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槍擊案讓警官淪逃犯!不在場仍遭判刑,他逃亡10年道盡司法黑暗:要我去關,我寧願去死

2020-03-10 08:20

? 人氣

「要我去關,我寧願去死!」20多年前的新北市警局刑事組組長羅明村原是警界風雲人物,挺著被歹徒恐嚇「殺你全家」的壓力處理轟動一時之白曉燕案,一起被控「收賄」官司卻讓他的人生全變了──沒有物證、沒有通聯記錄、有不在場證明卻仍被定罪,他的遭遇,是台灣司法黑暗一頁縮影...(羅小姐提供)

「要我去關,我寧願去死!」20多年前的新北市警局刑事組組長羅明村原是警界風雲人物,挺著被歹徒恐嚇「殺你全家」的壓力處理轟動一時之白曉燕案,一起被控「收賄」官司卻讓他的人生全變了──沒有物證、沒有通聯記錄、有不在場證明卻仍被定罪,他的遭遇,是台灣司法黑暗一頁縮影...(羅小姐提供)

「要我去關,我寧願去死!」為何寧願獨自一人流亡海外20年,也不願面對13年可假釋的刑期?20多年前的新北市警局刑事組組長羅明村原是警界風雲人物,挺著被歹徒恐嚇「殺你全家」的壓力處理轟動一時之白曉燕案,一起槍擊案衍生的「收賄」官司卻讓他的人生全變了──沒有物證、沒有通聯記錄、有不在場證明,當一群人異口同聲說羅明村有收錢,羅明村就真的被認為有收錢、判刑13年,因此憤而逃亡海外。

「不知潔身自愛,收取賄款,縱放涉嫌槍擊案人犯逍遙法外。」判決書是這麼說羅明村的,而撥打網路電話給羅明村時,訊號不穩、聲音斷斷續續,電話一頭的不甘心卻是清晰得通透話筒:「我們如果有做那個事,當然要接受國家的制裁,但沒有的事硬要栽贓我們,我們當然沒辦法接受!」至今替爸爸打非常上訴高達50次的女兒羅小姐則說,最痛苦的,就是對爸爸的冤情一直說一直說、卻始終沒有太多人願意相信且聲援的過程:「那麼多年了,有時候也滿絕望的,不會到頭的感覺,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說一直說……」

一個警官捲入冤獄、淪為逃犯、甚至可能孤獨老死海外,律師林俊宏說,羅明村案的每個環節都與其他冤案都有高度相似:「法院對有罪的認定是很寬鬆的,但對被告主張自己無罪的事證卻是非常嚴苛……」羅明村的遭遇,再次道出司法黑暗面。

「我沒有做,要我去關,我寧願去死!」工作忙碌僅全家出國一次 再次出國竟是「逃亡」

問起羅小姐對爸爸的回憶有哪些,羅小姐說爸爸其實很忙、很少看到他、平常一家人都是靠媽媽照顧,只有休假能在附近走走逛逛。身為警局刑事組組長,羅明村的辛苦與危險可想而知,卻總是自己默默忍受、不告訴家人,就連當年白曉燕案時主嫌打來家裡恐嚇「殺你全家」、媽媽嚇個半死,一家人也是在電視上看到爸爸穿背心,才突然驚覺:「爸爸在辦白曉燕案!」

20200305-民間司改會救援當事人羅明村昔日照片(羅小姐提供)
身為警局刑事組組長,羅明村的辛苦與危險可想而知,卻總是自己默默忍受、不告訴家人(羅小姐提供)

儘管工作負擔沉重,羅明村是很疼孩子的,羅小姐印象最深刻就是自己叛逆期成天蹺家,在外頭被爸爸逮到,當場被打一巴掌──但打完那巴掌的回家路上,爸爸竟開始哭了,一邊走著一邊說:「都是我沒辦法陪妳,對不起,沒在妳身邊教好你……」父女兩人瞬間抱在一起痛哭,羅小姐笑,自己在那之後也被爸爸「感化」、「改邪歸正」了。

只是羅小姐的叛逆期結束才沒多久,家裡就發生大事了──爸爸被告。1997年的台北縣(今新北市)發生一起棄土場槍擊案,其中一方不滿另一邊收的傾倒費用破壞行情、生氣跑去開槍、開了槍之後找未成年少年來頂罪,當頂罪一事東窗事發,承辦這案件的羅明村就被開槍的一群人供詞咬著「收賄」,說他是收了50萬元才允許人頂罪。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