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台灣VS.中華台北 勢不兩立!誰是漢?誰是賊?

2017-08-11 06:3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出席「世大運812妝遊嘉年華踩街活動宣傳記者會」。(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出席「世大運812妝遊嘉年華踩街活動宣傳記者會」。(台北市政府提供)

世大運即將在下周登場,就像台灣參與所有的國際賽事或國際活動一般,「名稱」問題總是揮不去的爭議,而且,永遠拿彼岸沒輒,在國際發聲有限,最後氣不過,一定要拿「 自己人」當出氣筒,砲口對內,不是賣台就是矮化國格,彷彿打倒了「中華台北」,「台灣」就自動成為當然會籍,從此「正名」。

忙著為世大運貼面膜、坐大王蓮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肯定沒想到世大運的英文版媒體手冊也能「出大事」,簡單講,世大運執委會送出去的簡介,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胡改一通,像是谷哥轉檔,所有的Taiwan一律轉成Chinese Taipei,即使明顯屬地理名詞之敘述,照樣硬轉,於是乎就出現”Chinese Taipei is long and narrow”被大家罵翻的字句;甚至還有"Chinese Taipei is a special island and its capital Taipei is a great place to experience Taipei'a culture." 讓我駐WTO大使、中研院士朱敬一隔海大呼,「天啊!這是什麼樣的爛英文、爛文宣?」

Kaohsiung in Chinese Taipei 也是菜英文?

自比「墨綠」的柯文哲肯定沒有「賣台」意圖,何況他早有言在先,觀眾絕對可以帶國旗進場,但自從他登陸三番兩次「兩岸一家親」之後,他的「台灣主體意識」難免也受比他更「墨」的獨派批評,當然,自他嚴詞批評蔡政府的前瞻特別預算後,民進黨也懶得給他好臉色看,但即使是首都市長想「賣台」大概也是不容易的;不過,「菜英文」確實有「矮化國格」之嫌,至少有損國家體面,堂堂台灣,英文哪能這麼爛?這個邏輯和台南市長賴清德說陳金鋒打不了大聯盟,是因為英文說不好,有異曲同工之「(不)妙」。被罵幾天後,柯文哲特別強調,菜英文的部份(有關地理敘述)一定改回Taiwan

不過,「菜英文」非始自台北世大運,二00九年的高雄世運會,會籍同樣是Chinese Taipei,而且,英文版介紹也出現”Kaohsiung in Chinese Taipei”的語句,高雄怎麼擺也該「在台灣」,不會「在中華台北」啊。為什麼當年沒人挑眼?因為市長是民進黨的陳菊,因為高雄世運是扁政府時代簽下來的;說沒人挑眼不精準,因為民進黨老拿「中華台北」做賣台的文章,所以當年的國民黨立委、曾任體委會主委的趙麗雲,就譏笑民進黨就是用他們口中「喪權辱國」的「名古屋決議」為參賽模式,立委管碧玲反擊,該追究的是當年拒絕以台灣名義,卻以中華台北為名與奧委會達成協議的國民黨政府。

追究「中華台北」的奧會模式,的確是一把辛酸淚,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前,會籍當然是「中國」(China)無誤,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伊始,兩岸為會籍名稱就紛擾不休,在確定「中華台北」之名前,我奧會雖然仍是「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並以中華民國國旗為旗幟,但代表團在中國或國際壓力下,曾經先後以「福爾摩沙—中國」(英語:Formosa-China,1956)、「福爾摩沙」(Formosa,1960)、「臺灣」(Taiwan,1964、1968)或者是「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1972、1972冬、1976冬)作為入場隊名,這樣的入場隊名,在那個「漢賊不兩立」的年代,我代表團也曾像當年前財政部長郭婉容出席北京亞銀年會,持「抗議中」(UNDER PROTEST)白布條進場。

2009高雄世運介紹:高雄在中華台北(Kaohsiung in Chinese Taipei)
2009高雄世運介紹:高雄在中華台北(Kaohsiung in Chinese Taipei)

漢賊不兩立 打國際官司逼國際奧會改憲章

因為「漢賊不兩立」,台灣還多次退賽,當然,北京也曾經退賽過,從我退賽紀錄比中國愈漸頻繁,也看得出台灣的國際處境愈來愈艱難,一九七九年正是台美斷交之外交苦寒年,中華奧會焦頭爛額地與國際奧會交涉,當國際奧會主席基蘭寧在六月與十月,分別透過波多黎各聖胡安及日本名古屋執委會決議,採用通訊投票方式,以62票對17票,將蒙地維迪歐決議案變更為承認中國大陸奧會名稱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與國歌;中華民國奧會則在中華臺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但須提出不同於以往使用的旗、歌,並由執委會批准,我國際奧會委員徐亨一狀告向瑞士國際奧會總部所在地─洛桑地方法院,認為此一決議違反奧會憲章,最後逼得國際奧會修改憲章,修改重點為:

各國的國家奧會使用「國家名稱」及「國旗」、「國歌」參加奧運會之規定改為使用「代表團」之名稱及旗、歌參加奧運會。國家奧會以其本身名義參加奧運會,而非以其國家名義參加比賽。

國家奧會在奧運會期間所使用之代表團旗幟及標誌應先送請國際奧會執委會核准。…

這簡直就是為安撫台灣而量身打造的平等原則了,還能怪責當年戮力交涉談判者的努力與用心嗎?誰不愛國?以今日之意識形態,指責當年的敵進我退,漢賊不兩立,未免不公平,民進黨要台獨建國,國民黨要維持中華民國,至少在民主台灣的此刻,得站在公平的兩端,不論如何,此刻的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的名字就叫中華民國,而台北,是這個國家的首都、政權中樞,從國際外交體例而言,以首都稱謂代政權,就像華府是美國,北京是中國,早年外電以重慶或南京稱國民黨政府一樣。

20170725-文學家陳芳明昨(24)在臉書上表示,走在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看見宣傳2017 台北世大運的「田徑跑道」,忍不住在臉書發文寫下「這樣的感覺真好」。(取自陳芳明臉書)
難得舉辦國際賽事,作家陳芳明在臉書上表示,走在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看見宣傳2017 台北世大運的「田徑跑道」,忍不住在臉書發文寫下「這樣的感覺真好」。(取自陳芳明臉書)

不正名不罷休,弱弱相殘何時了?

說來感嘆,隨著兩岸國力與國際形勢的變化,中華民國在外頭受氣不夠,回到家來自己人打罵成一團,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時候,漢賊不兩立,對抗的是北京;如今一個世大運,台灣與中華台北不兩立,卻是自己人對抗自己人,套用前北市府顧問洪智坤的形容:「弱弱相殘」,於改變現狀無益。不正名就不辦活動不難,不爭取國際賽事就是了,辦了還要自家人對打給國際看,這不也成了「損及國家形象」的矮化國格之舉?但若難道真要鬧到不正名就不參賽,對得起國家運動員嗎?

聯合國兩席的機遇,稍縱即逝;「中華台北」或許傷感情,卻已經是參與國際活動的名字,包括每年舉行的APEC,台灣/中華民國也是以「中華台北」之名出席,扁政府八年曾經費大力氣搞正名運動,除了改掉了介壽路,沒有其他「功績」,蔡政府還要重來一次,也沒人攔得住,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對反反覆覆的名稱爭議,曾有一比:中國人講究必也正名乎,台灣人講究活得好存得久最重要,所以生養小孩名字愈隨意養得愈好。正名之爭,是急務還是不急之務?就看主事者的智慧與視野面向何方,這裡沒有不兩立的是非問題,只能等歷史給答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