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謝孟穎觀點:超時工作「被打卡」全聯女員工之死揭台灣3大悲哀

2017-08-19 05:50

? 人氣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羅玉芬母親發言時泣不成聲(圖/謝孟穎攝影)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羅玉芬母親發言時泣不成聲(圖/謝孟穎攝影)

因為這一句「全聯福利中心,實在真便宜」,可能也因為可愛的全聯小編、全聯先生,很多台灣人把全聯當成購物首選,但你可曾想過「實在真便宜」背後的代價是什麼?

5月1日勞動節這一天,全聯10年資深員工羅玉芬在上班時間腦溢血導致猝死。全聯說她是一個相當盡職而認真的員工,而家屬說,羅玉芬這10年來總是早出晚歸、不斷超時工作,連妹妹想在上班時間去看一眼都會被她趕走。

向來很努力的羅玉芬,不管面對多麼不合理的要求都忍下來了,只是在被調往生鮮部門前很難得地拒絕公司要求,說患高血壓的她不適合從冷凍庫進進出出,溫差太大了,怕身體無法負荷。

無奈店裡依然要她接受這份工作,於是她去了,第一天就發生意外——然後她就死掉了,5點離開冷凍庫嘔吐暈眩、6點被同事發現、6點45分才送抵醫院,就這樣因為顱內出血而死掉了。

據羅家二姐說法,家裡其他孩子都已各自成家,只有羅玉芬單身照顧父母;羅玉芬10年青春都奉獻給全聯、只期望能拚上店長,最後卻是在工作中喪命。

全聯的是非對錯還必須待法院判定,只是羅玉芬之死從來不是個案,她10年的付出、其他員工吐露的心聲,在在透露台灣社會的悲哀。

他們不是不努力,只是努力反而害了他們

今年4月11日,全聯前總裁徐重仁一句「年輕人太愛花錢」應該許多人都還記憶猶新,那時他還說:「年輕人不要計較薪水比別人低,忍耐不計較,好好工作有一天老闆就會看到。」而全聯後續又補充:「總裁的意思是,希望鼓勵年輕人不要只看短期,只要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報酬。」

努力就能得到合理的待遇嗎?全聯這句話實在錯得離譜,許多人的努力往往換來絕望,羅玉芬即是一個悲劇案例。而社會上還有很多很多還沒死掉的羅玉芬,面對不合理的工時與工作要求,辛苦地孤軍奮戰著。

在臉書知曉羅玉芬的事以後,8月13日我大清早搭了2小時的區間車前往台中參加「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活動告一段落後,我協助收拾抗議時撒落的一地冥紙,並與在場民眾聊聊。

「抵制血汗全聯」為羅玉芬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抗議當日全聯台中北屯二店拉下鐵門暫停營業(圖/謝孟穎攝影)
「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抗議當日,全聯台中北屯二店拉下鐵門,告示宣稱「本店內部整修,暫停營業」(圖/謝孟穎攝影)

一個女孩告訴我,因為朋友也在全聯上班,狀況讓她很擔心,才想來此聲援;另一名曾任百貨公司外包清潔工的女士控訴,週年慶的7天工作裡有6天是試用期,她被告知沒通過試用、拿不到錢,時薪還是遠低於勞基法規定的68元;參與活動的工運成員說,有過勞的遊覽車司機朋友向勞工局申訴超時工作,得到回覆竟也是「手握方向盤才算工時」這般風涼話。

早在羅玉芬之前,就有太多被「努力」二字辜負的案例。例如長期關懷街友的社會企業「人生百味」指出,其實高達7成街友都有工作,但平均月薪不到6000元;成員曾陪伴街友生活3天2夜,有天他們撿了一大車紙類廢棄物,拿去回收站一秤,才發現半天勞心勞力的結果,價值僅68元。(延伸閱讀:他們陪街友生活3天2夜,驚見台灣社會最悲哀事實)

而今年4月,政大種子社揭露女生宿舍清潔員的待遇,更讓人鼻酸:年齡幾乎超過65歲的阿姨們,以區區日薪700元服務260名住宿生,還得處理女學生在淋浴間大便、洗手台倒廚餘等,最後竟是被女學生投訴擅用宿舍設備、被主管痛斥,最後嚇得不敢再用宿舍的微波爐與冰箱,只敢吃臭酸冷便當果腹。(延伸閱讀:政大疑傳清潔員日薪700元掃260人垃圾、吃臭酸冷便當果腹,一封學生投訴書揭辛酸)

