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二二八是台灣人拿一支掃帚擋整個中國!」吳叡人談二二八抗暴:高貴無私精神克服台灣歷史魔咒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學者吳叡人28日帶著掃帚出席共生音樂節,他認為,二二八的反抗意義在於克服台灣島「怕死、愛錢、愛面子」的魔咒。(簡必丞攝)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學者吳叡人28日帶著掃帚出席共生音樂節,他認為,二二八的反抗意義在於克服台灣島「怕死、愛錢、愛面子」的魔咒。(簡必丞攝)

「因為這些反抗強權的前輩存在,我們台灣人懦弱的歷史上留下一個小小的、高貴的、為了追求自由與人性尊嚴而抵抗的傳統!」二二八事件72周年到來,凱道今(28)日下午展開共生音樂節紀念活動,而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學者吳叡人也現身夜間短講談二二八民間反抗歷史。

吳叡人引用日前行政院長蘇貞昌「掃帚說」,表示二二八初期民間反抗(如雄中自衛隊、台中二七部隊、雲嘉圍困軍事基地民兵等)就像「拿一支掃帚要擋整個中國」;吳叡人強調,二二八有悲情、悲傷、受害一面,但也不要忘記主體的、積極抵抗行動的一面,他盼台灣人讓二二八變成追求行動勇氣的泉源,為此來這紀念二二八也展望未來,面對即將到來的中國政權威脅。

談起二二八事件初期民間為抵抗軍事鎮壓的自衛行動,吳叡人表示,那時台灣雖然沒軍隊、沒政府,但從北到南、從無到有,二二八受難前輩製造了台灣人抵抗的力量,「文場」有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最終目標是組織台灣人的自治政府、才能團結台灣人意識跟中國交涉;「武場」則是年輕人組織自衛隊、抵抗軍,用不合規格的簡陋武器、軍訓課木槍、刻鋼板印海報與蔣介石政權進行軍事對抗。

「台灣人在二二八的抵抗就是一種掃帚精神」

「台灣人的抵抗是簡陋的,面對中國正規軍跟整個國家──不要忘記那時不知天高地厚的台灣人起來抵抗,他們就像拿掃把抵抗一樣嘛,大家想像,那時的台灣人拿一支掃帚要擋整個中國!」吳叡人直言,二二八事件時台灣人的抵抗就是一種「掃帚精神」。

20190228-吳叡人28日出席共生音樂節。(簡必丞攝)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學者吳叡人認為,二二八事件時台灣人的抵抗就是一種「掃帚精神」。(簡必丞攝)

儘管二二八民間反抗最後以失敗告終,掃帚是不可能打贏機槍的,民兵慘敗後台灣也籠罩在白色恐怖陰影下、變成「監獄島」,在吳叡人看來,二二八的反抗意義在於克服台灣島「怕死、愛錢、愛面子」的魔咒:

「後藤新平說台灣人『怕死愛錢愛面子』,他說得沒錯啦,從古早到現在,我們主流價值就是怕死愛錢愛面子……在喜歡做豬的主流台灣人眼中,二二八為抵抗犧牲的前輩是『憨人』,他是憨沒錯、為了自由甘願犧牲生命,這是他(甘願做豬者)不熟悉的……」

「不要忘記這些前輩為台灣留下一個無形資產,這資產是超越個人私利,為了人的尊嚴、自由、祖國台灣而犧牲小我的高貴精神,這高貴無私的精神克服台灣島歷史的魔咒,克服台灣人低劣民族性的魔咒,為我們留下了二二八精神!」

「因為這些反抗強權的前輩存在,我們台灣人懦弱的歷史上留下一個小小的、高貴的、追求自由與人性尊嚴而抵抗的傳統,所以今天我們才能驕傲地說我們台灣人『不怕死、不愛錢、不愛面子』,我們才能堂堂正正抬著胸膛,說『我以台灣人為榮』!掃帚,就是二二八的抵抗精神!」

「台灣主體性不能只有悲情和怨恨」

在二二八紀念活動「共生音樂節」上,吳叡人呼籲年輕人記住「台灣主體性的內容」,不能只建立在悲情與怨恨,而是要記得台灣人對抗極權、保衛鄉土的主體性與精神,才能談「共生」:「二二八前輩作為行動主體的反抗精神,他當然有悲情、悲傷、受害一面,但大家不要忘記主體的、積極抵抗行動的一面,我們要主體的精神來打破沉悶的局面,讓二二八變成追求我們行動勇氣的泉源,我們為此來這紀念二二八!」

如今面臨中國獨裁政權威脅,吳叡人盼年輕朋友面對二二八不只是感傷,也要為台灣民主自由感到驕傲、燃起熱情跟勇氣來保護台灣的民主自由與獨立、台灣人想跟全人類一起追求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理想,一如當年二二八對抗軍事鎮壓的台灣人們:「我們懷念二二八事件中前輩抵抗強權的風采,最黑暗的時刻,二二八記憶照亮了台灣!」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