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在台灣的戰略價值

2017-08-06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如何充分理解從過去到現在國際政治與地緣安全上的整體態勢利弊,並且做出最好最可行的判斷,才是口口聲聲愛台灣的人們,應該要在各方面努力贏過蔣介石的地方。(資料照,取自網路)

作者認為,如何充分理解從過去到現在國際政治與地緣安全上的整體態勢利弊,並且做出最好最可行的判斷,才是口口聲聲愛台灣的人們,應該要在各方面努力贏過蔣介石的地方。(資料照,取自網路)

經常有人質疑台灣為何不在蔣介石時期早點獨立,尤其是趁中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孤立,也就是1950至1960年代時,因此蔣介石就是蠢人幹了壞事。

但這樣思考則完全沒有考慮到的問題是當時的國際環境是甚麼,而中華民國來台灣以後在聯合國的20年又在做甚麼。中華民國在台灣之所以能夠以相對全中國百分之零點幾的人口數,在以聯合國為主的國際外交戰場上號稱代表整個中國,長達20年時間,正是一個精密的國際政治計算結果。對西方民主國家來說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就是代表了中國這個二戰時期與美英蘇法同等的重要大戰勝國,占有並且卡住了一個重要的戰略位置—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由於聯合國憲章規定了「凡非程序性決議案,必須得到安理會15個理事國中至少9票以上贊成,並且5個常任理事國中沒有一國投反對票才能通過」,即通常將常任理事國對提案投反對票的行為稱之為「行使否決權」。在冷戰開始後,共產黨的老大哥蘇聯在世界各地成為美國的敵人,並且與美國都開始經常「行使否決權」圍堵對方,使得聯合國經常綁手綁腳。1950年6月韓戰爆發,聯合國中的西方民主國家與其盟友很快就要決議組成聯合國軍介入韓戰,武力協助大韓民國對抗北韓的侵略。此時剛好蘇聯大使馬立克為了抗議聯合國未能排除中華民國的席位,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並且繼承一切中華民國的權利,憤而退席而未在安理會中,無法行使否決權。就趁著這個北韓的鐵桿盟友蘇聯不在場的當下,安理會才完成了讓聯合國以武力介入韓戰的決議。最後經過3年浴血奮戰,保住了大韓民國未被赤化直到今日。

在這種情況下西方民主國家頓時知道,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關鍵時刻有多重要。一旦排除中華民國,或讓台灣放棄中華民國以另一個新國家的國際法人格加入聯合國,都必然使得中國在國際上的完整代表權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這自然就包含了中華民國原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也勢必歸於北京。從而在冷戰矛盾對峙最深刻的時期,將會導致在聯合國安理會出現繼蘇聯之後,共產國家拿到的第二個常任理事國席位。為了避免這個對西方民主國家非常不利的後果影響國際局勢,親西方的中華民國政府當然不能放棄這一席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必須在聯合國乃至於整個國際上堅持自己代表整個中國。這也是在美國的授意下,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根本沒有宣稱自己不代表全中國的空間,這一點華府與蔣介石的利益是完全相符的。而後來北京也正是因為與蘇聯關係惡化,也和美國取得了諒解,西方陣營才決定承認事實現狀,讓北京加入聯合國並取得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犧牲台灣的利益。

聯合國的故事已經離我們很遙遠了,另外一個中華民國這塊招牌留給台灣的重要國家利益留存至今,那就是在戰略局勢兵要地緣上無可取代的金門馬祖。正因為金門馬祖的駐軍,與台澎本島形成一個整體防禦態勢,台灣才能主張海峽中線以東的防禦縱深。一旦台灣獨立,台灣就不可能有任何理由再主張,勢必要回歸中國的金門馬祖的領土主權地位。這將使得澎湖與台灣西海岸對於中國大陸海空力量的防禦,只能退守到12海浬領海處,這對台灣當然非常不利。以現在北京所掌控的海軍實力,在12海浬內外可以給台灣在防禦上以多大的壓力,自然不言可喻。

在主張台灣獨立已經成為顯學的今天,要如何充分理解從過去到現在國際政治與地緣安全上的整體態勢利弊,並且做出最好最可行的判斷。或許才是口口聲聲愛台灣的人們,應該要在各方面努力贏過蔣介石的地方。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