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文:台灣是誰、在哪裡、去哪裡、怎麼去?

2018-09-06 06:50

? 人氣

確立台灣主體性的前提是要找到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圖為台灣國辦公室舉行的「以台灣之名與世界做朋友的時候到了!」記者會。(顏麟宇攝)

確立台灣主體性的前提是要找到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圖為台灣國辦公室舉行的「以台灣之名與世界做朋友的時候到了!」記者會。(顏麟宇攝)

以上統稱為「台灣四問」,近十年來所出版的七本書、近千篇文章,無一不是圍繞著這四個問題展開。多年來,眼見著台灣一次又一次的、大事小事的,主動放棄了建立健康的主體性的機會。偶有苗頭,卻又被藍綠陣營中的執意享用台灣資源的「建制派」給搞得烏煙瘴氣,彷彿不見人民抓狂不甘心。前世今生的「建制派」不分藍綠,他們在潛意識中都認為自己對台灣有功,因此對台灣的資源享有某種「主權」。台灣雖小,但對於目光如豆的人,卻還是一桌滿漢全席,爭食吃相著實難看,飢者不擇食,權者以合法掩護非法吞大餐,最終吃飽了還想打包。

什麼是「主體性」?

台灣至今沒有一個健康的主體性。「主體性」這個概念沒有什麼神秘的,它不過就是一個堂堂正正做自己、不以他人為座標的格調及氣勢。主體性是必須被尊重的,任何想「統一」他方主體性者,本身就是還沒找到主體性的一方。這道理適用於國家對國家、社會對社會、團體對團體、個人對個人。簡單的說,如果一個國家想用自己的主體性去「統一」另個國家的主體性,一個社會中的某一個群體想用自己認同的主體性去「統一」或「消滅」另一個群體的主體性,或一個人(如家長、老師)想把自己的主體性強加於另一個人(如兒女、學生),這些都是邪惡的。

健康的主體性,一定是自發自生的,並且貫穿潛意識、表層意識、行為的。否則,虛偽、假面、人欺負人的邪惡必然產生。

以下,就是扣緊「主體性」這個概念,對於「台灣四問」 -是誰?在哪裡?去哪裡?怎麼去? -的扼要結論。倘若讀者對這些結論心生疑惑,而想進一步知道這些結論從何而來、論證及分析,可以前往「台灣四問」的影音演講(長達兩個半小時,慎入)。若還要更深入,恐怕就得進入筆者的七本書以及近千篇文章了。

台灣是誰?

台灣的本質,就是一個海洋地緣的產物。沒看清這點,就看不清台灣的前世、今生、未來。

近代史前,台灣地表的人類活動以及和周邊海域的連結,就是海洋地緣性的。四百年來的近代史,發生在台灣的一切大事,更是與海洋地緣性相關的。

因此,理解台灣的前世、今生、未來,以及你我的認同傾向、自我主體性的定位,若不從海洋地緣的架構出發,不可能有清晰客觀的結論。今天存在於台灣的情緒糾結、政治紛爭也不可能有解,台灣人未來方向的最大公約數也無從建立。

歐洲、美國、日本,乃至韓國、東南亞,其政治家、知識人、人民,都了解及承認自己是所屬地緣的產物,只有使用漢字的中國人和台灣人對各自的地緣概念懵懵懂懂。缺乏地緣的歷史、知識、意識,就是今天台灣和中國走不出「統獨」思維怪圈的核心因素。

台灣在哪裡?

分為「外患」和「內憂」看這問題。先由外患談起。

外患:中國威脅

台灣現在看似混亂,很多人甚至用「無救」評價台灣。但是其實,隨著五年一個世代的翻轉,只要再給台灣二十年的安全,在新世代逐步取代老世代之下,台灣必然內生出一個很不錯的、適合其尺寸體量、主體性固實的社會。關鍵是:有沒有這安全的二十年?現在手擁實質權力、口啣話語權的互鬥老世代,允不允許台灣擁有安全二十年?即使允許,他們懂不懂得如何替台灣爭取二十年?

導致台灣得不到這安全二十年的根本因素,就是來自中國的「統一」威脅。中國是否會對台灣採取所謂「統一」的行動,主導權不在台灣,而在於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競爭態勢變化。個人認為,美中之間的全球競爭態勢格局,將在2020-2022年之間定局。一旦定局,台灣的命運範圍,不論好壞,也就被限定了。因此,屬於台灣可以自主影響自己未來命運的時間,也就落在短短四年之間。台灣社會能否在這短短四年之間達到大共識,找到屬於台灣自己的最大公約數,很令人存疑,然不能不試。

中國這外患,在《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一書中有比較詳細的描述,另外也有散見各媒體的百篇文章,盡收錄在個人臉書頁面中。

台灣必須理解,中共不等於中國。就像國民黨或民進黨都不等於台灣。(取自作者臉書)
台灣必須理解,中共不等於中國。就像國民黨或民進黨都不等於台灣。(取自作者臉書)

