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省、外省都是受害者!二二八基金會公布「可能受難者名單」外省平民一樣難逃「叛亂」清算

2019-03-25 20:00

? 人氣

對於過去部分輿論對二二八基金會「只賠台籍不賠外省」之質疑,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強調,「不賠外省」絕對是誤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於過去部分輿論對二二八基金會「只賠台籍不賠外省」之質疑,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強調,「不賠外省」絕對是誤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二二八基金會今(25)日公布自台灣省警備司令總部檔案清查整理之第二波二二八可能受難者名單338筆,對於過去部分輿論對二二八基金會「只賠台籍不賠外省」之質疑,早於去(2018)年12月25日第一波477筆名單時公布時,便有13位二二八事件遭捕民眾籍貫為外省,而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今日亦強調,「不賠外省」絕對是誤會,一方面部分軍公教與眷屬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3周不到便已受官方補償,一方面當時台灣島上人口台籍與外省亦有極大落差,而在二二八基金會公告之第二波名單,也有查出當年遭政府逮捕、蒙受國家公權力侵害之外省籍平民。

所謂「可能受難者」,薛化元解釋,「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係一法定名詞,指經過申請、審查通過得到補償或恢復名譽者,但有些受難者可能連子女、孫子女都不知長輩受難,因此二二八基金會近年開始主動調查,根據過去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裡面檔案中提到的二二八事件相關名單進行「可能」受難者之公布。

儘管過去談二二八事件多為本省籍受難者,但就台灣省警備司令總部檔案顯示,外省人也一樣會被政府懷疑涉入叛亂、進而遭逮捕或進行後續處置。而薛化元受訪時回應,遭疑叛亂之外省平民也可能包括記者。

20190228-二二八事件72週年中樞紀念儀式,民眾獻花。(甘岱民攝)
儘管過去談二二八事件多為本省籍受難者,但就台灣省警備司令總部檔案顯示,外省人也一樣會被政府懷疑涉入叛亂、進而遭逮捕或進行後續處置。圖為二二八事件72週年中樞紀念儀式民眾獻花。示意圖。(資料照,甘岱民攝)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表示,關於外省籍平民受國家暴力侵害情況,目前只是從清查檔案時發現對方籍貫為外省人、而當年受到官方機關要塞司令部逮捕,詳細遭捕情況還要再探究,目前公布名單都是受到公權力侵害者,少數外省籍公教人員與警察也一樣會受到公權力侵害。

連子女也不知家人曾是受難者!基金會主動調查讓它「重見天日」

陳儀深表示,二二八基金會有追求真相、撫慰受難者的責任,過去有些受難者得到法定賠償,但那是要家屬申請、基金會被動接受申請的,今日公布可能受難者名單則是基金會主動調查之結果。

至於可能受難者當年究竟發生什麼事,陳儀深表示,有些受難者其實也不會告訴子女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例如第二波名單中的魏主默,雖然當年自首、自新,但其子魏瑞明說,他一生都不知道父親當年二二八事件後從家裡消失那段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他一輩子都不願意講,因此魏瑞明也非常感謝基金會進行之可能受難者名單調查:「沒有你們的勇敢,家父不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陳儀深表示,目前希望透過網路公告可能受難者名單,若是有民眾看見自己親戚朋友長輩出現在名冊裡,便能主動聯繫二二八基金會互相得知更多,這正是這波調查工作的用意。

20180224-中研院近代史研究史副研究員陳儀深24日出席「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的追求」討論會。(顏麟宇攝)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表示,目前希望透過網路公告可能受難者名單,若是有民眾看見自己親戚朋友長輩出現在名冊裡,便能主動聯繫二二八基金會互相得知更多。(資料照,顏麟宇攝)

清查小組成員、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林正慧表示,目前清查小組透過每月定期聚會從檔案彙編名冊、蒐集、確認、逐批公布,目前大部分都還是事件期間曾遭受逮捕者,有人遭到處決,有人則是遭到逮捕羈押、失去行動自由等。

林正慧表示,這次基金會透過主動調查公布可能受難者名單,希望讓過去未申請的可能受難者獲得公平正義、平反機會,上波名單公布後也確實有家屬聯繫,累計目前有5位,希望二波、三波下去後能得到更多人去關注,讓可能受難者確認他曾經真正是受難者,也獲得應該有的補償。

二二八基金會說明,若有民眾發現家人在可能受難者名單裡,在2022年前皆可著手申請賠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