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承認的「過勞死」:月工時300小時變200 一份過勞調查讓貨車司機妻子走上抗爭之路

2018-08-14 08:00

? 人氣

「我也覺得說現在很多工作都很辛苦,我也很不希望說公司其他同事變成下一個『智偉』……」(謝孟穎攝)

「我也覺得說現在很多工作都很辛苦,我也很不希望說公司其他同事變成下一個『智偉』……」(謝孟穎攝)

「我也從來沒想過,我們平常看新聞會覺得那是別人、不是我們,現在變成你是主角……電視上你看一些有些過勞的司機、遊覽車司機什麼的,只會覺得說真的很辛苦,不會想到說有一天自己也會遇到這種狀況。」

她曾在電視上看到過勞死的公車司機、遊覽車司機報導,卻從未想過有天自己丈夫也會死在送貨途中,更沒想過自己為了「過勞死」三個字站上街頭。丈夫過世一年多來,勞動部兩次過勞認定報告將她認為實際應有的月工時300小時估算為200多小時,未達過勞標準,而她還在抗爭。

2017年3月底,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於送貨途中腦出血倒下,送醫後於5月急救無效死亡,留給妻子鄭淨蓮的最後一句話是:「貨怎麼辦?」身為呂智偉隨車助理、山隆通運正式員工,鄭淨蓮天天自行記錄兩人工時班表,只是這份記錄不被採納,孩子供稱假日陪爸爸媽媽一起到工廠加班理貨,證詞也不被採納。

呂智偉離開一年多來,鄭淨蓮仍為了被承認「過勞死」而奔走,家裡還有3個讀小學的孩子、呂智偉的年邁雙親要撫養、還有房貸要繳,她只能持續消耗夫妻過去一起打拚留下的存款,持續現身一場場記者會。

20180403-工殤協會、桃園市產業工會等團體召開「山隆協調黑白道,勞動部你是白道」記者會,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遺孀發言。(陳韡誌攝)

2018年4月3日工傷協會、桃園市產業工會等團體召開記者會,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遺孀鄭淨蓮發言。(陳韡誌攝)


為何一名貨車司機妻子會走上這般抗爭之路?當一名勞工倒下,家屬要面對多少,又是否能討到他們想要的「公道」?鄭淨蓮一年半來面臨的,揭開「不被承認的過勞死」之困境。

「睡到半夜上去洗澡,4點又要出去工作」隱形工時不採納 過勞認定報告大縮水

當家人在工作時因為腦血管疾病、心臟疾病倒下,例如中風、腦溢血、心肌梗塞、猝死等情況發生,勞動部便會啟動「職業促發腦血管及心臟疾病之認定」(簡稱過勞認定)調查,而據過勞認定指引說明,判準包括:

「以發病前約 6 個月作為業務過重的評估期間、勞動時間的評估標準、列舉具體的業務負荷要因(勞動時間、不規則的工作、輪班職務、深夜值勤、工作環境、伴隨精神緊張的業務等),以及評估其程度的指引等。」

家人工作很累這件事,許多職災家屬知道歸知道,能拿出的確切證據只有公司記錄的班表,但鄭淨蓮是例外之一──身為隨車助理,她從2015年開始隨丈夫上班,也自行記錄班表,而2017年12月12日立法院外記者會,鄭淨蓮表示,呂智偉長期早上4點就要出門理貨,晚上裝完貨回家已8、9點,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月工時長期超過300小時

貨車司機不只要開車,也要搬貨,因此呂智偉的工時不只有山隆通運提供的出車時間,還有「隱形」的理貨時間。談起這份工作有多累,鄭淨蓮說每天都覺得很累,她回家看到床躺下去就能睡,呂智偉也是一回家就倒在沙發上睡著,更要命的是:「睡著到半夜,上去洗澡洗一洗,然後4點又要出去工作。」