內憂:「超載」帶來零和遊戲

台灣的許多惡劣現象,與中國這項外患有著直接的關係,但是,今日存在台灣內部的許多惡劣現象,卻是與中國無關的。這部份,可以稱之為台灣的「內憂」。

台灣內憂的根源,多數人歸結於「藍綠、統獨」這個慣性思維的框架下,但我認為,雖然那個框架有其強大的歷史和心理背景,但是那是一個沒有出路的慣性思維框架。看台灣的內憂,必須從更底層、更幽微的結構性因素下手。短文無法盡其細部,此處僅僅歸約為一個核心概念 - 「超載」:面積僅僅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可用土地僅僅一萬兩千平方公里的台灣,已經老早超載了,不但物理上超載,心理上也超載。此超載現象不改善,台灣不會好。超載現象涵蓋台灣的每一個層面:政治結構超載(大政府)、政客密度超載、選舉制度超載、財政負擔超載、司法體系超載、制式教育超載、不當經濟政策超載、既得利益肉桶超載;最後,是的,連人口結構都超載。

超載,必然帶來「零和遊戲」(Zero-Sum Game),因此台灣的權場、利場、輿論場、情緒場,無不陷入零和狀態,並且越來越招招見骨。人都希望自己看起來高大尚,因此超載的台灣下所發生的種種你死我活遊戲,無不被冠以諸如「藍綠、統獨、正義」等高大尚的帽子,實則可能與獅群、虎群、猴群在超載之下的的行為學無異。

台灣今天的年青世代,不見得理解自己的低薪、無出路、被壓迫的真正原因,其實是這種「超載下的零和遊戲」下的現象。年青世代的寶貴熱情,往往被那些在超載環境中玩弄零和遊戲的假面高大尚口號,給消耗了、浪費了、耽誤了。

台灣去哪裡?

人若要問:我該去哪裡?那麼眼睛一定是往前看的,世界上哪有眼睛一直往後看才知道自己去哪裡的人?

80%的力氣用在往前看,才可能知道去哪裡。80%力氣用在往後看的人,不管嘴巴怎麼說,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

往後看的人,容易產生歷史宿命論或絕對主義,也就是「一定會怎樣、必須怎樣」的傾向;在「一定」和「必須」之下,人難以跳出盒子思考。而往前看的人,容易產生演化的世界觀,腦子不容易固化,經常會問自己「Why Not?」。

由於有主要外患中國的存在,使得台灣人習慣往後看,不習慣往前看。往後看的結果就是宿命論:一定統,或是絕對主義:必須獨。認為一定統的人,明顯的以中國為坐標在思考自己的主體性,然而,認為必須獨的人卻沒意識到自己也是以中國為座標在思考自己的主體性,否則,從「哪兒」獨立出去啊?

20180904-台灣聯合國協進會4日召開「推動台灣入聯宣達團國際記者會」。(顏麟宇攝)
台灣在國際間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圖為聯合國協進會召開「推動台灣入聯宣達團國際記者會」。(顏麟宇攝)

統獨 – 紅藍綠三方的陽謀

統和獨,都脫離不了以中國為座標!若細細品味,人們當可發現,「統」和「獨」是共產黨、國民黨、民進黨三黨,或紅藍綠三方,所多年來培育出來的三方共同陽謀,目的都是為了保政權。台灣人民應該要有看穿這陽謀的能力和智慧,才能找到自發自生的主體性。

「無印良國」的現狀

台灣擁有「實質主權」(de facto sovereignty),缺少的是源自 1648年西發利亞協定(Westphalian Treaty)下的「法理主權」(de jure sovereignty);今天地球上,若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脅迫,沒有一個政治實體否認台灣的獨立存在。 這個現狀,我稱之為「無印良國」(A Nation at Large)。無印,也可做良國,就像任何一個存在的人,即使區公所受到脅迫而不給他發身分證,他依然可以做一個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人一樣。

台灣該往哪裡去?就是在演化論的心態下盡量往前看,把「無印良國」越做越好,一直等到那個脅迫區公所的惡人消失或改邪歸正為止。

台灣人得明白,中共不等於中國,道理正如國民黨不等於台灣、民進黨不等於台灣一樣。由於前述的地緣事實,未來一千年,無論台灣和中國的實質關係和法理關係如何,中國都不會從台灣身邊消失;中國人也必須明白,一個已經具有實質主權的台灣不會從它身邊消失。因此,台灣需要開發出一套中國人民聽得進去的台灣論述,而中國也需要開發一套台灣人民聽得進去的中國論述。

台灣怎麼去?

