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法官是性騷擾,還是言行不檢?

2018-03-16 05:30

? 人氣

民間司改會對「陳鴻斌騷擾女助理不免職案」訴請監察院提起再審。(資料照,甘岱民攝)

民間司改會對「陳鴻斌騷擾女助理不免職案」訴請監察院提起再審。(資料照,甘岱民攝)

日前陳鴻斌法官性騷擾女助理案件,由於職務法庭撤銷原先判陳免除法官職務的判決,改判裁罰陳鴻斌一年法官薪水兩百多萬元定讞,引起軒然大波。許多法界人士,婦女團體,政論名嘴紛紛大加撻伐。陳鴻斌已婚還試圖發展婚外情,道德上有瑕疵毋庸置疑,但是這事件是明顯的性騷擾,還是男方以為是兩情相悅,實有疑義。

監察院檢查報告中指出,陳鴻斌的女助理於98年1月5日到職,應於102年1月5日前重新遴選聘用。101年11月起至103年6月19日陳助理終止配屬陳鴻斌止,陳鴻斌竟與配屬之陳助理間存有超出長官部屬或一般同事間交往分際之異常關係。

筆者就如同現今大多數獨立自主女性一樣,不傳統也不前衛。在閱讀監察委員的調查報告時,試著從一般女性的角度揣摩在男方追求時應該有的反應,覺得這一件性騷擾的指控案,男方有錯,女方也應該負相當大的責任。

(1) 女陳助理每至陳鴻斌辦公室時,陳鴻斌即要求辦公室門虛掩。於其辦公室內數次以祈禱或感動為由,要求與陳助理牽手或貼身擁抱,其擁抱方式與外國人禮貌性招呼不同。起初,陳助理對陳鴻斌之行為雖有疑慮,惟認為陳鴻斌或係出於宗教因素、作風較為開放,以及配屬關係下、遴選聘用在即而未予拒絕。

女助理這段期間為什麼不想一些的方法,暗暗化解長官牽手或貼身擁抱的要求?例如她可以托詞宗教信仰,必須以正常合手方式祈禱,她可以有意無意暗示自己有男友,甚至請一個男同學或朋友中午來辦公室造訪她順便和她長官打招呼。但是,筆者雖然不贊成女助理一而再再而三的無所作為,她的解釋及遴選考量可以被了解及勉強接受。然而無可避免的,數次被牽手或擁抱都未予拒絕,傳給男方的訊息就是,她不反對這些追求的試探。

(2) 101年11月29日為陳鴻斌健康檢查前一天,對陳助理表示其因健檢無法進食,陳助理泡蜂蜜水予其飲用。
 
助理可以基於長官部屬之間的情誼甚至遴選考量,給他進食建議。但是在對方已經多次要求牽手及擁抱之下,自己的行為應該要格外警覺。作為女助理,雖然對長官要求有時難以拒絕,但絕對不能主動做出替他泡蜂蜜水這種體貼的動作。女追男,隔層紙,這種貼心的動作最容易讓男人感動及誤解。

(3) 101年底不確定日期,陳鴻斌與陳助理在辦公室談及聖歌事宜。幾日後陳助理將其國中摯友演唱之福音CD兩張交予陳鴻斌。

作為已經知道長官對自己有好感的女助理,這種主動的體貼和關心送給男方錯誤的訊息,是大忌,難道女助理一無所覺?

(4) 101年底,陳鴻斌表示其女兒將赴德國科隆大學就讀。陳助理表示,係應陳鴻斌要求,出借德文課本,並協助詢問就學所需事宜;惟陳鴻斌則稱,係陳助理主動提供相關協助。

如果是主動出借,如上段所述,這種行為送給男方錯誤的訊息,是大忌。即使長官要求,女助理可以假裝找不到課本。以前大學時男生追女生最常做的就是向她借筆記,因為有借就可以有還,這不是又增加雙方不必要的私人接觸和情誼?

