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九零年代那些事兒

2020-01-20 06:00

? 人氣

馬英九細數「九二共識」的前因後果。(馬英九臉書)

馬英九細數「九二共識」的前因後果。(馬英九臉書)

1992年兩岸對口單位我方的海基會與中共的海協會到香港會談,主要討論兩岸間的文書驗證與掛號函件如何處理,會中對方提出對中國以及統一議題的討論,我方因而提出了13項書面方案,卻都遭對方否決。香港會談之後兩會又就一個中國原則的方案進行了討論,對方提出了「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將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這個論述與我方在香港會談裡提出的第8個方案類似;我方對此表達歡迎,並強調將依照國統綱領與國統會對一個中國的涵義加以表達。自此基本上兩岸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共識。

為何在香港會談上無法達成協議呢?因為當講到誰能代表中國,海基會就起乩:「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擁有中國完整主權,是唯一合法政府」。海協會也不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中國,中華民國早已不存在」。

事實是兩岸都是中國的政府,兩府同時存在,自1949年起分治兩岸。中華民國在國際上代表中國達61年(1912-1972),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了48年(1972-2020)。

到了1999年,在李登輝主導下蔡英文的兩國論出爐,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已經變成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國與國的關係」。為了因應這個變化海協會聲明在1992年已經達成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共識,這個共識遭到兩國論破壞,因此共方關閉交流管道,要求我方盡速回到一中原則。一年後李登輝下台,國民黨立委發明九二共識這個名詞,要求即將上台的陳水扁政府採用。陸委會的主委蘇起也開始定調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20191211-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新書茶敘「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簡必丞攝)
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把九二年的電文返往簡約定調為「九二共識」。(簡必丞攝)

問題來了:

1、當年真正得到的共識僅僅是「兩岸同屬一中,大家共同為統一來努力」,並沒有達成「各自表述」的共識,而且對岸清楚的表達不希望涉及解釋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2、如果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那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什麼?兩岸難道是兩個中國?

3、中國是國家層級,中華民國是政府,講「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就像說「一個台灣就是台北市」那麼離譜。

因為蘇起這個作繭自縛的錯誤,國民黨以及台灣人民逐漸忘記中華民國只是中國的一個國號,中華民國是政府不是國家。中國才是我們的國家。在香港會談中對岸的措辭謹慎的多,聲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卻仍無法阻止民進黨斷章取義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以此來強分台灣與中國,以詐騙的手段來推銷兩國論。

九二共識在台灣推銷了許多年,接受的程度每下愈況。張亞中與洪秀柱曾提出「一中同表」希望這個新論述能更正九二年犯的錯誤。如果當年會談雙方能以一中同表來放下本位主義,認真接納與承認對方的存在,兩岸搞不好已經統一。

獨派的目的在爭取台獨的合理性,可是他們走的路子是負面宣傳:在在凸顯統一的不合理性。其中一個重要的手法就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國劃上等號,中國因而變成共產黨的同義字,也因而與國府多年反共的意識形態掛上鉤。當中國被看成共產,極權,獨裁,無民主,不自由的骯髒字眼,沒有人會想要與中國統一。獨立因而變成一個政治正確,而且美麗的多的政治意識。幾十年下來,別說一般老百姓,連國民黨從上到下都已經不想再記得他們是中國人,我國是中國。

沒有辦法破除這個迷思,國民黨注定找不到他們的定位。沒有正確的中心思想,和平統一只是鏡花水月。

*作者為旅美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