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藝術:《創始人手記》選摘(2)

2019-03-01 05:10

? 人氣

作者表示,既然杜象隨手拿來的小便斗,簽上名就可以讓它成為一件藝術品,那麼每一個人的生活本身更應該是一件藝術品。圖為杜象的《噴泉》。(Alfred Stieglitz攝)

作者表示,既然杜象隨手拿來的小便斗,簽上名就可以讓它成為一件藝術品,那麼每一個人的生活本身更應該是一件藝術品。圖為杜象的《噴泉》。(Alfred Stieglitz攝)

前幾年,為了做好中檔酒店,甚至向高端品牌進軍,我感覺自己也必須升級,再也不能是圓領衫、牛仔褲的範兒,就開始附庸風雅。參加各類畫展,見藝術界人士,自己也試著做些收藏。

剛開始是瞎買,還好我那時沒放開,沒花太多冤枉錢。後來,我就聽一些圈內朋友的意見去買,彎路是少走了,但是那些花費不菲的作品,我看來看去就是沒感覺。再後來,我終於明白,就像人們對於美女的觀點大多迥異一樣,我怎麼能夠依靠別人的審美去收藏呢?花了錢,買的是別人的喜歡。即使是專家、名人的喜歡,也是他的,不是我的。收藏好比娶媳婦回來,天天看著她,自己不喜歡,那終究是不對的。

我的藝術底子差,不易看出作品的價值,而價格差異也好大,少的幾萬,多的幾千萬,那如何是好?慢慢地,我理解到,藏家其實是藝術家的贊助人。我們在收藏作品的時候,除了滿足自己以外,也是在幫助藝術家維護他們的生活方式,幫助他們專注於他們自己的理想國。

我收藏的條件也就演化成:喜歡作品、喜歡人、價格能夠承擔。這三個條件同時滿足,我才會收藏。因此,我得深入了解藝術家的生活、思想,以及他們的價值觀。

藝術家們都很有意思,他們也有許多共同點。比如,他們都極其「自戀」,不管是真的假的,他們首先是被自己感動了。他們的生活總是在理想和現實中搖擺—但很明顯,他們喜歡生活在夢想裡,不擅長現實生活中的柴米油鹽。作品是他們內心的投射,他們通過藝術作品來完成自我的表達。

有位大師擅長大畫,他的作品大都以黑色為主,且多為悲劇題材,很震撼觀眾。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候機,發現為保險起見,他們一家要分別乘坐兩個航班。他對世界如此悲觀,是不是正因如此,才激發他畫出了偉大的作品?

還有一位雕塑大師,思想和性格都特別有力量。我買過他的小型作品,但當他的一個大型雕塑在我家院子裡豎立起來後,我才真正感覺到他作品的那種氣勢:傲然,有力,堅定,自信中透著些卑微和虔誠,充滿了對自然的尊重和敬畏。

作者季琦照片。(印刻出版社提供)
作者季琦照片。(印刻文學提供)

有位著名的搖滾歌手,除了偶爾搞雕塑,還創作油畫。我收了一幅他的大幅油畫,回來後發現很難掛,因為他的畫跟他的歌很像,特別有性格,調侃中帶點痞性,濃豔中帶著批判,那種大膽和率真躍然紙上,但很難和環境融合。不管是歌還是畫,都是他的表達。

有一天,有位著名藝術評論家發了一篇傅柯談生活藝術的文章給我,裡面有一句話:「每一個體的生活難道不可以是一件藝術品嗎?」一語點醒夢中人。

是啊,技巧已不再重要,表達形式已不再重要,藝術作品其實是藝術家形而上的形而下表達而已。有思想的藝術家,才能夠創作出有思想的作品,偉大的靈魂才會誕生出偉大的作品。

而他們的生活本身,也是他們的作品。

既然杜象隨手拿來的小便斗,簽上名就可以讓它成為一件藝術品,那麼每一個人的生活本身更應該是一件藝術品。傅柯說:「從自我不是給定的這一觀點出發,我想只有一種可行的結果:我們必須把自己創造成藝術品。」