(5) 101年底不確定日期,陳鴻斌出借其桌球拍予陳助理,並示範打球。陳助理表示,係陳鴻斌主動表示要出借球拍,並教其打球,她並未主動要求陳鴻斌示範打球。惟陳鴻斌表示,大約是在他接獲陳助理續聘通知以後,陳助理主動表示想向陳鴻斌學習桌球,因陳助理沒有球拍,因此出借予她,並當場示範握拍法及基本姿勢。

女助理已經續聘通知以後,少了遴選顧忌,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為什麼還要跟一個對妳有意的長官做私人的接觸,而不婉言托詞拒絕?女方在接觸時無論內心感到恐懼或顧忌,不說出來男方不見得知道。男方一直到現在得到的訊息雖不見得是兩情相悅,但是至少女方並沒有拒絕男方有意無意的追求。

(6)  101年12月17日,陳鴻斌邀陳助理利用中午午休時間一同至汐止Costco購物,並指示陳助理戴上帽子在法院外搭其所駕汽車,以避免閒言閒語。該次陳助理購買其個人使用之登山用雨衣,由陳鴻斌付帳,事後陳鴻斌亦表示不願收陳助理錢。

如果是女助理要買雨衣,為什麼要讓長官知道?如果是長官邀約購物,為什麼不託詞謝絕?即使不拒絕,為什麼在賣場非要買東西,難道不知道這個想追求她的長官可能會為她付賬?

(7)101年12月19日為陳助理續聘甄審會議前一日,辦公室同事因故相約晚上聚餐,陳鴻斌向陳助理表示其妻帶女兒至臺中,故「他當天晚上是free」,邀約陳助理吃晚餐,後因陳助理另有飯局,故兩人約定於當日晚上9時,在羅斯福路與和平東路口咖啡店碰面。兩人依約見面後,據陳助理表示:「等到他開車過來後,他又忽然說他不想去永康街了,問我說我帶你去宜蘭好不好,我說不要去,我弟弟身體不舒服。接著,他就說讓我選一個地方,但當下我不知道要怎麼選。後來,我選政大是因為那裡是我待過很久的地方,我比較熟,如果他不載我,我也知道要怎樣回去。…因為在政大校內停車是要收費,所以我就跟他講停在河堤,就是從道南橋下來旁邊的一個巷子內,那裡車比較少,停車位比較多。他停車後就說要散步,所以才去河堤散步。」

兩人抵達政大河堤,下車散步時,陳鴻斌遂詢問陳助理可否牽手,陳助理擔心拒絕恐不利於其次日之續聘,當下未予拒絕。嗣兩人回到陳鴻斌之汽車後座繼續聊天、喝咖啡,陳鴻斌跟她提議「可以靠在她的左肩嗎?她說可以,於是靠了2-3分鐘,之後跟她說,可否請她把眼閉起來,於是我靠過去,因為不能正面,所以有碰到她的嘴角。」陳助理馬上把他推開「告訴他這個事情是只有男朋友才可以對我做的……被我推開後,陳法官就說他誤會了。」

陳鴻斌邀女助理吃晚餐,女助理另有飯局,這不是天上掉下來最好的藉口?為什麼還要相約晚上九時再見面?就算見面,她為什麼不選在人多的地方?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深夜,在河堤散步,還手牽手,這難道不是浪漫的約會?再下來靠肩,閉上眼睛,男女輕吻,不是再自然不過的情節嗎?
從過去到現在,女方無論怎樣認為自己委曲求全,但是她表現出來的,不是主動的關心,就是被動的配合,傳給男方的訊息就是不拒絕他的追求,無怪乎在她被碰到嘴角把男方推開,告訴他這個事情是只有男朋友才可以對她做時,陳鴻斌說自己誤會了。如果性騷擾行為這樣困擾女助理,她至少不應該營造羅曼蒂克的情境,這一點她不懂嗎?

