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你的敵人是自己—別讓制度限制你的人生

2020-10-29 05:30

? 人氣

台灣教育和社會把人給單一化,扼殺了很多有才華的人。唯有相信自己,不被他人左右你的價值觀,才能走自己的康莊大道。(圖/Leo Hidalgo@flickr)

台灣教育和社會把人給單一化,扼殺了很多有才華的人。唯有相信自己,不被他人左右你的價值觀,才能走自己的康莊大道。(圖/Leo Hidalgo@flickr)

我是個體保生。

從小學三年級就進入了體育班一直到高中畢業,國中高中六年合計10年,就是上課睡覺下課尿尿,老師考試會特別出考卷讓我們寫及格分是40分,但我也從來沒有考及格(除了國文),基測大家講好你全部猜A,我全部猜B,他全部猜C,看看誰最後猜的高分,因為最後還是靠體育成績保送了高中。

我印象很深刻很多老師/教練說過的話,曾經有老師說:你們知道在體育班上課的感覺嗎?就像在對著牆壁說話,你們以後大概就是去教游泳、當救生員、或者和你們那些學長姐一樣當櫃檯收門票。(現在想想,老師,職業沒有貴賤之分,作爲一位傳道授業解惑的人,卻將職業做了階級之分,這是在誤人子弟)。

曾經有教練用譏笑的口氣告訴我們班,他說:你們班真的很厲害你們知道嗎!你們班游泳能力很不怎樣,唸書也不怎樣,也沒有別的專長,你們就是一群很不怎樣的一班,我很敬佩你們能活到這麼不怎麼樣,不容易!

除了師長、家長、也包括了普通班同學的瞧不起。以前不懂事,不明白很多人生的哲學,尊重,還有一些再基本的社會學,但除了怪教育系統,怪很多人,最需要責怪的還是自己,但一個未成年,你期望他/她懂什麼?

上了某大學政治系後我遇到了一群人,那群博學多聞又謙卑接納多元的教授,還有那群聰明伶俐的同學們,他們用行為教會了我很多事。大一第那年,我差點被21英文退選,因為我第一次考試只考了17分(選擇題猜來的)。教授們的世界觀還有對社會的看法,還有那些對於多元的接納以及包容,刺激了我很多思維,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向他們看齊。

同學的腳踏實地和對很多事情的理解力,讓我也想改變自己。18歲上大學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解脫,對普通班來說是補習考試的解脫,對體育班來說是訓練比賽上的解脫,但對我來說,是一個從零開始的機會,我要把我在體育班失去的10年在下一個10年補回來。

台灣教育和社會把人給單一化,扼殺了很多有才華的人(在他們的天賦能被看見的之前)。曾經有老師告訴我,游泳(運動員)是一時,人生是一輩子。等到上了大學才真的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不論你過去做了多少的付出,你依舊要賺錢吃飯養家,擁有一個自我滿足的人生。每個人的天賦不相同,但社會用相同的價值觀强壓在很多人的身上,使得很多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麽。

唯有相信自己,不被他人左右你的價值觀,才能走自己的康莊大道,運動員真的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制度和價值觀的問題而已,學歷高會念書其實也不代表什麽,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才是最重要的。

在美國唸書過的人都知道,國際學生要在美國找到一個願意幫你申請工作簽證的公司是多麼困難的事,更不要說申請工作綠卡,很多人想留但怎麼樣都留不下來,我想大概就是運動員精神努力不懈的毅力和努力,才一路帶我到那麼遠(當然也是因為爸爸媽媽全力的支持)。

疫情延燒,美國失業率上升,我的公司也因為疫情裁了很多人,但公司選擇幫我申請工作綠卡,因為希望我可以不受一些系統的問題,會一段時間無法工作,公司也幫我申請了工作簽證(這兩樣花了公司一筆不小金額)。

我今天也正式換了移民身分不再是國際學生,在體育班失去的10年學習,我花了10年的時間努力補回來,從連America 和 American都分不清的運動員,到現在我是美國航空公司飛安分析師,世界很大但只要接納世界的多元,帶著一個充滿好奇和好學的心態,任何人都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

我是個體保生,我以體育人為榮。

*作者曾為國手,目前為飛安分析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