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曾非常敬重翁山蘇姬,但她卻說我先生不是記者!」追查羅興亞屠殺案被判有罪,記者妻子力挺老公:我以我先生為榮

2018年9月4日,遭緬甸法院判處7年徒刑的《路透》記者吳覺梭之妻齊淑雯(Chit Su Win),召開記者會力挺先生。(AP)

2018年9月4日,遭緬甸法院判處7年徒刑的《路透》記者吳覺梭之妻齊淑雯(Chit Su Win),召開記者會力挺先生。(AP)

緬甸法院3日作出爭議判決,《路透》兩名緬甸記者瓦隆與吳覺梭被控持有若開邦的軍事機密文件,違反《政府機密法》,遭判7年徒刑,引發國際社會一陣撻伐,認為緬甸新聞自由倒退。這兩名記者的妻子與律師4日召開記者會,訴說內心煎熬,表示將提出上訴,爭取先生的清白。

父親獲刑入獄 3歲女兒問:為什麼爸爸不回來?

《路透》(Reuters)32歲記者瓦隆(Wa Lone)與28歲記者吳覺梭(Kyaw Soe Oo),合力調查去年9月2日緬甸若開邦(Rakhine State)印丁(Inn Din)村,緬甸軍方、當地佛教徒屠殺10名羅興亞(Rohingya)人的事件。卻於去年12月遭警方逮捕,指控他們持有涉及若開邦和安全部隊的國家安全重要文件,並指他們意圖將文件與外國媒體分享,違反《政府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2人雖稱他們遭警方設局,3日仍遭法院判處7年徒刑。

吳覺梭的妻子齊淑雯(Chit Su Win)3日在法院聽到先生獲刑,不禁大哭,經旁人攙扶才能離場。齊淑雯4日在仰光召開記者會,仍然崩潰落淚,稱2人「只是做好身為記者的職責」。齊淑雯也說,先生是個好公民,從未作任何錯事,希望「國家有寬容的一面」。

吳覺梭與齊淑雯育有一名年僅3歲的女兒,吳覺梭入監服刑,讓深愛父親的女兒無法與父親團聚。齊淑雯表示:「我的女兒問我,爸爸不愛我了嗎?為什麼爸爸不回來跟我們一起住?」齊淑雯只能告訴女兒,爸爸正在工作。她指出,儘管自己情緒低落,仍然保持堅強,「如果連我都很沮喪,誰能來照顧我的女兒?」

瓦隆的妻子潘艾雯(Pan Ei Mon)8月10日剛產下兩人的第一個孩子,她在記者會表示:「我分娩之後仍堅強以對,希望女兒和她的父親能盡快見面,不過在昨天判決後,我覺得我的希望全毀了。」

緬甸法院3日宣判,《路透》緬甸記者瓦隆與吳覺梭違反了《政府機密法》,因此判處7年有期徒刑(AP)
緬甸法院3日宣判,《路透》緬甸記者瓦隆與吳覺梭違反了《政府機密法》,因此判處7年有期徒刑(AP)

曾敬重翁山蘇姬 記者之妻:對她的偏見感到難過

潘艾雯也在記者會談到實質領導緬甸的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在此案的的角色:「我曾愛戴她,對她抱持極高的敬意,但她卻稱我們的丈夫並不是記者,因為他們違反法律,取得國家機密,我對這個答案相當震驚。」

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6月接受日本廣播協會(NHK)訪問時表示,兩名記者並非報導「若開邦議題」而被抓,而是違反《政府機密法》。她在專訪中也迴避是否釋放兩名記者的問題,僅說一切按照正當法律程序來審理。潘艾雯指出:「我們國家的領導人不太了解這起案件。我們兩家都很敬重她,如此尊敬的人物對我們有偏見,讓我們極為難過。」

2018年9月4日,遭緬甸法院判處7年徒刑的《路透》記者瓦隆之妻潘艾雯(Pan Ei Mon),召開記者會力挺先生。(AP)
2018年9月4日,遭緬甸法院判處7年徒刑的《路透》記者瓦隆之妻潘艾雯(Pan Ei Mon),召開記者會力挺先生。(AP)

潘艾雯也向記者表示,為了援救兩名記者,他們已直接向緬甸總統碇喬(Htin Kyaw)、翁山蘇姬與其他7個政府機構遞出請願函,但目前為止只收到緬甸國會一個委員會,通知收到信件的回覆。兩名記者的律師則指出,他們會盡一切可行的方法,幫助兩人重獲自由。目前律師團已確定會提出上訴。

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美聯社)
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美聯社)

聯合國專員、彭斯紛喊話:立即釋放兩名記者!

緬甸法院恣意將兩名記者關入大牢,引發國際社會憤怒。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要求,緬甸政府應該撤銷兩名記者的7年刑期,立即釋放他們,以及其他實踐言論自由的記者。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亞洲區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則譴責法院判決,顯示緬甸政府害怕「真正民主國家內部慣常出現的反對派評論」。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4日也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指出瓦隆與吳覺梭揭露違反人權與大規模屠殺的事件,應該予以表揚,而不是監禁他們。彭斯也指出,宗教自由與言論自由對於強健的民主政體相當必要,並敦促緬甸政府撤銷這項判決,立即釋放兩名記者。

警方疑設局羅織記者入罪 打壓新聞自由

去年8月25日,緬甸若開邦武裝分子「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SA)攻擊若開邦陸軍基地、30間警局,緬甸軍則展開報復,與若開邦村民一同屠殺羅興亞人(Rohingya),至今已有近70萬羅興亞人逃往鄰國孟加拉。瓦隆與吳覺梭則著手調查印丁村10名羅興亞男性遭屠殺案,並採訪當時參與屠殺,承認協助挖掘10名羅興亞人墳墓的緬甸軍人。此報導成功迫使緬甸軍承認,軍隊在若開邦進行「掃蕩行動」時,確實有「法外處決」的情事,並於今年4月將參與行動的7名軍人處以10年徒刑與重度勞役。

不過就在去年12月12日,瓦隆與吳覺梭獲邀與緬甸警官共進晚餐,兩名警官在餐廳內拿了文件給他們,其他警官不久之後出現,將2人逮捕。這2位記者堅不認罪,反控警方栽贓。今年4月,參與逮捕行動的副警察局長莫安奈(Moe Yan Naing)在法庭上供稱,是長官設局,要求在晚宴上將機密的安全文件交給記者瓦隆,隨即逮捕與會的瓦隆和吳覺梭,藉以防礙2人瓦隆與吳覺梭報導羅興亞人遭屠殺案,證實了兩名記者的指控。莫安奈則在作證後遭警方以違反《警察紀律法》(Police Disciplinary Act)逮捕,莫安奈的家人還被迫搬出政府配發的宿舍。

《路透》緬甸記者吳覺梭(中)表示記者並未犯罪,將繼續為新聞自由奮鬥(AP)
《路透》緬甸記者吳覺梭(中)表示記者並未犯罪,將繼續為新聞自由奮鬥(AP)

儘管緬甸政府恣意打壓新聞自由,還影響緬甸的社會輿論。齊淑雯仍繼續力挺先生吳覺梭:「我看到(社群網站上)的留言,批評他作錯事。事實上他並沒錯。我以我的先生為榮,我嫁給了記者,且絕不以此為恥。」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