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你注意到蔡英文與蔡衍明的勾結嗎?

2020-12-11 06:50

? 人氣

對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而言,蔡政府惡政,抵抗的方式就是駡總統。(盧逸峰攝)

對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而言,蔡政府惡政,抵抗的方式就是駡總統。(盧逸峰攝)

中天關台!有人義憤填膺認為歷史不會忘記中天,更會紀錄蔡政府扼殺新聞自由。他們太浪漫。新聞自由這點,歷史絕不會記得,起碼我們老百姓一定記不得,更別奢望民進黨記得。後人會記得的,是戰役的勝負——民進黨贏,中天敗北。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政治鬥爭如此激烈,自由口號如此喧囂,社會成本如此高昂,那麼,蔡英文與蔡衍明應該是勢不兩立吧?他們兩人顯然也會如此認為。但是,他們兩位對於台灣的民主,卻有一個共同的看法,甚至是勾結。這個看法就是,台灣當然是個民主自由社會。

蔡衍明指控中華民國要走入獨裁了,表示他堅信台灣是個民主社會,所以政府不可以關閉中天新聞台。蔡英文則認為社會對中天換照看法有所不同,足以證明台灣一直是民主社會。可見,他們兩位的前提都是,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社會。矛盾的是,他們視對方為民主自由的破壞者。

雙方對彼此的批評合起來看,台灣不存在一個自由社會所必須具備的連帶意識。台灣政治自始是分裂狀態,在台灣政治文化裡,政黨或派系之間惡鬥不歇,不允許連帶意識的孕育。對他們每一位而言,固然台灣是自由民主無誤,但對方沒有資格享受平等權利,所以對抗起來就不受民主程序限制,尤其是民進黨直覺性地將對手等同於中共同路人,因此是國家安全的威脅,跟對手講民主程序等於自殺。

這就說明NCC大剌剌對程序的完美藐視,不加遮掩的原因,遮掩了反倒不妥,不能充分展示捍衛民主自由的決心,或徹底揭穿對方的不值、沒資格,進而可以視中天為自絕於台灣。其結果,民主自由預設對所有人的權利的平等保障,在台灣,不僅統治者在壓迫對手或人民的時候,沒有憐惜,就算自覺被壓迫的人,也預期壓迫一定會發生,要防範,不能侷限於程序。

所以,如果被人家批評破壞民主自由,完全不會感覺羞愧,或產生自省,上焉者置之不理,下焉者還會忍俊不住,覺得好笑,罵對方是中共就好了。對台灣人而言,能讓他們自豪的民主自由,千篇一律就是兩點,第一,可以罵總統;第二,可以投票選總統。至於如何對待政治上的對手,不是民主自由的依據。

20201208-遠景基金會8日舉行「2020臺美日三邊印太安全對話」,總統蔡英文致詞。(盧逸峰攝)
在蔡英文總統眼裡,大概認為蔡衍明是要推翻她,這就超過她所理解民主自由所能容忍的。(盧逸峰攝)

當然,可以罵總統也可以投票選總統,跟民主自由沒有直接關係,以前皇帝也有人敢罵,後來的希特勒也是靠投票選上的,而他們都是民主自由的負面教材。實際上,即使在台灣,甲罵總統跟乙罵總統,後果可以完全不一樣。倒是甲投票與乙投票的結果,幾乎一樣,無論誰,投完票之後當下對總統就失去節制能力,而且之後要加入為虎作倀,才能分到資源,免於掠奪。

這兩點之所以成為台灣人自詡為民主自由的標準所在,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不能罵領導人,也不能直接票選國家主席。簡言之,台灣人是以凸顯與中共不同,作為民主的根本、唯一標準,而兩岸之間的文化、宗教、語言、風俗習慣、政治手段都太像,所以罵總統與投票這兩個台灣人的專擅,才成為民主自由的核心。這一點上,蔡衍明與蔡英文可以說是完美搭檔。

民主自由也好,或新聞自由也好,從來不曾在台灣政治文化的深層駐足過,雖然廟堂之上琅琅上口,充其量是口頭禪,沒有價值內涵。對歷史而言,中天關台,就是蔡英文政府對蔡衍明的新聞台發動政治鬥爭。政治鬥爭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習以為常的事情,每天多如過江之鯽,1450深入每個角落,鬥垮中天不過就是另外一件而已。

台灣人期待這樣的事無日不有,鬥爭過程很精彩,以後大可為人所津津樂道,甚至早就擊掌互賀,抿嘴暗笑。他們怎會從新聞自由的角度來記憶?本來沒有的東西再度確定沒有,或許有人有點惆悵,但稍縱即逝。

在新聞叢林裡,沒有人會心痛新聞自由的問題,新聞自由是戰敗者安慰自己的說詞。民進黨的記憶裡,反而還是中天捧韓國瑜太過火,是在破壞新聞自由,別的台只要沒有捧韓國瑜,做什麼都不會被當成破壞新聞自由。相反的,蔡衍明有朝一日能重起爐灶的話,也絕不會就此開啟對新聞自由的內化。

恐怕在蔡英文眼裡,蔡衍明是要推翻她,這就超過她理解的民主自由所能容忍的。但蔡衍明反而覺得,蔡英文惡政,破壞民主自由。他抵抗她的手段——罵總統,與她壓制他的理直氣壯——有選票,就是台灣民主自由的全部,是他們聯手成功打造的仿冒民主。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