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國特色的龐氏騙局:P2P網貸倒閉潮,該怪政府還是怪自己?

2018-08-13 19:10

? 人氣

網傳北京出現大批P2P網貸受害民眾上街抗議。

網傳北京出現大批P2P網貸受害民眾上街抗議。

本星期,中國近萬名因為在網貸平台P2P投資而血本無歸的投資人計劃在北京發動大規模維權活動,但是遭到警方四處圍追堵截,導致抗議活動胎死腹中。據目擊者描述,當局在北京金融區排列了120多輛大巴,而且在旅館和公共交通工具清查維權人士,阻止他們採取行動。曾經一度被中國官方大力推廣的互聯網金融平台頻頻出現「爆雷」現象,政府為何不追查犯事人,反而下大力維穩受害者?從毒奶粉,假疫苗,到P2P平台,中國社會信用缺失的根源何在?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中國時政評論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講人小民先生;紐約獨立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小民說,中國政府對本次金融難民防範嚴密,從他們的交通工具到入住旅館都一一掌控,訪民因此沒有能夠獲得成功。當局的維穩是真正的維權,就是維護自己的統治權力。為此,他們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當局情報準確,控制精細,訪民的所有舉動都一一掌控,應該是耗費了巨大的資源。而維權的民眾則根本沒有權利更沒有權力,缺乏基礎,無論思想意識還是維權方式和方法都是原始的,沒有嚴密的組織和部署,與當局「維權」的力量對比懸殊。總之就是當局全力以赴,民眾無力應付。

小民說,至於爆雷的P2P平台究竟有多少,數字各種各樣,說法莫衷一是,不過都沒有依據。我看到國內有個報導說,總體涉及數字是7兆元,不過也沒有來源。如果每人7萬元的話,可以算算涉及到多少人口。P2P加速爆雷,幾乎是每月翻倍,5月30多家,6月增加到60多家,7月則達到150家;而越是爆雷晚的平台能量越大。比方說,被廣泛認為不可能跑路的深圳「投之家」,7月20號也跑路。其累計用戶多達287萬,總金額為266億元,餘額29億元;如果每人損失三萬元,有10萬人被坑。有觀點認為,P2P 平台在6月前後開始爆雷,恰逢中美貿易戰前後。隨著貿易戰加速、經濟壓力增大,這樣的龐氏騙局沒有新人加入的話當然會加速崩潰。

中共向來善於吸取危及統治的反面教訓,以避免重蹈覆轍。事實上,P2P爆雷之所以會越演越烈,根本不是經濟本身的規律,而是政府蓄意縱容甚至串通導致的惡果。眾所周知,政府監控一個公司比監控一名受害者要容易得多。在稅務方面,中共一直拒絕採用國際標準監控個人稅收,而在P2P問題上卻反其道而行之,對個人嚴加監控,這難道不奇怪嗎?雖然我們沒有具體證據來證明中共與P2P平台相互勾結,但是,我們看到的事實卻讓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共當局一開始就在制度層面上放棄監控。2015年,銀監會等四部委便出台了一個所謂的P2P管理暫行辦法,其總原則是「以市場自律為主,行政監管為輔」。這等於公開告訴詐騙機構,能騙多少是他們的運氣,政府不干涉。

小民說,對於P2P是合法高利貸的說法,我認為是一種相當負面的表示,是污名化。因為,P2P真正的利息僅僅比銀行高出一點點,並不是高利貸。高利貸之說對這些投資人不公平。P2P的投資人不見得都是有餘錢的中產階級。從某些個例看,投資人群非常廣泛,很多來自底層。據報導,一名清潔工工作6年攢了幾萬元之後放到了P2P,後果可想而知。還有,其中很多是節衣縮食的老人。而那些損失在上百萬以上的肯定是中產。不過,底層損失的錢數不大,卻是一生的積蓄,他們被斷了活路。他們比損失百萬的中產更加悲慘。這些人都是我們的一部分,很值得同情。當局不作為,甚至同流合污,必然導致民間的怨恨和不滿。本次P2P受害者群體龐大,一個人牽涉一個家庭甚至涉及幾個家庭。

獨立政治評論人橫河說,有評論說,中國的群體維權很難凝聚力量,我認為不一定。大陸的各種人群都有利益受損現象。這些人的維權雖然跟民主運動不同,不會有長遠目標,而只是維護自己內部的權利。但是,政府權力只要一侵犯到不同的領域,受害者就會出現、就會維權;政府侵犯完一批人之後開始侵犯下一批,新的受害者又會出現。每個新受害群體都是沒有經驗的,之前都是過正常日子,沒想到自己權利會受到侵害。中共將來的經濟危機會越來越嚴重,侵權行為也會越來越加速,被侵犯的群體會越來越多。各個群體各自維護自己的權利,並不瞄準改變制度。一旦各個群體都受到侵犯的話都會維權,這就會危及當局者的權力穩定。

橫河說, P2P作為投資平台,本來是扮演中介角色、在投資人和實業之間牽線搭橋。但是,很多平台則漸漸開始著手融資而自己投資,這與中介的作用相背離了。我們看到,中國實體經濟在下降,外資和港台資本在加速退出,這就導致P2P的無以為繼和加速崩潰。此外,當局可能要清理金融界,這樣的風聲更引發金融界的恐慌。中共最樂於搞一刀切,他們不按個案處理而是一陣狂風落葉,快刀斬亂麻。這樣的不確定性也造成平台急速崩盤;貿易戰也有負面影響。總之,本身有重大問題的P2P在全國這麼多,本身很不正常,本身就具有巨大的爆炸潛能。

