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酒席意外被冤成性侵犯 陳龍綺平反5周年籲修法:還有很多被冤枉的人找不到出口

2019-03-26 13:17

? 人氣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26日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專職律師劉佩瑋(左)、冤獄平反者陳燕飛(右)。(陳品佑攝)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26日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專職律師劉佩瑋(左)、冤獄平反者陳燕飛(右)。(陳品佑攝)

5年前的3月26日,遭誣性侵纏訟多年的陳龍綺透過DNA鑑定平反改判無罪,而今(26)日上午,陳龍綺、陳燕飛、鄭性澤、蘇炳坤等諸多冤案平反者齊聚一堂呼籲修法。冤獄平反協會律師劉佩瑋指出,這些人有幸平反也是因為能遇到願意再開庭調查的法官,但遇到不對的法官是連光碟都不看,而陳龍綺感嘆,目前還有很多被冤枉的人找不到出口,希望能建立更健全的申冤管道與再審程序。

「司法把我推到深坑裡,我沒有從跟大家一樣的平行點開始,我從洞裡開始爬,一路爬上來──但多少人沒有我這樣的力氣?」陳龍綺說。如今身為司改國是會議成員的陳龍綺,過去曾因性侵冤錯案件展開逃亡,只是因為剛好出現在被害人住處附近,竟就成了冤案當事人。

據平冤協會過去資料,2009年3月25日,3名男性友人至陳龍綺住處喝酒,並叫來兩名傳播公司女子陪酒,接著陳龍綺離開該處接太太。2名女子返回租屋處後,報警表示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性侵,而警方採1名女子身上衣物初步不排除該日一起飲酒的兩名男子與陳龍綺涉案。儘管陳龍綺一路喊冤仍被判刑4年,也因此和太太與孩子逃亡,直到2014年3月26日才獲平反。

「平反不能靠運氣,至少要有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

儘管自身案件獲得平反,陳龍綺感嘆:「還有很多被冤枉的人找不到出口。」不夠健全的申冤管道與再審程序讓冤案當事人連重新審理的機會也沒有,例如本日亦出席的鄭性澤便說:「在我獲得再審之前,我曾經提出非常多次再審聲請,但我提出訴訟之後法院沒有開庭,就駁回我的再審聲請……或許是我運氣好引起很多社會關注,讓社會願意真正看待這件案子,獲得再審機會,但我認為再審聲請必須落實『開庭』這樣的程序,讓申冤者有證明他清白的機會。」

「平反不能靠運氣,至少要有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在場每個平反者要得到再審,要經過千辛萬苦還有很大的運氣……」陳龍綺說。

20190326-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冤獄平反者陳龍綺。(陳品佑攝)
冤獄平反者陳龍綺感嘆:「還有很多被冤枉的人找不到出口。」(陳品佑攝)

冤獄平反協會專職律師劉佩瑋表示,自2015年再審條文修法通過後,其實已對冤案平反有很大助力,近年也有很多案件得到平反,但《刑事訴訟法》對於再審如何審理依然付之闕如。

劉佩瑋指出就目前平反的案例,陳龍綺是非常有名以DNA鑑定被告平反的,當時技術只有17組DNA型別,後來加驗以後排除陳龍綺涉案可能;被控車禍傷害致死的陳燕飛,死者當時已癌症末期,行車糾紛1個月後死亡,經法官傳醫師詢問才確認是因癌末而死;還有一樣獲得平反的張月英、鄭性澤、蘇炳坤,這些當事人的平冤關鍵在於有「開庭」去檢視新事證。

20190326-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冤獄平反者鄭性澤。(陳品佑攝)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26日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冤獄平反者鄭性澤。(陳品佑攝)

劉佩瑋說,事實上平冤協會有更多未成功案件,例如一起強盜搶奪案件,警方透過證人指認戴安全帽搶劫者,事後律師們雖發現警察訊問光碟充滿誘導瑕疵,法院卻沒開庭就駁回再審聲請;另一起性侵案件,被害人表示供述是在警方壓力下做出的,而後律師們要求法院調偵訊光碟,法院還是駁回,還說律師們是「事後諸葛」。

民團訴求「再審修法2.0」盼保障程序

「程序權保障是實現實體正義的前提,但我們《刑事訴訟法》對於再審如何審理是沒有相關規定的,希望把法院調查的事情明文化,終止法院作法不一的狀況。」劉佩瑋說。

「遇到對的法官,就會傳醫師、法醫,但遇到不對的法官,連光碟都不看。」多年參與冤案救援的冤獄平反協會羅士翔道出目前再審程序上的問題。而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葉建說,這次民間團體訴求的「再審修法2.0」,便是希望程序保障更周延,透過立法強制規定來保證施請再審者參與權、調查證據權利:「只是卑微地請求法官把勘驗光碟、醫師鑑定,希望你打開看一下是不是無辜……」

20190326-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等單位召開「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2019陳龍綺無罪五週年記者會」,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和冤獄平反者握手致意。(陳品佑攝)
立法委員尤美女、周春米和冤獄平反者握手致意。(陳品佑攝)

此外,與會的本屆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委、民進黨籍立委周春米表示,自己過去執業律師15年,有時候挫敗也會安慰自己「有時候走進法院要看運氣」,問題是冤案平反不能取決於運氣,要在制度上決勝負。儘管法院實務要裁定再開再審非常非常艱難,若法官能直接面對被告、去傾聽他們的聲音,勢必看到書面資料看不到的東西,會更慎重。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