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經濟把脈》IMF亞太部副主任談一帶一路、人民幣匯率與雄安新區

2017-04-24 10:21

? 人氣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世界銀行春季會議正在美國華盛頓召開,IMF亞洲及太平洋部副主任馬庫斯·羅德勞爾(Markus Rodlauer)21日接受媒體專訪,他就中國經濟、「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人民幣匯率以及雄安新區等熱點話題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張經義:你提到你很快就會去中國。你有多頻繁地拜訪中國?你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裡又是扮演什麼角色?

羅德勞爾:我很驕傲能從事與中國相關的工作。我前後在中國有三次的工作經驗,第一次是我早年以專業人員身份進入中國,然後是擔任部門主管,處理中國大陸、香港和其它小國的業務,現在我則是領導在IMF裡的中國團隊。這是很大、也很謙卑的責任,我很感謝中國政府的邀請,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能到中國和人們溝通,不只是領導人,還有一般老百姓、技術官僚、還有私營企業部門。想真正瞭解中國,可是要花一輩子時間的。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張經義:你也提到了,你很快也將出席(在中國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你對此論壇的期待為何?

羅德勞爾:我必須說我不是自己去參加,實際上,是我的老闆,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收到邀請,與其它領導人共同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我這趟是陪同她與會。「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非常重要,因為世界存在巨大的基礎設施差距,也就是許多國家需要橋樑、需要道路、需要所謂的基礎設施來發展經濟。但他們有融資的困難,或建設的困難。這不只是透過大型的基礎建設投資專案,還需要像中國這樣具有經驗和和資源的國家來領導。

張經義:讓我們看看中國經濟吧,我們看到中國第一季的經濟增長,而IMF也調高了對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期,所以你怎麼看中國短期內和中期的經濟表現?

羅德勞爾:今年前幾個月中國經濟動力相當強勁,不只是上一季較去年同期整體的增長數字來到6.9%,還有高頻率指標,像是投資和消費。在各領域的數字上,我們看到增長的動力現在是非常的強勁。這對中國來說,整體是件好事。我們看到,主因之一當然是中國政府的政策,中國政府採取連串列動刺激經濟,既透過投資支出,也透過主要措施增強地產領域,加上私營部門也很好的恢復。

我們IMF這一輪調高了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測,但這預測是在中國發佈第一季度經濟增長前做的,而現在我們看到這狀況,我們可能會再檢視我們的評估,並且可能調高預期。我們在今年中將前往中國進行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工作,以準備我們與中國政府合作的中國經濟年度大型報告和評估。說到這,有些強勁的動力可能會在今年下半年減弱,地產太過強勁,可能拿掉下半年經濟增長。更重要的,還有中國政府的新焦點,也就是財政穩定。

目前我們看到的部分經濟增長是由快速的信用擴張推動的,不只是銀行提供客戶貸款,也包括其它金融機構,像是影子銀行、信託公司、新金融機構、小型銀行都在擴張信貸。因此,經濟當中的債務也快速增加,這短期內是增強了經濟。但是看到債務的趨勢,特別是大型銀行外的非銀行金融部門,是有些令人擔心的。但我們很高興看到中國政府對此非常注意,聚焦在穩定上,我們也預期這會持續下去,但部分經濟增長動力也會因此消失。

如我提到的,金融迅速擴張是不可持續的,這也回答了你第二個問題,我對中國經濟有什麼擔憂。一方面,這對短期的增長動力是有利的,但這金融債務的增長,特別是非銀行的部分,我們已經關切了一些時間,中國政府也關切。因此我認為重要的是,這些我們現在看到的措施,會減緩下半年經濟增長,並且持續到明年。

專訪IMF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的張經義。
專訪IMF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的張經義。

張經義:上個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說中國經濟的表現應該足夠能說明中國經濟硬著陸這個觀點是不正確的。你怎麼看?