他們不是不努力,只是努力反而害了他們,「只求能好好活著」這件事,其實很難。

報導下架、大眾冷漠,多少悲歌被迫噤聲

健康醫療網報導,勞保局統計台灣2011–2015年間過勞案件高達398例,其中有163人死亡,意即每11天就有1人過勞死。

這畢竟是官方統計,其他超時工作沒被勞檢抓到的肯定更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些企業非常「貼心」地幫員工打卡下班,打了卡還要把工作做完才能走,也有企業標榜「責任制」,亂數產生一張符合勞基法的漂亮班表,勞檢安全下庄,至於員工到底在公司待多久、下班被line交辦多少工作,沒有人知道。

新頭殼報導,8月10日勞工局已判定全聯對羅玉芬的出勤記錄造假,而在一個讓勞工自由評論企業的網站「求職天眼通」上,也有幾則對全聯的評論:「別擔心打卡會超時,幹部會準時幫你打卡」、「完全脫離勞基法,老員工都是打完卡後繼續上班」、「真的很累,累到你沒體力和精神過自己的生活」……

「求職天眼通」網站對於全聯福利中心的評價,一片差評、25筆違反勞基法案例(圖/翻攝自求職天眼通)
「求職天眼通」網站對於全聯福利中心的評價,一片差評、25筆違反勞基法案例(圖/翻攝自求職天眼通)

過勞案例何其多,卻很少引起話題,就連羅玉芬這樣的案例,在8月13日以前也只有一小撮人關注。

委任律師柯劭臻表示,舉行抗議前東森電視、東森新聞雲、蘋果日報都有來採訪過,只是前二者才刊出沒多久報導就消失了,蘋果則是沒發文;抗議過後自由時報有發一篇班表造假的報導,也是不久後就被下架。消失的監視器畫面、消失的新聞,一切的一切宛如洪仲丘事件職場版,被蓋上一層「全聯布」。

羅玉芬之死終於得到一點關注後,酸言酸語也沒少過。跟一位朋友談起此事,他只是困惑地問:「那為什麼不辭職?又沒人逼她做!」也有網友表示,朋友說羅家人「只是死要錢」。

明明任何人都可能面臨過勞悲劇,但或許是大家真的太忙了、累了,早已沒辦法顧及他人死活,也可能是早已對體制絕望,覺得做什麼抗爭都無法改變現實,覺得混口飯吃總比沒飯吃來得好。於是新聞總是這樣,出事時大家罵一罵、一陣子就忘,受害者有沒有得到補償、死者家屬過得怎樣,很少人會繼續追蹤。

「便宜又方便」的生活背後,代價絕對遠超乎想像

求職天眼通上揭露的內幕、許多全聯員工的心聲若屬實,那麼「全聯福利中心,實在真便宜」一語還真成了諷刺,但這些只是台灣社會冰山一角,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便宜、便利,背後都是太過巨大代價。

只要幾個銅板就能買到的夜市烤肉究竟用了什麼原料,我們不知道;遠低於市價的大賣場貨品究竟是不是新鮮的、是否壓低人力成本來支撐那個低價,我們不知道;超低價旅行團的司機到底薪水多少、工時多長,我們還是不知道。

「一分錢一分貨」這句話台灣人大概從小學就會講,但長大以後我們似乎都忘了、或不願回憶起這麼基本的道理,薪水有限,最後挑的往往是最便宜的選項。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安娜.拉佩(Anna Lappe)

如果不希望地球被垃圾淹沒,或許你該少買幾個1元塑膠袋;如果無法忍受有孩子為了採集化妝品的雲母礦慘死礦場,或許你該關注相關新聞,排除有風險的品牌;如果想改善低薪過勞環境,或許下次逛大賣場之前,可以打探一下那裡的工作環境與薪資,好好思考你的選擇。

人並非完美,能力也有限,我們不能保證自己每個選擇都是正確的,但若能撥點時間做出一、兩次問心無愧的選擇,世界才能一步步慢慢改變。

「你真的覺得,做這些抗爭可以改變什麼嗎?」「不然咧?要坐以待斃嗎?」──台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

全聯神話的破滅,再次為過勞之島敲醒警鐘,但我們的情緒不能只停在憤怒與悲傷,敦促政府落實勞檢、對違規企業處以真正「會痛」的罰金、以及正視自己每一次的消費選擇,才可能讓台灣擺脫「鬼島」污名。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參與者獻花悼念死者羅玉芬(圖/謝孟穎攝影)
「抵制血汗全聯」發起之「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參與者獻花悼念死者羅玉芬(圖/謝孟穎攝影)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7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