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政府調漲基本工資是「免費午餐」嗎?

2018-09-06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台灣的基本工資還有很大的調漲空間,仍有賴於政府介入促成,但政府也應設法降低介入的程度,減少「免費午餐」帶來的不良效應。(取自總統府Flickr)

作者認為,台灣的基本工資還有很大的調漲空間,仍有賴於政府介入促成,但政府也應設法降低介入的程度,減少「免費午餐」帶來的不良效應。(取自總統府Flickr)

美國自由市場經濟學家 米爾頓 ∙傅利曼(Milton Friedman) 曾經說過:「沒有 『免費午餐』這樣的東西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 我國經濟學家 高希均把它翻成大家耳熟能詳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傅利曼用這句話是在解釋「沒有任何事情是沒有成本的」的事實,很多事物表面看似免費,其實背後仍會有隱藏成本或外部成本。傅利曼認為特別是政府法規、法令、福利和經濟措施,它們都會有「副作用」,即使不是那麼明顯,問題是這些「副作用」往往比政府想解決的問題本身更糟糕。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
美國自由市場經濟學家 米爾頓 ∙傅利曼(Milton Friedman)。(RobertHannah89@wikipedia)

過去以來,政府每次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調漲基本工資,資方都會提出「導致物價上漲」、「造成失業」的憂慮,而今年基本工資審議的漲幅定案後,資方還特別提出「小企業,尤其微小型企業,將首當其衝,例如超商餐飲業預期一定會有關店現象」的警告,甚至有資方認為「若月薪照勞方要求調高至 28,864 元,恐怕六成中小企業會倒閉。」 

依傅利曼的概念,政府所為之「調漲基本工資」是「免費午餐」,因它而導致的 後果,像是「物價上漲」、「增加失業」以及「關店」則是「副作用」,姑且不論上述資方所提之憂慮(即副作用)是否發生,但咸信,一旦爆發起來,它勢必比基本工資調漲本身還嚴重(糟糕)

最近在美國舊金山及紐約二大城市就發生了類似的情況。舊金山去年的最低工資 (Minimum Wage)在市政府的強推之下,急遽攀升到每小時 14 美元,造成舊金山市很多餐館關門,據統計,2017 年下半年關門遠比新開張的餐館多很多,2018年 7 月,舊金山的最低工資再從 14 美元攀高至 15 美元。 因此,餐館為求生存,無不以調整服務模式、削減員工,以及提高價格等策略因應,但預料會有更多的餐館倒閉,失業率也會再攀升。 

對此,氣急敗壞的舊金山市政府官員竟然出了餿點子,擬立法禁止任何公司為員工提供「免費午餐」,以及禁止在辦公樓內自設餐廳,試圖迫使企業員工外出吃午餐,好讓餐館有生意。這項構想,不僅意外扼殺了傅利曼大師“沒有「免費午餐」”的論點,還使「免費午餐」變成非法,令人啼笑皆非。

無獨有偶的,紐約今年的最低工資也從 11 美元快速調高至 13 美元,2019年將再以相同漲幅提高至 15 美元。因此,紐約市也同樣正在面臨餐館關門、員工失去工作的慘況,例如一家位於聯合廣場、曾是“慾望城市”電影場景、很受到歡迎的咖啡店,竟然也難逃即將歇業的命運;店老闆苦不堪言:「最低工資正在上漲,而我們擁有很多的員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