羅德勞爾: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們一直以來都非常明確,我們從來沒有預測過中國經濟硬著陸。5年前,我們沒有做過這樣的預測,一兩年前當很多其他中外金融領域的專家都在這樣擔心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這樣預測過,我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中國經濟的勢頭仍然非常強勁,外部收支往來也穩定了下來。中國的問題是長期問題,是要怎麼放緩和保證急劇擴張的信貸市場是安全的,這些問題一直以來我們都看到了,大銀行的這個問題還好,但是在大銀行之外是有風險的。

張經義:我們來談談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吧。最近我們看到西方社會有不斷增長的貿易保護主義的情緒,而中國正在鼓勵更加開放的貿易和經濟。你怎麼看中國現在在這個國際社會上的角色?

羅德勞爾:我不得不說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跟5年前相比是非常不同的,當然跟10年15年前相比就更加不同了。在過去的兩三年裡,我可以說中國已經達到了我們所說的國際經濟治理的階段,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們可以看到很多這方面的體現。一些標誌性的事件,比如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籃子。這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創建的一個國際貨幣單位,由5種大的貨幣組成的。現在中國是組成特別提款權籃子5個大貨幣中的一個。

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地位,從投票權、金融貢獻來說,都有所增加,已經成為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第三大國家。從投票權還有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地位來講,還有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管理來講,我們有來自中國的副總裁,目前是第二位。我們也有很多高級職位都是由中國人擔任的,因為中國有很多頂級的博士和頂級的經濟學家。我們不能把他們全都從中國要過來,但是確實有很多人才從中國來。可以說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地位從各個方面來講都是提高了的。

現在我們來說說貿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支援自由開放的貿易,因為這是促進全球財富和福利增長的關鍵因素。在貿易上更加積極主動,全球就會有更多的發展和穩定。在過去的20、25年中,我們認為中國以及亞洲都深受這個開放的國際貿易系統的影響。中國支持貿易繼續開放的同時,我們也觀察到,中國經濟還處於調整階段,中國幾年前有很高的對外順差,國際收支經常項目順差曾經一度超過10%,但是現在已經下降到了國內生產總值的2%,這是很大的進步。但是中國的對外順差還是有點高,比正常水準要高一些。

對內來講,中國也面臨很多問題,從投資到消費,從國有企業到私營企業,還有信貸市場。這些內部問題都會影響到中國的外部問題,尤其是外貿問題。我認為中國經濟調整已經在進行了,但是肯定是還沒完成的,所以我們還有很多問題,比如說國家支持國有企業,不管是通過補貼還是通過別的什麼支援方式,我們在很多產業上都有產能過剩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會影響到對外貿易,因此要想有一個良好的國際貿易體系,這些問題必須要解決。

儘管每個人都在說貿易在放緩還有保護主義在抬頭,但今年的第一季度我們看到了顯著的貿易增長,因此也許國際貿易體系中的這些不利因素都會減少,而希望我們也能有強勁的全球經濟復蘇,從而全球貿易也會因此增長。我們要看到的肯定是平衡公平的貿易,我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並不直接對此負責,我們的重點更多的在金融和市場的穩定。我們需要跟世界貿易組織打交道,那是我們負責的領域。我們認為,世界各大經濟體,中國、美國、歐洲還有日本以及其他國家,都認同貿易應該繼續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IMF專門負責中國團隊的最高官員馬庫斯・羅德勞爾。(張經義攝)

張經義:我們來談談人民幣的匯率問題吧。「川習會」之後,川普總統就改變了他對於人民幣匯率的看法,他說中國不是一個匯率操縱國。你怎麼看他的立場的改變呢?你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是怎麼看的呢?

