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如何在「川普的國度」擊敗「川普的人馬」?民主黨33歲初生之犢完美示範

2018-03-16 09:00

? 人氣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民主黨候選人蘭姆(Conor Lamb)苦戰勝出(AP)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民主黨候選人蘭姆(Conor Lamb)苦戰勝出(AP)

美國賓州第18選區13日改選1席聯邦眾議員,照理說共和黨應該十拿九穩,2016年總統選舉,川普在這裡以20%的懸殊差距擊潰希拉蕊.柯林頓。雖然前任眾議員墨菲搞出口口聲聲反墮胎、卻逼小三墮胎的骯髒勾當,灰頭土臉下台,但是這個選區進入20世紀以來的18位眾議員,16人是共和黨。

結果,共和黨以600多票的些微差距落敗(總票數近23萬票)。一葉落而知秋,共和黨今年日子不好過。

這場選舉兩黨總動員,看似有點殺雞用牛刀。墨菲(Tim Murphy)如果沒有身敗名裂,今年11月就要競選連任;而且賓州最高法院今年1月裁定該州選區劃分是惡名昭彰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對民主黨不公平,必須重新劃分,因此13日的當選人幾個月之後就要面對新的選區。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民主黨候選人蘭姆(Conor Lamb)苦戰勝出(AP)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民主黨候選人蘭姆(Conor Lamb)苦戰勝出(AP)

一葉落而知秋,11月期中選舉共和黨拉警報

但牛刀砍下去還是有人──共和黨──濺血哀嚎。共和黨目前同時掌控白宮、參議院與眾議院,但這樣的「全面執政」態勢恐怕好景不常,今年11月期中選舉(midterm elections),共和黨恐怕將丟掉兩院中至少一院。

13日的選舉顯示,就算是在深紅色(共和黨代表色)選區,民主黨只要找對人選、炒對議題,照樣能讓共和黨陰溝裡翻船。

賓州第18選區有多「紅」?這個選區主要涵蓋大城匹茲堡(Pittsburgh)南部,是典型的「鐵鏽帶」(Rust Belt)選區,傳統的煤、鋼產業多年來被全球化、自動化、產業外移拖累,光景分外慘澹,其藍領階層選民也成為川普訴求的「被遺忘的男男女女」,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選戰期間「要讓大批煤礦工人失業」的失言深惡痛絕。2016年總統選舉,川普在這裡拿下58%選票,希拉蕊只有38%。

民主黨候選人蘭姆:陸戰隊退役、聯邦檢察官、主打勞工經濟議題

不難想見在這場補選中,民主黨原本毫無勝算,但是他們找對了候選人!蘭姆(Conor Lamb)年方33歲,曾在陸戰隊服役4年,到現在還是預備役上尉,2014年迄今擔任賓州聯邦檢察官,辦過不少大案。除了年輕有為、資歷漂亮,蘭姆的政見與選戰主軸對民主黨也意義重大。

蘭姆雖然年輕,走的卻是「傳統民主黨人」的路線,主打工會權利、經濟公平、地區開發等議題;對於槍枝管制、女性墮胎選擇權,立場甚至接近保守派。最特別的是,蘭姆公開與眾議院民主黨領導人裴洛西(Nancy Pelosi)劃清界線,要求領導換人做。裴洛西多年來是共和黨最痛恨的「邪惡自由派」,每到選舉就儘量幫民主黨對手和裴洛西「掛鉤」,蘭姆此舉等於為自己打了預防針,有利於拉攏中間甚至中間偏右的選民。

在政策方面,蘭姆對川普著墨不多,而且對川普支持者頻頻釋出善意。但蘭姆猛烈砲轟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強調萊恩主張大砍社會安全(社會福利)與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主要照顧老年人),打動不少選民。對於川普在內政上最自豪的大減稅,蘭姆則批評共和黨是獨厚富人與大企業,對中產與藍領階層幫助不大。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川普力挺共和黨候選人薩康(Rick Saccone,左)(AP)
2018年美國賓州第18選區聯邦眾議員改選,川普力挺共和黨候選人薩康(Rick Saccone,左)(AP)

共和黨候選人薩康:在川普還沒有成為川普之前就已經是川普

至於共和黨候選人薩康(Rick Saccone),自始至終就以川普代言人、川普化身、「在川普還沒有成為川普之前就已經是川普」自居。川普投桃報李,全力為薩康助選;共和黨選舉機器也總動員,要人調人、要錢給錢。

結果「川普牌」顯然不怎麼管用,反映出他在全國不到40%的低迷民調支持率。更糟的是,「川普牌」還激發了民主黨支持者的熱情,也讓許多無黨籍選民倒向蘭姆。選戰期間,蘭姆募到390萬美元資金,薩康只有90萬美元。共和黨眼見大勢不妙,為薩康砸了1400萬美元,遠高於民主黨挹注的200萬美元,但扶不起的阿斗還是扶不起。

美國賓州第18選區這場補選的結果讓民主黨軍心大振,顯示在川普聲望低迷不振、共和黨內政成為乏善可陳的情況下,民主黨如果能在阿肯色、堪薩斯、猶他這些「川普國度」(Trump country)推出社會議題立場溫和、經濟議題焦點明確的候選人,局面將大有可為,而11月期中選舉「收復」眾議院的機會也將大增。

當然,民主黨有喜也有憂。喜的是找到「在川普國度擊敗川普人馬」的方程式,憂的是黨內分歧可能因此加劇,路線之爭日趨多頭馬車。裴洛西在黨內長期當權,不只是蘭姆這樣的溫和派要與她畫清界線,進步左派對她也很有意見,因為儘管她意識型態偏左,但是與既得利益階層淵源太深。民主黨必須重新連結美國社會基層,爭取2016年轉向川普的「被遺忘的男男女女」,到底要走哪條路線?將是民主黨一大考驗。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