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楊金龍終究不如彭淮南!

2018-03-16 07:30

? 人氣

台幣是否為「轉型正義」而改版一事上,楊金龍(右)顯然不如彭淮南(左)。(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台幣是否為「轉型正義」而改版一事上,楊金龍(右)顯然不如彭淮南(左)。(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幾乎是迫不急待的,上任不到一個月,新任央行總裁楊金龍在立院的處女秀,就向外界證實原來的揣測:楊金龍終究不如彭淮南!

針對新台幣鈔券、硬幣改版議題,楊金龍周四在立法院中表示,促轉條例已經通過,若促轉會做出要新台幣改版的決議,央行會「依法施政」。雖然楊金龍也有「必須明確指認新台幣圖案含有威權象徵」的但書,但在態度上,楊金龍已被外界認為是「鬆口」,儼然把台幣是否要改版的決定權給促轉會,而且考量因素已全然是政治因素,毫無專業考量與立場矣。

相較之下,面對同樣的台幣是否應改版問題,前任總裁彭淮南一年前在立法院被問到此問題時,態度顯然是堅定得多;他直接了當的說,現在新台幣防偽功能良好,目前沒有改版的急迫性,而且現行新台幣已涵蓋教育、體育、科技、環保、生態等;假如鈔幣全部回收,至少要花6年時間、花費成本500億元;其中,鈔券改版估計要花費成本113億元、硬幣改版要372億元,再加上其他的相關作業成本,合計至少約500億元。

坦白說,這個議題百分之百就是政客「沒事找事」,拿著自己的政治意識型態到處套。作為該是國內最專業機構的央行,實在該站穩專業立場、拿出專業數字說服,更不該跟著起舞。如果彭淮南在位,不僅是有專業的立場堅定而已,他也有專業能力與政治能量,悄然化解此問題。

央行對貨幣發行的基本原則是:「發行貨幣的主要目的在提供社會大眾一種安全可靠、價值穩定及廣被接受的支付工具」;價值穩定與否靠的當然是央行對貨幣總量的控管、通膨的高低等,但安全可靠與否最重要的則是貨幣的防偽功能好壞,一種容易被仿冒、市面上偽鈔流通多的貨幣,談不上安全可靠,更難取得民眾信心。

早年千元大鈔剛推出時,市面上偽鈔增加,引發社會不安;當年偽鈔增加倒不是防偽功能差,而是民眾對新鈔的辨別方式不熟悉,讓偽鈔有機可趁。當年已擔任央行總裁的彭淮南,為此還帶著官員到市場向攤商民眾解說辨別真偽方式。

依照央行的統計,台幣偽鈔比率低,以發行百萬張的平均每月偽鈔張數與先進國家比較,台灣偽鈔張數是低於其它主要國家─如英國18.64張、歐元區3.38張、加拿大2.35張、瑞士0.83張,但台灣僅0.47張。因此,安全可靠上問題不大,完全不構成要改版的因素。

貨幣當然可改版發行新幣,規模最龐大的改版當然是貨幣制的全面更新─如早年從舊台幣改新台幣;再來是偽鈔過多不得不改版。至於因「政治社會因素」改版,不是不可以,但應是順勢為之,在該改版時以較切合當時的政治社會氛圍的改版為之,如現在的「小朋友」、南湖大山、大霸、玉山、帝雉、梅花鹿等進入鈔票中,就是如此。

未來台幣必然有改版之日,政治人物肖像也必然要從鈔幣中消失,但改版與否與時機,央行應考量必要性、迫切性、成本效益等諸多因素,不過考量因素再多,也不該屈服在「政治正確」下,把決定權交給促轉會。

央行估計的全面改鈔幣要花500億元以上的成本,如果考量到只有部份鈔幣要改版,成本當不會如此高;但問題是:為了一個政治考量,要耗費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的納稅人血汗錢,真有此必要嗎?這些錢不論用來濟貧作社福、亦或投入教育,是否更是務實的愛台灣?鈔幣改版真的就帶來「轉型正義」成功嗎?

更何況,鈔幣改版的成本不僅是政府要耗費的支出而已,改版的社會成本可能數倍於政府回收及印鑄新鈔幣成本。依照金融業者的說法,台幣鈔幣改版導致其他周邊必須配合更改的硬體設備,是一個難以估算的數字─所有金融機構與大小商家的ATM、驗鈔機、投幣機、自動販賣機等設備,全部需要配合新鈔幣調整甚至更換,更別提新鈔幣產生的社會成本(新鈔上市初期的偽鈔會增加),有人計算過這種成本嗎?

蔡政府為了挺住反核神主牌,要花數兆元搞綠能廢核,讓台灣花數兆元後,得到一個供電不穩定(甚至不足)、價格又高、空污與排放又增加的電網,號稱是「能源轉型」;這次,希望蔡政府多用點心、打打算盤,別再為一個無謂的「去除威權」政治意識,硬要鈔幣改版,讓國家虛耗資源。

至於楊金龍治下的「新央行」,對此問題的回應,只能說:失望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