此外,為了週一送貨更順利,鄭淨蓮說丈夫總是心繫著那些貨,假日也會進工廠加班,甚至帶著孩子去。「我覺得,那時候我們才有親子時間。」鄭淨蓮說孩子不覺得到工廠搬貨累,反而很開心可以跟爸爸一起「玩」。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生前照片(謝孟穎翻攝)
鄭淨蓮說,到山隆後呂智偉就假日帶孩子出遊的餘裕,一家人的出遊照都只剩舊照片了(謝孟穎翻攝)

當呂智偉倒下,勞動部隨即派員關切,鄭淨蓮表示需要花一些時間整理班表,未料在呂智偉過世沒多久、家屬還在忙後事的時候,第一次過勞認定報告就出爐,未採納鄭淨蓮記錄的班表,在工傷協會協助下第二次才參考鄭記錄的班表,但假日工廠加班情況是訪談工廠其他貨車司機,未採納呂智偉孩子假日幫爸爸忙的證詞,理貨時間的計算也是請山隆2名司機現場搬搬看,於是第二次報告出來,一樣是讓鄭淨蓮失望的結果──她認為丈夫是過勞死,但她計算出來的月工時300小時,在過勞認定報告「縮水」成200多小時。

理貨時間、夜間與假日加班計算方式成謎 勞動部無法採用孩子證詞

「這不是能力不足的問題,是能力有問題!」今(2018)年6月份記者會上,一路陪伴家屬的工傷協會理事長林淑真開轟了,而7月份在呂智偉家中受訪時,林淑真也對職安署「找同事搬搬看」的作法頗不以為然,畢竟鄭淨蓮體重僅約40公斤、體力有限,跟男性司機搬貨時間一定有差異:

「我覺得有可能找兩個男生,很壯丁,他就可以一直搬一直搬,但以(呂智偉夫妻)他們這樣的組合,一個太太那麼瘦小,你讓她力氣用盡還用那個不好的單子……看球賽也知道,一個人已經耗盡體力的時候一定要睡覺、補充體力再送,但呂智偉就是長期過勞,越聽越覺得捨不得。

鄭淨蓮提起這段,也還是很不甘心:「職安署那邊如果他都可以相信工廠員工的話,覺得我們落差那麼大,他可以派人去跟車,不是懷疑說我是不是造假、多記了那麼多工時……早晚疊貨時間,他們只有計早上時間,晚上沒算,我有把晚上算進去,他覺得可能是工時那麼多的原因。」

而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職災保護組組長許莉瑩受訪時表示,山隆通運提供的班表確實有問題,只記錄第一趟出貨什麼時候,至於每趟什麼時候到貨、最後是什麼時間,皆未依《勞基法》規定要完整掌握勞工出勤狀態,不符合《勞基法》跟職業安全認定,勞動部也已經對山隆通運工時記載不詳實一事開罰。

至於為何訪問呂智偉同事,許莉瑩說:「的確那兩個駕駛不是呂先生當事人,任何人都沒辦法代表別人的工作時間,只是想說,一般案件我們就去看看……但這案子還是依家屬陳述為主,除非雇主有資料說家屬講的不是事實。」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生前照片(謝孟穎翻攝)
鄭淨蓮沒想過丈夫的遺言會是一句「貨怎麼辦」,更不知該如何向小女兒解釋,爸爸無法實現看她結婚、牽她手走禮堂的承諾了(謝孟穎翻攝)

「假日加班」一說也成羅生門。電話訪談山隆通運經理楊英哲,楊強調:「公司不准員工假日進工廠,一個工廠假日門都關起來,怎麼可能進去?」而第二次過勞認定報告指出,訪談山隆通運2名司機,司機說假日不需進工廠幫忙,貨物所在的正隆公司大園紙廠則說為了保護貨物安全,禁止員工假日入廠區,而鄭淨蓮無法提供相關佐證資料,故勞動部「無法認定」假日加班事實。

鄭淨蓮說,雖然工廠假日休息,呂智偉為了減輕週一送貨負擔,假日仍會進去、還要自己找貨,小孩子也可以作證,只是6月份記者會上,勞動部也表示未成年人無法作證,孩子的證詞無法成為「相關佐證資料」。