這就是我在附庸風雅的探索途中得到的意外收穫。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我的生活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我們上海辦公室是租來的。原來是一個非常破舊的老房子,租期也很短。幾年前入住的時候,也算是認真收拾了一下,但總覺得有很多可改進之處。比如,我書房和陽台的前面有一扇門,還有一扇可以完全開合的落地窗。我覺得空間太散了,於是將門封起來。這樣調整後,書房的空間就完整了,陽台的私密性增加了,還多了一面可以掛畫的整牆。儘管是租期很短的房子,但為了完美,我還是要不厭其煩地調整、修改,直至自己滿意為止。

對待生活的態度,不在於天長地久,不在於千秋萬代。如果把生活當成一件藝術品,就應該把握當下的每一種可能,做到盡善至美。這裡不存在商業的盤算,人情的練達。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創造出自己滿意的生活來。不是等待,不是幻想,而是生活在當下。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出差。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出差還是很累、很辛苦的,為了讓差旅生活不那麼枯燥、無聊,我給自己準備了一些簡單易行的出行錦囊。

菲力浦.斯達克(Philippe Starck)設計的無線耳機,除了可以在飛機上聽音樂,還可以接聽電話。有時候用iPad Pro看連續劇可以聽伴音,即使去上洗手間,這個距離藍牙也不會斷。

精選小包裝茶葉或者袋泡茶,都是平常我喜歡的茶葉,在飛機上或者到了外地,拿出來簡單沖泡,可以享受到美味精緻的茶水。我最喜歡的是一種叫茶祖的老樹袋泡茶,茶葉品質好,沖泡容易。

除了茶,我還隨身帶一個小香插,一盒短枝沉香。到了住的地方,熏一支小香,旅途勞頓立馬就消去了,萬事美好。包括洗髮水和沐浴液,也是帶上平常喜歡的牌子,純精油調配出來的味道,能夠給感官非常美好的信息,令人一下子覺得神清氣爽。

這些生活小細節,對我來說花費得起,也不會帶來額外的負擔,卻讓我精神上很愉悅,更熱愛生活,好好工作,好好做事,好好待人。

無須刻意而為之。我將生活看作自己的作品,堅持將生活的美學貫徹其中。

至於事業,我已經創立和共同創立了三家納斯達克上市企業,每一家市值都超過了十億美元,再去創業實在沒有挑戰啦,但假如我手裡的企業,被我做成行業裡的全球第一,這個才有點意思。

我已不再需要通過事業證明我自己,更不必通過事業積斂財富。做一些我沒有做過的,不斷地突破自我,以面對不確定的未來,這才是我對事業的態度。事業是我生活裡不能缺失的一部分,可以讓我保持一種不斷學習和思考的狀態,可以不斷挑戰我的智慧,可以將我的價值觀付諸現實,可以改善相當大數量人的生活。事業增加了我人生的醇度。

當明白生活即是藝術的時候,我想做的就是不斷地去做自己沒有做過的。

已知的我已經知道,未知的才是我想知道的。再次引用傅柯的話:「在生活和工作中,我的主要興趣只是在於成為一個另外的人,一個不同於原初的我的人。」

佛說,佛在你心中,眾生皆具佛性。

我繞了一大圈去尋找藝術,尋找藝術家,最終卻發現,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是藝術家,每個人的生活都是藝術品。

生活即是藝術。我們要將自己的一生當成一件最獨特、最重要、最昂貴、最優美的作品來創作。

*作者季琦為華住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中國連續創業最成功的企業家之一。連續創辦攜程旅行網、如家酒店集團、華住集團(NASDAQ:HTHT)三家著名的中國服務企業,並先後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成為第一個連續創立三家百億級公司的中國企業家。2016年,被授予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章。本文選自《創始人手記:一個企業家的思想、工作與生活》(印刻文學),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