三)選前之夜仍幫姚文智(右二)站台。(柯承惠攝)
「綠、柯分手,臺北市長綠營決定提名時,小英曾問過:『真的要這樣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可是誰又該為此負責?」圖為蔡英文(右三)選前之夜幫姚文智(右二)站台。(資料照,柯承惠攝)

「拔管」同樣也是「尾巴搖狗」。據觀察,深綠不滿管的當選,把一場校長選舉推升到「中國價值(代理人)」與「台灣價值」的對決,綁架整個民進黨一起加入發「卡管」大戲。結果,台大沒校長,但同時也陪葬了兩任教育部長。這樣,怎麼不會拉低綠營的支持度和引發民怨呢?

還有,深綠獨派也綁架、架空蔡政府的國家認同和兩岸政策,使得沒有太大迴旋空間,讓中華民國非要變成這個「那個國家」。

深綠獨派的話不能聽。他們和名嘴們曾說,「把馬英九抓起來」,「改革步伐要快一些」,處理國民黨黨職倂公職問題,追繳藍營大佬多領的退休金等等,民調馬上會起來。

結果,這些都做了,馬洩密案被判有罪,三中案也被起訴,但是綠營黨、政的民意支持度卻還是一再探底。

經過這次選舉,民進黨的主事者和要角們應該覺醒,不處理「尾巴搖狗」問題,「斷尾」求生,民進黨永遠都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化政黨」,也無法抵抗正在蓄積中,下一次「海嘯」的來臨。

*作者為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大師鏈》,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