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事件,讓他看到與北京和解的機會:《意外的和平》選摘(1)

2021-02-14 05:10

? 人氣

前蘇聯外交部長謝瓦納茲的一趟中國行讓他深受震撼,深刻領教了中國人的憤恨。(資料照,AP)

前蘇聯外交部長謝瓦納茲的一趟中國行讓他深受震撼,深刻領教了中國人的憤恨。(資料照,AP)

蘇聯試圖改善與日本、敘利亞、伊朗等國的關係,但最首要的是中國。此時的中國憑藉著美國的投資與改革開放在經濟上突飛猛進,但戈巴契夫卻不認同中國沒有政治民主化的經濟改革。在他訪問北京之後,天安門事件爆發⋯⋯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對美和對歐政策一直是蘇聯在國際事務上的最優先事項,與美國總統的對話更是重中之重。雖然戈巴契夫於1986年7月在海參崴發表了一次重大演說,並在該年12月份對政治局說:「文明在21世紀將轉移到東方」,但直到1988至1989年以後,戈巴契夫和謝瓦納茲才把對亞洲的注意力從阿富汗的困局擴展到其他地方。他想和過去與蘇聯為敵的亞洲國家交好。對抗只會浪費資源,和平永遠是他的優先目標。戈巴契夫要重建蘇聯作為一個歐亞強權的地位。謝瓦納茲完全贊同,但他覺得實質進展太少,戈巴契夫不能只是宣示官方意向。1987年7月,他力主要從蘇聯的亞洲領土撤除100枚核子飛彈。

他認為,蘇聯領導人必須明確向中國和日本證明他們的裁軍計畫不只是針對美國和歐洲。需要有單方面的主動作為。

但戈巴契夫不想躁進,因為中國問題困難重重。鄧小平曾公開質疑蘇聯的「重建」,戈巴契夫也擔心和北京太好會破壞他和華府的關係。

他也擔心蘇聯的安全。他雖然同意完全撤除在歐洲的中程核子飛彈,卻在亞洲領土維持了100枚核彈頭。在蘇聯和中國展開合作之前,他和政治局都要在漫長而有爭議的邊境維持核嚇阻能力。

但中國人自大驕傲、疑神疑鬼又敵意深重,蘇聯領導人必須先伸出橄欖枝。1988年12月初,謝瓦納茲邀請中國外長錢其琛到莫斯科,向他保證戈巴契夫是真心想和解。錢其琛也向謝瓦納茲保證北京真心想改善關係。他重申中國希望被平等對待,感謝謝瓦納茲說會幫忙勸越南從柬埔寨撤軍。

戈巴契夫向來對越南沒有好感,說越南有1000萬失業人口。

對他來說,降低莫斯科和胡志明市的關係沒什麼大不了。與中國和解看來是有些苖頭了。

南庫頁群島問題

他和謝瓦納茲也要向其他亞洲國家保證莫斯科對他們沒有野心。謝瓦納茲安排了一些要訪問的熱點,1988年12月底從日本開始。他在3年前曾訪問過東京,了解日本人對領土問題的不滿,也了解日本的經濟實力。日本從1945年以來就和莫斯科爭執蘇聯所占領的北方四島。

這些島嶼在俄國稱為南庫頁群島,日本戰敗後一直拒絕和蘇聯簽訂和平條約。謝瓦納茲能夠體會日本人的強烈感受。但由於日本政府准許日本企業參與「戰略防禦系統」,他遂於1986年秋停止了進一步外交動作。

當時他也去了南韓和蒙古。雖然他學習到不少,但實質成就幾乎為零。他和戈巴契夫又隨即把注意力移到了世界其他地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