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被迫退出聯合國-奈何賊立漢不立

2018-08-14 06:00

? 人氣

行政院長賴清德對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歷史顯然不熟悉。(陳韡誌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對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歷史顯然不熟悉。(陳韡誌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近日接受電視節目專訪,談及當年退出聯合國,「即便讓中國進入到聯合國裡面去,美國跟西方的世界也希望台灣能留下」,「但是當初蔣介石做出漢賊不兩立,我們退出了聯合國,埋下大錯」。所談內容偏離史實,實有澄清之必要。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是民國六十年發生的事件,蔣中正是當年的中華民國總統,掌有國家的外交決策權,為處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問題,總統府設有宣傳外交綜合研究組(簡稱宣外組),其重要成員有黃少谷(時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谷正綱、王世杰、以及當時的外交部長周書楷等,從王世杰的《日記》及《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中可以清楚地瞭解當年處理過程,大致可分為三個層次 : 一是「漢立賊不立」,就是要能保住自已的席位,而不讓中共加入,這是最高的層次。如此層辦不到,只好「賊立漢亦立」,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兩個中國」。當時使用的名詞為「雙重代表權」,結果這個層次雖經多方努力,還是全盤皆輸,落得「賊立漢不立」,決不是「漢賊不兩立」所造成的。

首先來看第一個層次,如何來處理「漢立賊不立」,王世杰在日記中很清楚的記錄。他在民國六十年七月二十七日日記,記道:「頃悉美國政府向我政府表示,主張(1)准共匪政權入聯合國,並取得安全理事會中國席位,(2)在聯合國仍保存中華民國席位。 余向外部當局及黃少谷說 :如不獲已,我政府或可要將安理會中國席位暫行停止至能獲得解決辦法為止。彼等均以為現在做不到。」[1]七月三十日記:「午後總統府宣外組會議後,余與黃少谷商量如何答覆美方提以安理會為中國常務理事席讓給共匪之議,依現時判斷,共匪將可得到必需票數,我之拒絕將歸失敗,余謂我不妨提議將安理會中國席位暫行停止一、二年,少谷似以為做不到,蔣先生(中正)對此無明白之指示。」[2]八月十三日記:「宣傳外交綜合組討論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據外部報告,美方曾邀約二十位他國駐聯大代表團團長商討保留中國(中華民國)席位提案,但無多反應。前途形勢顯然於我不利。」[3]關於這件事,錢復在回憶錄中也記道:「八月三十一日馬康衛大使請見周部長,報告美國國務院曾徵詢93個可能支助的國家,過半數以上均認為應在提案中敘明安理會席位將畀予中共」[4]

19871年,周書楷黯然帶領中華民國代表們,退出聯合國。
19871年,周書楷黯然帶領中華民國代表們,退出聯合國。

根據蔣中正在九月十六日日記,曾致電周書楷,反對美方將安理會席次給予中共,謂:「周部長以九月十五日赴聯合國開會,羅吉斯(美國國務卿)約其華府十六日商談,余特數電告周,如羅對其以理事會席次交匪共之提案,迫我同意,則我應予攤牌,堅決反對,並應重提其政府保證我在安理會席次之文件。而今不但不予保證,反要我讓給叛逆匪共之同意,此種不守信義之行動,吾人堅決反對,乃為其迫我退出聯合國之所為,美國應負其一切責任。」[5]

如上所記,不但「漢立賊不立」有困難,就是「漢立賊亦立」也有問題,但亦不能不做最大努力。因此,當外交部長周書楷訂於九月十五日赴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前,王雲五、黃少谷及王世杰等請其注意兩事 : (1)要求美國國務卿應允,於彼所提保留中國(中華民國)普通會員籍一則,如不能在大會通過,美將在安理會使用否決權,以否定大會之決議。(2)我在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如絕對無法保持,可試探修正美案,將安理會中國席位暫令缺席,使中共不能入安理會。」[6]

此不過一廂情願耳,乃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進入第二個層次,試圖「漢立賊亦立」了。

王世杰於九月二十四日日記:「今日午後總統府宣傳外交綜合組開會,討論我對聯合國的態度,余以為我只能保留大會席位,而共匪政權被選入聯合國及其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我不宜退出或完全缺席,而仍應出席聯大大會,但嚴厲抗議其決定之違憲,谷正綱、黃少谷等均支持余之主張,至於最後決定,自需最高當局為之。」[7]

「最高當局」當指蔣中正而言,以後照此進行,未見蔣氏反對,應是默認,在試圖進行「漢立賊亦立」時,美國確曾幫忙,但不敵阿爾巴尼亞的「排我納匪案」。王氏在十月二日日記中不勝感概曰:「最近聯合國會員對中國代表權問題,趨炎附勢者日眾。支持美國所提第二案(原注:保留中華民國普通席位)似亦較支持阿爾巴尼亞排我納匪案為少。」[8]

王世杰

縱然聯大可能通過阿案,我方仍打算賴著不走,王在十月二十二日日記,記道:「總統府宣外組午後開會,余力主倘聯大決議通過阿爾巴尼亞排我納匪案,我絕不宣告退出,不承認聯大決議,未先經依聯大憲章第六條程序,由安理會議決,不能生效,我在聯合國地位仍存在,該組多數委員同意余之意見。」[9]

十月二十五日聯合國大會以七十六票對三十五票通過阿爾巴尼亞排我納匪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所謂「賊立漢不立」大勢已定。事後內部檢討,此乃美國背棄中華民國之故也。

此次退出聯合國之戰,乃是為美尼(美國總統尼克森),而不是為共匪。」[10]

迫於國際現勢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王世杰在十一月五日日記中記道:「今日午後,宣傳外交綜合研究組在總統府舉行例會,除由周部長(書楷)報告此次聯大會議,中國(中華民國)被排除之經過外,發言人俱對未來我方應有之措施說話,共達兩小時。眾對美國亦多失去信任,周部長亦然。但在策略上彼仍勸告宣傳方面,不可造成我朝野反美之印象。咸謂此議甚是,惟沈大使(劍虹)之反美言論,外部亦當指示修正。」[11]

宣外組是故總統蔣中正的幕僚機構,其所作之決策,當然秉承蔣氏之意旨而行。由日記中看了退出聯合國的經過,再來對照賴清德的說法,誠不知百姓作何感想!

參考資料

[1]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299頁。

[2]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01頁。

[3]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05頁。

[4] 天下遠見出版社,錢復回憶錄,卷一,152頁。

[5]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763頁。

[6]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19頁。

[7]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23頁。

[8]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27頁。

[9]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32頁。

[10]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十二冊,769頁。

[11] 中央研究院,王世杰日記手稿本,第八冊,339頁。

*作者為民國史研究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