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社工是助理嗎?請政府勿開啟社工助理的大門

2020-10-12 05:4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出席社工人員表揚大會。(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出席社工人員表揚大會。(總統府)

2020年夏天,一則徵才告示無意中引起社工圈夥伴討論,是某衛生福利部醫院徵求社工人員的徵才告示,看似平凡的徵才訊息卻衝擊了我的認知。因為,這則徵才告示開出的職缺竟然是「社工助理」,而且,同為周一至週五全職的工作時段,醫院開出的薪資級距竟是24000-28000,令人難以置信,這真的是政府公立醫院對於社工人員的專業勞動環境的認知與政策嗎?

不同於歐美國家,我國社工人員並無明訂「社工助理」一詞,社工師法亦無規範社工助理/助理社工的業務範圍,然而,社工助理一直稱近年來卻悄悄在醫院當中流動,不僅社區型如此,甚至北部公立醫學中心同樣招募過社工助理,然而,部分社工助理工作內容既無與一般社工不同,工作時數、條件資格也都無異於一般醫療社工師,唯一不同的,就是薪水與正常社工待遇擁有著天差地別,令人不僅懷疑是否是某種對待社工人員二次剝削的手法?

當前社工助理無法可管,部分機構要求工作資格等同社工員;部分單位則是沒有大學畢業者皆可擔任,使社工業界近年大肆聘雇助理員,從原先少數民間社福機構開始,擴展至今連公立醫院都大搖大擺的聘任「約用社工助理」。以本案為例,一方面開放社工師/員擔任;一方面又開放沒有大學畢業者擔任,資格界定十分不清,給予工作內容之資訊亦相當模糊,不免令人聯想是否希望「用最低成本」聘專業人員之嫌。

醫院徵才告示(截圖)
醫院徵才告示(截圖)

在香港,由於教育制度劃分歸類相當詳細,從專科畢業後再修學分完成社工專業文憑者,才具擔任社工助理(Social Work Assistant)之資格,社工助理與一般社工有著相對不同的專業職能,進入社福機構任職後,薪資介於新台幣50,000-100,000(月薪)間。反觀衛生福利部直屬醫院,非但不如香港要求社工助理需要完成一定專業水平訓練,職務說明亦不完整,甚至開出令人跌破眼鏡的薪資,即與當前勞工最低薪資23,800相差只有200元的待遇,試問,這樣對待社工人員的薪資水平是合理的嗎?如果醫院只是單純需要行政人員,又為何需加上「社工」一詞呢?又試問若這位社工助理擁有社工師執照,是否需要執登?假如今天未規定薪資透明化政策,恐怕這類薪水更加難以被看見。

2019年9月總統府曾召開「總統與社工專業人員有約」,筆者有幸能夠出席並與蔡英文總統、陳時中部長見面,總統於對話中亦表態充實社工人力與支持社工加薪的大方向,令社工人員相當振奮。遺憾的是,在當前中央政策各縣市落實不全之餘,先前才爆發出台南「社福宣導員」爭議,現在竟又看見政府單位開出如此打擊社工人員之徵才公告,而其中僅不到一年時間。正如黃源協教授所說,我國社工面臨到專業主義與管理主義的衝突,使得社工專業都逐漸被稀釋。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弱化專業地位的領頭羊竟是政府,這代表的意義更加不平凡。

未來政府應該審慎評估社工助理任用的問題,倘若需求為非社工之行政工作,應由行政人員處理,若涉及社工專業相關業務則應該聘雇社工師/員。事實上,社工之服務業務的確區分行政、直接服務兩大類,兩者皆屬於社工專業,從事社工行政多於臨床服務的社會工作者應稱作「行政社工」,而非社工助理。假如政府希望將社工行政業務與臨床服務分離(類似香港做法),則應該給予一定配套措施與保障,例如社會行政與公職社工師間之薪資級距並無過大差異,而非秉持開源節流的理念犧牲社工勞動權益,否則一旦開啟社工助理的大門,社會安全網建構恐怕舉步維艱。

*作者為社工工會成員,社工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