(8)102年公傷假期間,陳鴻斌表示其至陳助理家中討論工作時,陳助理交付其空白聖誕卡一張。對此,陳助理則表示:「通常我會買聖誕節的卡片給照顧我的人,卡片在我摔車之前,就已經買好了,但因為後來發生這些事情以後,我根本連寫都不想寫,可是也已經買了,所以我就把一張空白卡片給他。」

102年遴選早已通過,女助理為什麼還與長官糾纏,讓他到她家中討論工作?就算買聖誕卡送給對自己有意的長官,難道不能寫幾句避嫌,正經,只是普通感謝長官的句子嗎?送一張空白卡片給他會不會引起什麼非非之想,這個女助理也太隨意了。

20180312-法官陳鴻斌被控疑涉性騷擾改判免職為罰款爭議情事,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下午在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應立委要求對這案子善後處理提出說明。(陳明仁攝)
法官陳鴻斌被控疑涉性騷擾改判免職為罰款爭議情事,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應立委要求對這案子善後處理提出說明。(資料照,陳明仁攝)

(9)102年1月21日,陳助理公傷假屆滿而返回法院上班後,向陳鴻斌表達雙方應維持一般法官與助理之關係,未來不要再有肢體碰觸或私下邀約外出之情事。惟陳鴻斌竟於103年4月至6月間之某日,在其辦公室內,對陳助理稱:「如果有那種事情讓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原諒妳,妳只要讓我知道我今……我跟妳講在前頭……我這裡所謂的逍遙,可能用字不是很好,但是其實妳知道我真正的意思在哪裡,就是……就是我所關心。」陳助理答稱:「就是不要跟有婦之夫搞婚外情,講白一點就是這樣子嘛!」陳鴻斌答稱:「對啊,對啊,就是說不要……那,因為妳已經講過說沒有這個事了....」

陳鴻斌要求陳助理不應忘記雙方先前互動情形,且不得接受其他已婚男性邀約,言行不檢,無可爭議。但是女助理和長官落落長的情感對談,還說「就是不要跟有婦之夫搞婚外情,講白一點就是這樣子嘛!」這種話,也令人費解。既然覺得被性騷擾,卻又和長官有這樣冗長的談話和曖昧的對白,說老實話,雙方面都有不檢點的地方。

(10)102年9月初,陳助理參加萬人泳渡日月潭活動,對於陳鴻斌前囑託代買之紅茶表示係贈送、不收錢;同年12月15日,陳助理至日本奈良旅遊,寄送明信片予陳鴻斌,提有「……奈良這裡鹿超多的,很多舐犢情深的畫面,是你最喜歡拍的,你應該會喜歡奈良」等字。

女助理既然覺得被性騷擾,還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謹慎保持雙方距離,如同監委報告中說的「忽冷忽熱」,如果男方有意,這不是玩弄對方於股掌之上,讓他不死心嗎?

(11)103年6月10日,陳鴻斌欲與陳助理單獨討論其辦公室擺設,陳助理認為該話題與公務無關欲先行離開其辦公室,陳鴻斌認對話尚未結束,起身將辦公室門扶住,阻止陳助理離開,陳助理大聲表示要離去,陳鴻斌隨即終止其行為,讓她離去。陳鴻斌則說「我跟陳助理一開始的模式,是見了面之後會先寒暄聊天,聊一些事情,比如說她的貓、她的家人,之後才會講公事……但可能在她要離開的時候,我突然間想到有重要的事,我可能會去扶門還是怎樣,但不是壓門」。

陳鴻斌為什麼要扶門,兩造各說各話,難以評論。就算如果助理所說屬實,陳因為要與助理單獨討論其辦公室擺設,阻她離開,在助理表示要離去時,陳隨即終止其行為,讓她離去。這強制行為可能不當,但是與助理討論的是辦公室擺設,又在拒絕後讓其離去,在整個性騷擾案件中,雖屬不宜,但情節相對輕微。

總結說來,這案件到底能不能構成是性騷擾,還是如職務法庭認定的言行不檢,見仁見智。但是這一事件足供現代女性參考。做為一個在職場上可能會遇到自己要的白馬王子,也可能會遇到自己厭惡的追求者的現代女性,在男性追求的過程中,怎樣拿捏得宜,明智的處理性騷擾,是一門重要的功課。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