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飛不跟塔台喊話,摔機也只能安靜犧牲…紀錄片揭開黑貓中隊神秘面紗

2018-09-05 23:28

? 人氣

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歷經6年拍攝,終於將在2018年10月上映,記錄黑貓中隊在冷戰時期,駕駛U2偵察機,數度深入中國空拍情蒐的驚險故事。(翻攝Youtube頻道「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

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歷經6年拍攝,終於將在2018年10月上映,記錄黑貓中隊在冷戰時期,駕駛U2偵察機,數度深入中國空拍情蒐的驚險故事。(翻攝Youtube頻道「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

同儕過世也不參加追思會、遭遇險境甚至不能「跟上帝講」,在冷戰詭譎多變的局勢下,身為軍情人員到底要承受多少壓力?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歷經6年拍攝,終於將在2018年10月上映,片中記錄黑貓中隊在1962到74年間數度深入中國空拍情蒐的驚險故事,還有身為情報人員有苦說不得,連遭遇生死劫難,都不能對愛人、家人開口的孤苦辛酸。

50年前,一個個飛行員在7萬英呎的高空上,忍受著漫長的孤獨與寒冷、面對隨時會遭到飛彈擊落的危險,冒死拍下中國空拍圖;這批飛將軍最後能安然回到地面的,只有不到一半人數,他們是中華民國空軍第35中隊,又稱「黑貓中隊」。

2018-09-05_1961到1974年之間,黑貓中隊28位飛行員犧牲10人,2人被俘虜,只有16人全身而退。(翻攝Youtube頻道「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
1961到1974年之間,黑貓中隊28位飛行員犧牲10人,2人被俘虜,只有16人全身而退。圖為紀錄片中U2偵察機被飛彈擊中畫面。(翻攝Youtube頻道「疾風魅影 黑貓中隊」)

駕駛U2偵察中共2次核子試爆

黑貓中隊起源自1961年的冷戰時期,當年間諜衛星技術尚未成熟,美國中情局和中華民國政府合作,由美方提供U2偵察機和相關技術支援、中華民國提供飛行員和後勤基地,在桃園空軍基地以「空軍氣象偵查研究組」名目掩護下,深入中國執行高空偵查任務,不但偵照大江南北各地軍事設施,也偵察了中共2次核子試爆。

這段遙遠又神秘的歷史,都將在導演楊佈新歷經6年醞釀的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中,呈現於國人眼前。今日媒體餐敘上,也特地邀請曾於黑貓中隊服役的邱松洲、蔡盛雄2位飛官出席。

邱松洲曾在1974年執行黑貓中隊最後一趟任務,也讓楊佈新笑稱,他都說邱是「終結者」。而在訪談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邱松洲當年在任務中遭受飛彈攻擊後,一般偵察機閃避後都會選擇回頭,但邱卻是繼續完成任務,說要去找到所有飛彈的位置,不讓下一個同袍再被攻擊,平安降落後,美軍地勤人員更送上一個蛋糕說:「你重生了。」

20180905-黑貓中隊邱松洲教官(左)、蔡盛雄教官(右)今日共同出席「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媒體茶敘。(簡必丞攝)
黑貓中隊邱松洲教官(左)、蔡盛雄教官(右)共同出席「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媒體茶敘。(簡必丞攝)

談起往事,邱松洲說,50年前的科技和現在不一樣,以前不可能車子拖了飛彈就到處打,要有基地的地方才有飛彈,「我知道你打完就沒有了,不可能全部沿線都是飛彈,要有基地、有發電、火藥還有補給才行,不可能像現在一樣全部都是防衛網。」

生涯執行過19次任務的邱松洲,被問起當年會不會害怕,回答倒是出乎意料的「不會」,他認為,這就像騎機車彎來彎去一樣,「一個閃神也會沒有」,已經習慣了,甚至在飛彈比飛機快、要精算秒數才能甩開追擊的情況下,腎上腺素會上來,還感受到有些刺激。

過來人:最難熬的是「孤獨」跟「不能講」

黑貓中隊任務險象環生,半數隊員不是在任務中遭到擊墜,就是在受訓中失事過世。對此,邱松洲不但形容是「比俄羅斯輪盤還危險」,蔡盛雄也談到,最難熬的就是「孤獨」跟「不能講」,不只是危險跟累,正如同電影《間諜橋》所演的,身為軍情人員,回了家以後不只不能跟愛人、母親講,「就連禱告也不能跟上帝講。」

楊佈新說明,以前黑貓飛官回到家後,即使當天遭受飛彈攻擊,什麼也不能對家人說,甚至不會特別激動,就是為了要保密,而也因為情報任務的機密性,1974年任務中止後,相關歷史檔案幾乎都被銷毀,也是拍攝這部片最困難的地方,官方資料不多,許多資料都是從CIA等外國機構找回來的。

飛官不知彼此任務 「為被俘虜做最壞打算」

楊佈新談到,黑貓飛官也不知道彼此的任務,因為要為被俘虜時做最壞打算,知道越少越好,直到1990年,當年遭到共軍俘虜的黑貓飛官張立義跟葉常棣回台後,媒體開始大量談論,才慢慢一個個拼湊起來。

楊佈新說,當時出任務都是當天凌晨叫起來,做完任務簡報、任務提示、吸純氧,3個小時後就飛了,連起飛也不跟塔台喊話,因為只要有無線通訊就有外洩的危險,「必要時也是很安靜地犧牲。」邱松洲也說,過去同期的同學過世,都沒有去參加追思會,「摔機是沒有報紙(指新聞報導)的。」

早在3年前,黑貓中隊紀錄片就舉辦過對外宣傳活動,邀請黑貓飛官一起觀賞電影《間諜橋》,當時已拍攝到第3年的楊佈新仍為經費所苦,如今再過3年,黑貓英雄的故事終於熬出了成果,楊佈新坦言,當初就知道很難,但不知道會這麼難。

拍攝長達6年 老兵過世幸聽過〈飛將在〉

6年的拍攝過程,有些老兵耐不住時光折騰,如葉常棣已在2016年辭世,無緣見到紀錄片成果,也讓楊佈新感嘆,到了這一刻,遺憾就是沒讓他們看到這部片,值得安慰的是,〈飛將在〉這首送給黑貓飛官的主題曲,已經有讓他們聽過了。

導演楊佈新:黑蝙蝠跟黑貓中隊 無從比較

楊佈新最後強調,他不希望有人比較黑蝙蝠跟黑貓哪個比較勇敢,他們都是中華民國空軍,沒有誰是英雄、誰不是;而從此以後,在Google打黑貓中隊時,不再只有中國大陸的資料,還會有台灣的民間紀錄。

「這些教官對台灣土地的責任已盡,飛將在,就像『老兵不死』一樣 ,飛將的肉體會凋零,但精神沒有凋零,這是中華民國最大的資產。」楊佈新說。

20180905-紀錄片導演楊佈新今日出席「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媒體茶敘。(簡必丞攝)
紀錄片導演楊佈新出席「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媒體茶敘。(簡必丞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