羅德勞爾:我們自己有自己的方法和系統,以及非常完善的分析方法,來評估一個國家的外貿情況以及它的匯率情況。我不想就美國的立場作詳細評論。我想說的是,對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來說,評估匯率可以說是我們的核心工作,這也是為什麼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裡我們有專門的這樣的一個部門還評估國家的外貿情況和它的貨幣表現。

不過你不能只評估一個國家的貨幣,因為國家之間的匯率是相互影響的。我們需要全面地從全球的角度看待問題。我們為每個國家都會做這樣的評估,幾年前我們給中國做的這樣的評估,過去,我曾說過,中國的外貿順差太大,與正常值不符。中國在十年前有很大的國際收支經常項目順差,但是漸漸地這個也有調整,漸漸地人民幣升值了。去年,我們做匯率評估的時候,我們的判斷是人民幣的匯率總體來說還是穩定的、一致的。既沒有過度升值,也沒有過度貶值。

如果你去看中國在過去一兩年之內的舉措,你會發現中國實際上是購買了更多外匯儲備來支持人民幣,以避免人民幣的過度貶值。因此我們去年對中國的評估就是,人民幣匯率和中國的外貿情況良好。我們會在六月份的第四條款磋商報告中重申這一觀點,而這也是我們一貫的做法。我們為每個國家都做這樣的評估,我們曾經評估過日本、還有美國、歐洲。你可以在我們的網頁上找到,而關於中國的部分你會在六月份公佈的第四條款磋商報告中看到。

人民幣與美元(新華社)
人民幣與美元(新華社)

張經義:你剛剛提到人民幣去年加入了SDR,那麼現狀如何呢,你對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的未來有什麼看法?

羅德勞爾:如我所說,這對我們IMF,對中國,對世界而言都是一個里程碑,接納中國這樣一個國家,調節IMF這樣的組織中的投票席位,改變貨幣的權重等等,這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標誌,我們對中國成為SDR的成員感到驕傲,這也反映了人民幣作為國際貿易貨幣的崛起。我們做了很多技術性的審核,以判斷中國是否做好了人民幣加入SDR的準備,你可以在我們的網站上看到去年的報告,裡面有詳盡的分析顯示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和國際金融交易市場使用率的增長,因為中國已經成為國際貿易和金融市場的主要力量和主要參與者。

我們也看到另外一個現象,就是人民幣曾經在幾年間穩定升值,對想要投資人民幣、美元和歐元的人而言,他們期待人民幣會繼續升值。因此從資本投機的角度來講,投資人民幣也是良好的選擇。基於這些國際貿易和金融市場潛在的人民幣使用趨勢,我們看到了人民幣國際地位投機性的顯著提升,原因則是升值這樣的人為因素。我們也預計到這種趨勢不會永遠維持下去,

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兩年,我們看到趨勢的反轉,市場開始抱有貶值的期望,因此香港和倫敦這些地方持倉人民幣的投機需求某種程度上說減少了。最近一兩個月,我們看到市場開始出現匯率穩定的期望,我們確信在中期國際貿易和金融市場對人民幣使用的潛在需求會持續增長。其中會有一些波動,去年就出現了人民幣使用的減少,然而在中期我們仍然相信人民幣的國際使用率會上升,人民幣國際化程度會在波動中穩定上揚。人民幣加入SDR籃子的一年可以說是這五年的一個總結,此時此刻,我確信人民幣仍然會被評估為國際貿易貨幣,並且其重要性會繼續上升。

張經義:最後一個問題,你經常訪問中國,你怎麼看待中國在北京周邊設立雄安新區?我們在上海和廣東已經有了幾個成功的新區,你怎麼看待這個北京周邊的新區?

羅德勞爾:我其實沒有什麼詳細的資訊。不過,我覺得這種對各種新舉措的試點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獨有的發展方式。我們幾年前在上海自貿區又看到了這樣的試點,這是中國不斷推進開放的一種方式,這種試點容易測試和管控,不會出現難以預料的不良後果。方向是正確的,我將其視為中國持續融入世界經濟,並且受益於國際合作的一個標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