P2P浙江杭州最多,那裡的特色就是新型網絡和金融電子商務。這個現象是政府的政績,後者用各種方式吸引人們前來建立P2P創業,這樣,政府能夠獲得利潤。中國各級政府儘管不公開,但是財政困難是有目共睹的,它們很快會被巨額債務壓倒。房地產已經不可能繼續,地方於是鼓勵企業來註冊P2P。從法律上說,政府至少可以收稅,暗中還能獲得更多分成。小民說,沒有證據,但是我們看到的事實就是官商勾結。中國政府在全國可以進行成熟的人臉技術監控。有人做過實驗,發現一個人在全國的天羅地網中僅僅可以自由跑7分鐘。那麼,為什麼圈錢者就是找不到?他們的目標更大、更容易找。實際情況應該是政府放風讓他們攜一定資金逃跑,剩下的錢拱手交給政府。此外還有其他可能嗎?所以,這樣的災難,政府理應負全部責任,民眾找政府是合理不過的。極權政府既然掌握所有權力,就應該負所有責任。

橫河說,有一種說法,認為百姓不該觸碰金融市場。其實,這與市場本身沒有關係,完全是政府的問題。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的政策一直是傾斜的,是給上面小部分人製造斂財機會,讓他們佔盡優勢。無論股市還是金融P2P都涉及制度圈錢,爆盤是一定的,只是時間問題。至於百姓應該咋辦?我認為他們橫豎都是受政府宰割而無力自保。2008年金融危機後就是通貨膨脹,現在也是通過貨幣貶值對付貿易戰。老百姓不投資就是資產縮水,沒有別的辦法。而投資又完全受制於統治者。從投資角度看,百姓永遠玩不過中共。中共制定政策、執行政策,老百姓手中沒有任何抗衡的工具。這就是政黨獨裁給民眾造成的後果。

作家、獨立政論人士陳破空說,本次北京警方幾乎全城戒嚴,出動全部警力來對投資者圍追堵截,大路上部署上百警力,小路上過十,大小路口全部封鎖;北京之外則是海陸空封鎖,包括取消上海到北京的航班等等。杭州體育場更是用來看住數十萬計的金融維權人士。本次維權人數之多和時機之敏感都是前所未有的。受害者可能幾千萬甚至上億,而上訪到北京的人數不詳。認為8月6號的事件還沒有完結。「圍追堵截」這個詞彙中共歷史上過去共使用過兩次,一次是國共內戰時的早期國民黨對共產黨和後來的共產黨打國民黨。89·64時期軍隊圍堵抗議者是第二次;現在再次使用則是第三次,給人感覺就是中國再次面臨內戰邊緣。我認為,在中國,經濟維權市場龐大,遠遠大於政治維權。無論是卡車司機維權、吊車司機維權,還是假疫苗維權,到本次P2P進入到高峰,經濟維權應該還沒有結束。

如果說本次事件是政府不作為言之太輕,其實是政府故意不監管甚至故意製造了這場最大的龐氏騙局。我們看到,P2P自始至終都有官府參與,是官府名巧立名目洗劫民財,是一場陰謀。P2P出現在2007年,2012年達到高峰,一路都獲得官商背景的背書。早期有官媒推廣,廣告到處都是,讓民眾上當受騙;中期則是政府任其發展故意不管,而監管受害者則是無比有力,甚至把他們當作維穩對象和黑惡勢力;後期出事則是進一步不作為,公安接到報案不行動,政府為讓商人跑路故意放風。郭樹清突然說過,如果你的投資利息被許諾可以在10%以上,要準備好拿不到本金。政府通過把P2P定性非法之後,便可以沒收資金填充國庫。這是習近平的第三次搶劫,第一次是把金融大鱷的資金收歸國庫;第二次是豪奪以范冰冰為首的明星藝人;第三此就是本次的P2P。這是世界史無前例的龐氏大騙局。

陳破空說,現在有兩種謬論,一種是民眾貪心,政府不負責任;另一種是應該投資者自己負責,而不是政府。中國人是不是貪心,這個今天不做展開。但是在市場條件下,尤其是中國的重商文化、一切向錢看氛圍下,老百姓沒有更多的選擇。他們政治上沒有權利,只好追逐經濟利益,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心態。哪怕是別的國家,投資人只要聽說有6%、8%、10%的投資工具,都會去追求。中國物價飛漲、通貨膨脹,中國人的合法投資渠道本來就少,股市、匯市雙崩塌,房市又漲到了頂點,當發現了p2p的時候,人們自然會趨之若鶩,而且這些趨之若鶩的主要也不是什麼低端人口,而多數是中產階級,甚至包括體制內的公務員和警察。但是,如果沒有政府的背書,人們不會去投。正因為有政府的背書,人們才會走入陷阱。所以,這一切不能歸結於人民貪心。如果說個人投資,股市高或者低,利息高或者低,當然由人民去承擔風險。但是現在連本金都拿不出來,平台攜款而逃,人財都不知所終,這就是刑事犯罪了,人們當然要去追究。另外,沒事的時候,政府說黨領導一切,有事的時候,黨不負責任,這是什麼邏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