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貨車司機之死:滿手搬貨傷疤如割腕 他死前還喃喃唸著「貨怎麼辦」

2018-08-14 08:10

? 人氣

他的妻子從未想過,他有天會在送貨途中昏倒、再也沒醒來,更沒想過他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是「貨怎麼辦」(謝孟穎翻攝)

他的妻子從未想過,他有天會在送貨途中昏倒、再也沒醒來,更沒想過他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是「貨怎麼辦」(謝孟穎翻攝)

「貨怎麼辦?」她的丈夫是一名貨車司機,而她從沒想過,他有天會在送貨途中昏倒、再也沒醒來,更沒想過他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是「貨怎麼辦」。丈夫住院時,她時不時看著他的手臂,上頭都是傷,像割腕,那是他日復一日搬紙箱劃出的疤痕。

2017年3月底,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在送貨至台玻工廠時腦幹出血送醫急救,5月急救無效死亡,留下忙著處理後事的妻子鄭淨蓮、年邁雙親與3個還在讀小學的孩子。憶起呂智偉倒下那天,妻子鄭淨蓮哭得氣得臉皺成一團,她說那時丈夫身體不舒服、已經上了救護車,還是不斷問她:「貨怎麼辦?」

「他這樣問,我就覺得心很酸,我說『沒關係,我會打電話跟組長講』,講完他還是問我『貨怎麼辦』,再來都沒有清醒了……『貨怎麼辦』是遺言嗎?孩子還那麼小,孩子去看你的時候,你都不能講話!

鄭淨蓮從未想過丈夫遺言會是這句「貨怎麼辦」,也沒想過呂智偉離開後該怎麼對年幼的孩子們解釋,爸爸沒辦法實現一起去合歡山看雪的約定、對小女兒「要牽著我的手,看我結婚,帶我走禮堂」的承諾了──然而這一切,或許早在呂智偉決定從服務10年的原公司跳槽到另一間「責任制」的大企業開始,就已埋下伏筆。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生前照片(謝孟穎翻攝)
鄭淨蓮沒想過丈夫的遺言會是一句「貨怎麼辦」,更不知該如何向小女兒解釋,爸爸無法實現看她結婚、牽她手走禮堂的承諾了(謝孟穎翻攝)

為何賣命工作的結果,是真的賣到沒命?身為貨車司機之妻、也身為呂智偉的隨車助理、山隆通運的正式員工,鄭淨蓮所談的工作日常與呂智偉的傷,也是大眾平常看不見的,刻在司機身上的創疤。

從沒想過「過勞死」 夫妻一起送貨賺2份薪、養活3名幼子與年邁雙親

2017年12月12日,鄭淨蓮以職災家屬身份站上工傷協會記者會,從桃園家中來到台北立法院,在群賢樓外泣不成聲。當時她說,呂智偉長期早上4點就要出門理貨,晚上裝完貨回家已8、9點,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而今(2018年)7月份鄭淨蓮在自家受訪時,表示其實也從來沒想過有天會走上街頭:

「我從來沒想過『過勞死』,我們平常看新聞,會覺得那是別人、不是我們,但現在變成你是主角……電視上你看一些有些過勞的司機、遊覽車司機什麼的,你只會覺得說真的很辛苦,不會想到說有一天自己也會遇到這種狀況。

20180621-工傷協會呂智偉案「職安署調查失職!還有多少「被做掉」的過勞案?」記者會,圖中為呂智偉妻子鄭淨蓮。(謝孟穎攝)
「我從來沒想過『過勞死』,平常看新聞會覺得那是別人、不是我們,但現在變成你是主角…」圖為鄭淨蓮出席2018年6月份工傷協會記者會畫面。(謝孟穎攝)

看著媒體報導司機過勞案例,鄭淨蓮覺得「真的很辛苦」的同時,或許沒想到自己夫妻也是辛苦。原先在外工作的只有呂智偉而已,但貨車司機需要一名隨車助理協助搬貨、點交、查看路況,而公司配的助理可能時間難喬,有些司機4點就到公司、助理可能5點才到,自己搬貨太累了,還要開車,因此呂智偉在進入山隆1個月後,也將婚後在家帶孩子的鄭淨蓮找進公司,兩人一起打拚。

本篇文章共 39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