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2020該怎麼辦?國民黨新典範之韓流暴起

2018-11-29 06:40

? 人氣

針對高雄變藍天,作者指出,韓國瑜點出高雄困境,人民盼望他能改變高雄的民氣下,他仍高票當選。但若一年後韓市長辜負了這個期望,民意的反撲對藍營也會相當猛烈。(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針對高雄變藍天,作者指出,韓國瑜點出高雄困境,人民盼望他能改變高雄的民氣下,他仍高票當選。但若一年後韓市長辜負了這個期望,民意的反撲對藍營也會相當猛烈。(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簡直就像做夢一樣,令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覺醒青年與轉型正義怒吼的要徹底消滅國民黨,韓國瑜民調輸給陳其邁二位數,也不過只是幾個月以前的事情。人民還在習慣2014年以來綠巨人國會與政府雙執政下巨大的身影時,想不到在大概也就是一個半月左右的韓流狂掃下,1124一晚間居然就都豬羊變色了,全台政治版圖一下子突然洗牌了。

而與2014年敗選後馬政府的行政院長迅速換人相比,小英除了自己辭去民進黨主席以外,最需要負責的兩員大將菊賴也都迅速慰留了,並沒有打算在高層人事上與民更始。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左2)、行政院長賴清德(左1)敗選請辭均獲留任,繼續和蔡英文總統(中)抱團取暖。(資料照,蔡英文臉書)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左2)、行政院長賴清德(左1)敗選請辭均獲留任,繼續和蔡英文總統(中)抱團取暖。(資料照,蔡英文臉書)

這真是一個令藍營振奮的好消息,民進黨政府現在已經沒人可用了,在未來的13個半月之內更不可能脫胎換骨,即使是在本次選舉得票數惟一狂電藍營的直轄市長都發話,要求改組府院黨。但是這樣又快又狠的調整,對靠著太陽花抬轎把自己躺著拱上大位的小英,著實是件難事。因此似乎可以期待沒有意外的話,2020無所作為的藍營對上同樣也是無所作為的綠營,竟可以班師回朝了

事情果真是這樣嗎?就這次民進黨保住的六縣市來看,其共同的特性是,現任首長或在立委任內都不是強調意識形態爭議掛帥的人物。強調服務地方過於打擊對手。在傳統的鐵藍區基隆,桃園與新竹市,2014年意外當選綠營的三位市長都能以差距相當高的票數連任,力抗討厭民進黨與韓流。確實這次選舉並非國民黨的勝利,是選民對執政集團的不滿。國民黨千萬不要自以為二○二○總統立委選舉勝利在望。

在2014年與2016年不受民眾青睞而下台的國民黨,並沒有真的完全改造完成,民眾沒有給予國民黨夠高的信任。這是沒背上民進黨包袱的柯文哲,今年在藍綠夾殺下還能以些微票數連任成功的原因,也是一個給國民黨重大的警訊。否則2020大選一旦柯綠合,國民黨未必還能挑戰成功綠白陣營。

2018年11月24日台北市長選舉投票,25日凌晨開票結束,柯文哲宣布勝選(AP)
2018年11月24日台北市長選舉投票,25日凌晨開票結束,柯文哲宣布勝選(AP)

現在到底距離2020還有13個月的時間,韓國瑜在本次選舉的交互辯論詰問中被揭示出來,因為倉促上陣未建置好幕僚團隊,而導致在千萬人面前暴露出來的腦袋空空問題,在本次九合一選舉中討厭民進黨的民意海嘯中幾乎沒任何影響,仍能以懸殊的比例勝過對手。但在總統與立委作為專業治國者的高度,畢竟不能與一個市長等量齊觀。因為在網紅等級的地方政治中,這些都不重要。

非典型藍的韓國瑜,得到了國民黨最缺的文宣空戰優勢。(郭晉瑋攝)
非典型藍的韓國瑜,得到了國民黨最缺的文宣空戰優勢。(郭晉瑋攝)

在北農時與議員打嘴鼓時就已經顯得伶牙俐齒的韓國瑜,這場選舉承繼的是台灣政治在太陽花運動以來對政治簡單花,情緒化,口號化的傳統,這是幾年來仍舊保持淺薄的覺醒青年的報應。但是在他點出高雄困境,人民盼望他能改變高雄的民氣下,他仍高票當選。若一年後韓市長辜負了這個期望,民意的反撲對藍營也會相當猛烈。

在尚未提出任何一個根本從自身體質上振興經濟改善市民生活的具體政策,上任以後仔細研議的措施方案,如落實基礎建設、創設科學園區、治理削減汙染與提升生活品質以前,候任高雄市長韓國瑜,也包括候任台中市長盧秀燕與其他年底年將上任的藍營縣市長,眾口一詞通關密語就是九二共識。這是他們勝選民意所在,其實早可預期。

但在兩岸經濟發展的天平上,充其量九二共識對台灣就是一個高強度的雞窩,頂多能確保雙發不會雞飛蛋打。但這不可能是台灣一切經濟問題的答案,想要下蛋孵蛋還是得靠自己。作為一個在全球化過程中不進則退的鐵鏽區,高雄這個重工業與航運城市,想要振興經濟的前途還是在產業與技術上的創新,在合理的投資下餵養給在地的產業。

因為國際貿易本來就是相對等而開放的,台灣的貨品與服務可以過去,對方的商品與服務也可以過來,技不如人者必遭淘汰。具有比較利益優勢的跨國產業或企業才能獲利,而導致大者恆大。

台灣選舉結果牽動中國與美國角力布局(AP)
作者質疑,在美中對立激化下,蔡政府又該如何維持馬政府原先設想的「和陸友日親美」的「等距外交」政策?(AP)

而如果依靠對方單方施捨的善意,而達成保護自己產業的利益。那就一定是因為北京只算政治帳,而不算經濟帳。如此仰人鼻息,確實必定導致對方以商圍政的打算長驅直入呀!這樣對手不就可以坐待新的太陽花運動爆發,民意反撲而下台,重演一次2013-2016年的故事?那台灣到底還要再浪費多久時間?

其他的問題也是這樣,正在困擾蔡政府的國防問題、勞資問題、能源問題、環境問題甚至性別問題,針對威權時期的轉型正義如何持續?美中對立激化下,如何維持馬政府原先設想的「和陸友日親美」的「等距外交」政策?隨著2020的不斷靠近,蔡政府不斷日薄西山,這些問題難道不會成為藍營應該要去解決的問題嗎?甚麼時候可以看到藍營新的領袖降臨,對各種問題提出對策與論述,再出現一個有頭髮又有腦的,又能與庶民溝通接地氣的總統級韓國瑜呢?假如蔡政府沒辦法,國民黨能證明自己有辦法嗎?

等到這樣思慮周密的各種政見政策清單,甚至跟著齊裝滿員的影子內閣翩然降臨。到那時可能才有把握,2020政黨輪替的苗頭,是有些眉目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