勞動部盼盡速申請勞保 家屬堅持抗爭:不希望其他同事變成下一個「智偉」

「公司有公司的說法,家屬有家屬的說法,我們在一些狀況,沒辦法去判定誰說的比較接近真實的狀況……」職災保護組組長許莉瑩於6月份記者會這麼說,而電訪許莉瑩時,許強調,過勞認定報告與勞保給付、後續訴訟都沒有直接關聯,勞保局通常會站在職災家屬立場,盡量給比較高的給付。

而依勞保局規定,普通傷病死亡最高可領30個月月薪的遺屬津貼、職災則為40個月。許莉瑩希望家屬盡速去申請勞保,雖然勞保申請時限為「死亡之翌日起5年內」,但許強調:「今年的100多萬跟5年後的100多萬,錢就不一樣、價值就不一樣,經濟沒有來源的狀況下,該得到的要去主張才對,我們希望去幫忙他……」

許莉瑩也推測,家屬可能也擔心申請若得到「普通死亡」給付就無法翻案、進而影響後續對公司的民事求償,許說,目前她只能不斷溝通,告訴家屬申請勞保給付跟後續都沒有關聯,職安署也有將家屬說詞供勞保局參考。

20180621-工傷協會呂智偉案「職安署調查失職!還有多少「被做掉」的過勞案?」記者會,圖中為職安署代表職業災害勞工保護組組長許莉瑩。(謝孟穎攝)
職災勞工保護組組長許莉瑩非常希望家屬盡快申請勞保:「經濟沒有來源的狀況下,該得到的要去主張才對,我們希望去幫忙他……」(謝孟穎攝)

對於呂智偉案爭點,山隆通運經理楊英哲不願多談,接受電訪時對記者表示:「小姐不好意思,我的想法是這樣子,我們不想隨著她起舞。妳也可以轉告她(鄭淨蓮),若她有任何主張,去透過法院仲裁也好,用公權力申張正義對她來說也不是壞事,不要大家私底下亂放話,去做一些無濟於事的……她抗爭,她自己要有頭腦,什麼都頭腦都沒有,我不知道她要抗爭什麼?全部的人都說好像沒有這回事,然後把我們公司名聲弄臭!」

上法院,確實是最直接的方式,但對於無收入的呂智偉遺族來說,能花多少金錢跟心力去訴訟?鄭淨蓮說:「我們走法院是多大的傷害?我們必須耗多少精神在上面?我們已經夠難過了……走法院,對公司來說沒差,他有的是錢跟時間。」而工傷協會理事長林淑真表示:「如果今天是職災認定成功,山隆貨運該賠人家的就要賠出來!為什麼現在懸在這邊,是因為職安署第一趟就不夠客觀去認定,你是可以給人家過勞認定,但你又不客觀!」

20180711-山隆通運司機呂智偉家中現況,左為工傷協會理事長林淑真(謝孟穎攝)
林淑真年輕時曾在工廠被機器絞斷手臂、也協助過無數職災勞工,如今時常帶著點心、水果去探望呂智偉家人。圖為林淑真與呂妻鄭淨蓮(謝孟穎攝)

林淑真年輕時曾在工廠被機器絞斷手臂留下驚心疤痕、也協助過無數職災勞工,她說,過去永光化學廠爆炸案,一開始也因「工程已結束」被認定不是職災,勞團與民意代表介入後才討回公道。如今呂智偉案2次過勞認定報告都與家屬看見的有落差,鄭淨蓮也還想繼續「討公道」:

「我當然是很希望說能夠幫智偉討公道,不是只有為他……我也覺得說現在很多工作都很辛苦,我也很不希望說公司其他同事變成下一個『智偉』……」

一份過勞認定報告讓貨車司機之妻走上抗爭之路,公司未詳實記載班表、勞動部取證方式也被家屬認為不夠全面,林淑真對此提出「跟車」、查送貨工廠出入登記表、通聯記錄等建議,也希望找司機測試工作時間時盡量符合當事人體格。呂智偉之死過後一年多,其中諸多爭議,也在在考驗勞動部是否真能作為「勞工的護身符」。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