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賜輪終於脫困,誰該為損失買單?

2021-03-31 10:10

? 人氣

在蘇伊士運河終於脫困的長賜輪。(美聯社)

在蘇伊士運河終於脫困的長賜輪。(美聯社)

擺脫擱淺的困境之後,隨之而來的問題是:「長賜號」堵塞蘇伊士運河多日,造成的直接和間接損失幾何?誰來賠償這些損失—船隻的日本所有者還是台灣租賃方,亦或是其他機構?這一重要貨運航線的數日癱瘓又會對商品價格產生什麼影響?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橫」在蘇伊士運河超過6天之後,在挖土機和拖船隊夜以繼日的工作之後,巨型貨輪「長賜號」終於擺脫擱淺狀態。這一被癱瘓數日的重要貨運通道終於開始逐漸恢復航行。不過,一系列後續問題並未隨著「長賜號」的脫困就迎刃而解。

完全疏通堵塞還需要數日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拉比(Osama Rabie)宣布,運河已經恢復「24小時通航」。拉比表示,在運河內和兩端滯留的船隻達到370艘,其中25艘油輪,稱這些船隻全部通過需要三天半左右時間。彭博社的消息則指,等待通行的船隻有450艘。

而日經新聞網(Nikkei)則援引全球最大的貨櫃貨輪企業丹麥A.P.穆勒-馬士基指出,蘇伊士運河每天可供50艘~85艘船隻通過,這樣計算完全消除「長隊」需要6天以上。

隨著「長賜號」脫困的消息傳出,國際油價下跌了1.4美元。此前由於蘇伊士運河這個重要的原油運輸通道堵塞,上周油價出現了小幅上漲。

損失幾何?

據德國《時代周報》在線版(Zeit.de)報導,2020年一共有將近1.9萬艘船隻從蘇伊士運河通行。蘇伊士運河不僅是連接紅海和地中海的通道、亞洲和歐洲之間最近的船運路線必經之地,而且也是埃及的一個重要收入來源。該報指出,在航運癱瘓的這幾日裡,蘇伊士運河每日損失的收入高達1300萬到1400萬美元。

除了這些直接損失之外,德國基爾經濟研究所(IfW)認為,這次的「長賜號」事件給海上貿易所帶來的「額外負擔「有可能進一步推高海運價格,「這些成本或早或晚都會反應在產品價格上」。該研究所的調查數據顯示,每年德國通過海運向亞洲出口的產品總價值達到1210億歐元,其中主要是汽車和機械類產品。而大約9%的德國出口和進口都是通過蘇伊士運河來運輸的。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從亞洲運往歐洲的貨櫃運輸價格已經出現了「暴漲」,而蘇伊士運河的短暫癱瘓只會加劇這一發展。

誰來賠償?

這幾天的運河癱瘓究竟造成了多少直接和間接的損失,恐怕很難進行準確的估算;然而另一個關鍵問題則是,誰應該為這些經濟損失買單呢?德國聚焦法律話題的網絡新聞媒體LTO(Legal Tribune Online)采訪了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學(Erasmus Universiteit Rotterdam)商法學副教授赫爾尼希博士(Dr. Julia Hörnig),這位專門研究國際貨運法律的學者指出,按慣例應該是由船東責任保險(P&I保險)來賠償水路損害和停止通行對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造成的經濟損失。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可能船東和承租方需要先期賠付損失,然後才能向保險公司申報理賠。

日經新聞網也援引日本大型海上保險公司指出,「此次事故可以全部通過保險賠付額解決。似乎也不會成為今後推高保險費的因素」。不過,如果滯留船隻要求長賜號賠償,很可能分別走流程予以判賠。

除了賠償損失之外,夜以繼日的挖土機和拖船隊也是需要支付工錢的。商法學者赫爾尼希指出,這部分費用可以通過租賃方的所謂「H&M」保險(Hull & Machinery,船體與機械綜合保險)來承擔。至於是否「長賜號」擱淺所造成的所有經濟損失都要追究到船隻的所有者和租賃方,目前還很難預測。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相關保險公司所面臨的損失一定是巨大的。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