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借錢的那條路:《做鐵工的人》選摘(1)

「走過左右兩群正在加工的婆婆媽媽,因為耳朵裡會不停傳來嘰嘰喳喳的閒言閒語……,也許她們不懂,小學三年級的我,也是有自尊的!也是聽得懂的!」(取自pixabay)

「走過左右兩群正在加工的婆婆媽媽,因為耳朵裡會不停傳來嘰嘰喳喳的閒言閒語……,也許她們不懂,小學三年級的我,也是有自尊的!也是聽得懂的!」(取自pixabay)

我是含著鐵湯匙長大的,雖然不是什麼金湯匙、銀湯匙……這意思是說,我的家境還算不錯,衣食無虞,算是小富人家。

個性內向害羞、感情豐富愛哭的我,就是不愛讀學校的書,總喜歡沉迷在漫畫世界裡,常常天馬行空地幻想著,總覺得自己以後可以成為畫家、科學家、機械工程師,做些與別人不同的事,成就一些不平凡的事。

但是,老天總是喜歡考驗著人們。原本富裕的家庭,因為父親愛上賭博,散盡了家財;也因為父親的風流倜儻,在外頭另組了家庭……於是,幼小就成單親家庭的我,早已被逼得知道要識人眼色。

潦困家境,三餐都是問題;被房東趕,孟母三遷,更已成家常便飯。所以,也迫使我必須跟著媽媽四處去向人借錢。

向人借錢,是我這輩子最不願意做的事,只因為在那段期間裡,讓我嚐盡了人情冷暖……

某次,媽媽又帶著我來到阿姨的手工音樂娃娃工廠,準備向她的妹妹借錢。媽媽已經借到不敢再進工廠了,只好叫年幼的我來辦這件事。

我實在很不願意進去,心裡覺得非常惶恐,因為必須走過左右兩群正在加工的婆婆媽媽,因為耳朵裡會不停傳來嘰嘰喳喳的閒言閒語……

「這不是XX的小孩嗎?一定是組長的姐姐又要來借錢……」

「一直借不會不好意思嗎?……」

「怎麼又來了……上禮拜不是才來嗎?」

這對我來說,有如惡夢般一再重演,如今又來了!

天啊!也許她們不懂,小學三年級的我,也是有自尊的!也是聽得懂的!

就這樣,我低頭快步走過,想快速的逃離這個現場。但是,短短的一段路,對我來說卻是最難走、最漫長的,走了很久還是走不到終點。

此時,我的雙手不自覺的已經握緊,心中暗自的賭誓:這輩子絕對不再向人借錢!

好不容易見到了阿姨,但我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這不是為了借錢容易而故意裝的,這是幼小的心靈自尊受到了無情打擊啊!

很慶幸的,我的阿姨讓我知道這世界還是有溫暖的。她看到心靈受到傷害的我,很快地一把將我抱進懷裡,在我耳邊輕輕小聲的說:「沒關係……不哭……阿姨知道……阿姨知道……」

然後偷偷地將錢塞進我手裡。

沒錢(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https://www.pakutaso.com/20170132024post-10118.html
原來錢是那麼重要,而跟人拿錢是那麼的困難(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

拿到錢的我,意識到,原來錢是那麼重要,而跟人拿錢是那麼的困難;看著那些婆婆媽媽,也了解到,唯有靠自己的雙手,才是最實在的。

沒多久,我與媽媽加入了家庭手工行列,也才真正體悟到,原來靠自己雙手賺錢來支付生活的費用,是那麼的快樂與充實!

第一名的三角鐵

而我的夢呢?

其實隨著家境的改變,早已消失不見。

一直以來,半工半讀的生活,已經養成了我務實的觀念。國三要畢業時,每個同學拿著各學校的報名表準備去報考,但觀察敏銳的老師發現我卻連一張報名表都沒拿。

我說:「是的,老師,我打算直接就業。」

老師驚訝的問:「怎麼會?」

沒錢繳學費的事我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淡淡的說:「不知道要唸什麼……」(是啊,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此時,老師說了點醒我的一句話:「你工藝、美術都是班上前茅,為什麼不依自己的興趣去考復x美工?」

對厚,於是猶豫的我去拿了報名表。

但在拿報名表的同時,聽到了同學的對話:「聽說季展的材料費都很貴……」於是,我又打了退堂鼓。

回到家後,便將報名表丟在桌上。媽媽因此也注意到我要升學的事,她執意要我報名,不要擔心學費的事。就這樣,在媽媽的要求下,我去報名參加了考試,也如願的考上了。

可是……可是……學費真的是很大的負擔啊!然後,我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我放棄了美工科,改讀了電子科。

呵呵……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滿好笑的,自以為是的主意。

讀了電子科,想說有學歷就好,其他就不在乎了。但是,天分是沒辦法埋沒的。一次校慶比賽,規定每個人都必須要參加一項科目的競賽,有美工、製圖、電子、鉗工……等。我挑了自己喜歡動手做的手工藝──鉗工。

這次的鉗工比賽,主要是將一塊一公分厚的鐵,用鋸板鋸成等角三角型。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對我來說,還滿有挑戰性的。

因為個性的關係,我對自我的要求很高,希望等距、等寬,角度、尺寸也都必須要一樣,所以我將一天比賽的時間都花在了這塊三角鐵上。

不斷的丈量,不斷的修改,要將誤差做到零為止。不準就重做一塊,就這樣,不知不覺就做了三塊。其中一塊自己覺得滿意,還將工藝課學的拋光技術給運用上,把鐵塊拋得亮晶晶的。

這時,在旁邊吃泡麵的同學看我多做了兩塊,便要求我送給他們。就這樣,我的三塊三角鐵就一起參加了這次的鉗工比賽。

說來好笑,從小沒拿過獎狀的我,隔天卻被老師告知,我拿到了鉗工比賽第一名,而二、三名正是跟我要的那兩位同學。

嗯……這個意思是說,一二三名都是我包辦了!(這真的有點誇張)

星期一週會頒獎,我在眾師生面前領了生平第一個第一名,同時也是全校第一的獎狀。

這可能是老天爺在暗示我,我以後會吃這碗飯吧!

作鐵工的人。(柿子文化)
作鐵工的人。(柿子文化)

*作者六年級生,從事鐵工三十年。本文選自作者新作《做鐵工的人:無極限的生活工法,不被彎折的意志,與鐵共生的男人》(柿子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