前文提到,中美對衝的格局,將在2022年前後定局,而台灣的前途也將在這大格局中定格。為什麼是2022?其中的變數,不是美國,而是中國。美國決定遏止中國朝現在的路徑擴張、或遏止中共在中國的集權,已經是共和、民主兩黨甚至整個西方世界的共識,已是板上釘釘,而中共高層尚未完全認知到這情況。

2022是中共二十大的日期,從現在到那時,中共內部的鬥爭將越發激烈,而同時中國內部的經濟、社會高壓鍋將如山一般重。未來四年,中共的執政會朝法西斯前進,還是統治基礎水土流失甚至走山,無人可以預知,然路徑總不脫上述三個方向,雖然從歷史長河的視野看,三條路徑會不會最終經過折騰而邁向開放法治,同樣是未知數。

中共拐點之前的九字箴言

無論如何,2022前後,中共會進入一種「拐點狀態」,而美國及西方會根據該拐點狀態做出定位,且十年、二十年的大格局就此定局。

要看清這格局,恐怕還需要一年至兩年的時間。在等待期間,台灣的最佳策略應該是以下的九字箴言:不掉隊、不插隊、除內弊。不掉隊指的是對美國,不插隊指的是對中國,而除內弊則是無論結局如何,台灣都應該自己做的事。

下文著重談「除內弊」,因為這是完全操之在我的部份;不做,台灣人只能賴自己,不能賴別人。

手術式的除內弊

除什麼內弊?要細談,十張A4紙都列不完,但還是可歸約於前述的一個概念:卸載 – 對以下領域做出手術式的解構:政治的超載(大政府)、政客密度的超載、選舉制度的超載、財政負擔的超載、法治的超載、制式教育的超載、不當經濟政策的超載、既得利益肉桶的超載;最後,人口結構的超載。

20180905-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5日上午前往新莊宏泰市場掃街拜票,獲得民眾、攤販熱烈歡迎。(羅暐智攝)
台灣是一個醫選舉超載的國家。圖為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前往新莊宏泰市場掃街拜票,獲得民眾、攤販熱烈歡迎。(羅暐智攝)

落實到具體政策,以上領域的解構可以扼要敘述如下。短短四年的時間,做不到徹底,但做得到打好地基:

* 有關大政府的解構:合併縮減中央部會;全台行政區域縮編為3-5都;大幅調整財政劃撥比例、落實區域權責自治;從總統制朝內閣制移動;從中央統籌向邦聯精神移動;公務員終身制向約聘/續聘制移動。

*有關政客密度的超載:中央部會由目前的27個縮減至15個以下;行政級別由7級縮減至4級;除了關鍵公共服務、撤銷國營企事業;裁撤至少一半官方、半官方的周邊機構、基金、協會。

*有關選舉制度的超載:消減或撤銷參選保證金;取消政黨補助;取消各種民代補助金;取消行業或特殊身份的補助金(entitlement);取消任何鼓勵兩極化的選區/投票制度。

*有關財政負擔的超載:實施年度預算歸零起算制度;嚴格沒入各級政府、官方/半官方之小金庫。此範疇的節流,加上前述相關的節約,其金額足以大幅度緩和健保、年金、勞保、軍保以及各種合理弱勢福利的壓力。

*有關司法體制的超載:重新調整法、檢、調之間的公權力結構;縮減累訟、拖訟、纏訟的空間;改良當前如公務員升遷一般的法職升遷制度、注入實務經驗條件;必要時考慮將高階法官、檢察官納入人民選舉機制。

*有關不當經濟政策的超載:啟用具有相關行業實務經驗資深者出任相關職務;以「權責相符、利益/風險對等」原則制定政務決策人之報酬;所有項目徹底實施陽光法條、日出條款以及落日條款。

*有關既得利益肉桶的超載:縮減目前各級、各種花樣的官派職位(據稱高達兩萬個位置)一半以上;立法嚴限官方/半官方機構人員之兼職、多職。

*有關制式教育的超載:降格教育部為教育行政署,僅管行政、法務,將教學內容、方法、品質權力下放至一線單位(學校)以及教師;開放私立大學、學院,同時取消對私立學校補助;全國公私全科大學數量控制在20家,其餘現在冠「大學」名稱者,改制為「專科、專所」,聚焦進攻高新尖技術或知識;(除非恢復徵兵制)大學修改為五年制,其中一年為出國打工學分,國家提供適當補助,督促大學生的謀生能力。

*有關人口結構的超載:諸多原因如老齡化、低薪造成台灣短期及長期的勞動人口結構問題;短期的缺工問題急需引入年輕勞動力, 而長期需要謹慎補充新生代以調整結構,因此解決方案也得分長短。目前台灣實施的本勞外勞一體化、齊頭式的政策,本質上並未區分短期需要和長期目標,台灣的未來將為此短視付出無可逆轉的高昂代價。

超載不去,台灣不會好

從反面來看超載現象,就是不足;超載如同身體上的肥肉,肥肉過多,必吃掉肌肉的養份、消耗肌肉的支撐能量。因為超載,台灣被吃掉的肌肉包括:人的積極性和創造力,內資外資的投資意願,人們看問題時的理性空間,政府決策的效力和效率,資源使用的合理成本,人民自我選擇的餘地。

總結

2018-2022 關鍵四年中,在充分理解台灣的海洋地緣事實下,找到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在最大公約數的基礎上建立台灣的主體性,以不掉隊、不插隊原則應變外患,以手術式的魄力及決心打下堅實的除內弊基礎。

*作者為政治評論者,專欄作家。著有《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襲來!!三十年後的三種台灣》、《與中國無關》、《中國是誰的?從台北看北京》、《台灣是誰的?》等書。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范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